463.重新开始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第二天,李恩旭就过来,把李欣、小雅,和两个孩子接去了广州。

    小雅被李欣任命成了总裁助理,丫头乐的屁颠屁颠的;临走的时候还朝我炫耀,说自己的硕士研究生没白念!

    想想啊,当初在一起共事的时候,她还是个未经世事的丫头;整天跟我屁股后面,给我加油打气。可现在,人家都混成总裁助理了;真的,我打心底里为她高兴。当然,我更希望将来,她能找到一个彼此相爱的男人;虽然现在,她的年纪还不大,不太考虑这些。

    那天,在小区门口,望着出租车远远离开的时候,我看到江姐,她是那么地不舍,眼圈都红红的。我知道,她是舍不得孩子,可是因为我,或许她也想跟我重新开始吧,在这个我们初识的地方,所以她不得不与孩子,暂时分离。

    送走他们以后,江姐擦了擦眼角的泪,转过头,朝我一笑说:“走走吧,转转这座城市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看着她美丽的脸庞,和白皙的胳膊;当时我想拉她的手,这似乎是一种本能地反应;可就在我的手,要触碰到她的时候,我又羞怯地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可能牵手太快了吧?万一她不答应,怪尴尬的;后来她走在我前面,江城的春天格外凉爽;江边吹来的风,带着丝丝温润,她就如蝴蝶般,迈着步子轻盈地向前。

    后来我们走到一家银行门口,她指着自动取款机说:“还记得吗?当初第一次见你,你家里欠了高利贷,姐就是开车带你来这里,给家里打的钱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她就微笑地看着我,后来她摇摇头,有些无奈地一笑说:“你肯定不记得了,没良心的;记得谁都不记得我,伤心!”说完,她故意噘了噘嘴,那样子真的可爱死了!

    沿着树荫一直往前,她嘴角带着笑说:“当时啊,感觉你好傻!手里捏着皱皱巴巴的200块钱,还要请我吃饭!呵,姐是谁,一眼就看出来,那200块钱,是你全部的家当;你要请我吃了饭,回头还怎么活?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我望着路边的街景;记忆仿佛被什么触动了一下,在我的脑海里,似乎还真记得有这么回事儿。

    我就赶紧说:“姐,那后来呢?200块钱,在这个城市里,恐怕得饿死吧?!”

    “嗯!差点就饿死了!”她没好气地看了我一眼,竟然一把拉住了我的手;她说,“姐就是这样,把你带回了家,做饭给你吃,还给你买了衣服!想想你爸妈也是,就给你200块钱,也敢让你出来闯荡!”

    我挠挠头说:“姐,我家里穷,还欠着高利贷;当时能拿出200块钱,就已经很不错了。”说完这话,不知为何,在我的脑海里,某些记忆竟然在一点点拼凑!

    模糊间,我似乎记起了当时坐火车,来江城的情形;后来我貌似还去了金鼎公司去面试,认识了某个女人。

    后来她就带着我走啊,转啊!一连两个多月过去了,跟她在一起,我似乎感觉不到疲倦,而且心底竟有种依赖的感觉。

    江城不大,那段时间,我们几乎转遍了这里的每个角落;好几次,当她帮我回忆往事的时候,她站在某个地方,或是疗养中心,或是江城南路,或是早已改名换姓的金鼎公司;她都会触景生情,忍不住哽咽。

    而我,就那样跟着她,听着她富含磁性的声音,脑海里很多片段性的东西,几乎频频出现了起来;只是,我想努力去拼凑,可就是凑不起来。

    那种感觉,就好像差点什么,但究竟是什么,我也说不好。

    眨眼间,又是两个多月过去了,当时已经到了秋天,除了睡觉之外,我们俩几乎形影不离;她真的就像个姐姐一样,特别会照顾人,很温柔,偶尔还带着点小可爱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她去卫生间洗澡,我就躺在自己的房间里;当时房间的柜子上,放着一把吉他,上面蒙了厚厚的灰尘。似乎是好久了,一直没碰过吉他,当时手痒,觉得无聊,我就把吉他拿下来,用纸巾反复擦了一遍。

    吉他是红木的,摸在手里的感觉很好;手轻轻拨动琴弦,记忆仿佛一下子,又把我带回了大学时代。那个时候,大头为了追杜鹃,而自己太笨,不会弹吉他;这家伙就逼着我,让我去学校吉他社团,呆了两个月。后来,我吉他学会了,他也把杜鹃追到手了。

    怀抱吉他,我轻轻拨弄,伴着和弦的声音,我脑海里,竟不自觉地浮现出了江姐的影子;四个多月的相处,虽然我还是没能记起从前的事,但她给我的感觉很美好。

    而这种感觉,是凤凰,包括所有人都不曾给予的;她有自己的小脾气,也有大姐姐般的温柔和关怀;她看上去,性格有些马大哈,却又总是会触景生情、多愁善感。

    她喜欢给我买衣服,把我打扮的格外帅气;那天我还说:“姐,你把我搞得这么帅,万一别的小姑娘看上我,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她就打我说:“看上你怎么了?你又跑不了,你是姐的,这辈子是,下辈子也是!不信的话,你可以试试!”当时她说这话的时候,带着点小霸道,恍惚间,竟让我有些沉醉。

    轻快饱满的吉他声,从我指尖流出;我记起了第一次和她见面,还是凤凰带我,来这里谈药品的事;当时她看到我就哭了,特别疯狂地朝我扑过来,紧紧地抱着我。

    离开那天,她怕我见到她会头疼,会难受;当时她就站在马路对面的树下,怀里抱着孩子,可怜楚楚地望着我,却不敢靠近一步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我的眼眶竟不自觉地湿润了;这是爱吗?是她给予我的爱,还是我真的已经对她有了某种感觉?为何此刻,我的脑海里,满满地都是她的影子?

    难以忘记初次见你

    一双迷人的眼睛

    在我脑海里

    你的身影

    挥散不去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唱起了帮大头追杜鹃时,反复练习的这首歌;某些发自心灵的感觉,就如泉涌般滑过了全身。

    可能真如大头所说,我或许一辈子,都回忆不起来和她的过去,但那份爱,却早已植根在了我心底;总有一天,它会生根发芽,会以某种意想不到的感应,牵引着我,再次爱上她。

    一曲终了,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却发现她穿着淡蓝色的睡衣,甩着湿漉漉地长发,带着一双乌黑透亮的眼睛,正靠在门口,呆呆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PS:今晚三更好了,明天将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