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8.江姐偷看我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当时躺在手术台上,她们给我打了麻醉;迷迷糊糊间,我看到头顶上挂了好多血袋,身上也插了好多管子。

    后来我就睡了,睡梦中,我又梦到了那个女人,她的身影特别模糊,挺着大肚子;当时我特想看清她的面容,可每次当我向前的时候,大脑就止不住地痛。

    以前在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,我都会被痛醒;可这一次,我竟然没醒,而那种剧烈的脑痛,也在一点点减轻。

    我开始向前追,想看清她的样子;可虽然脑袋不如以往痛了,但不管怎么样,我都抓不住她;她似乎和我,隔了很遥远的距离……

    渐渐地,我醒了,浑身出了好多汗,都湿透了!醒来的时候,我已经躺在了病房里,当时南婆婆端着淡盐水,喂我咕咚咕咚喝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喝完之后,婆婆就问我说:“小炎,现在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我有些脱力地坐起来,靠在床背上说:“没…没什么感觉……”

    她就说:“那你试试,试试回忆一下,以前的人和事。”

    听到她的话,我微微闭眼,那一刻,我竟惊奇地发现,当我努力回忆以前的时候,脑袋不怎么痛了;虽然还有那么一丝痛麻的感觉,但都在我的承受范围以内。

    慢慢地,我记起了江城的包租婆刘姐,记起了李局长,就连金老狗,都若有若无地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    但虽然是短短一瞬间,因为疲劳,我额头的汗又下来了!婆婆就赶紧拿手巾,给我擦着汗说:“孩子,不用着急,没了药物的抑制,你的记忆,早晚都会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推着我腰说:“来,翻过身,婆婆给你做个针灸;你的神经里边,还有一些残留,这些都必须清除干净!”

    我就很配合地翻过身,婆婆就拿出一个布袋,里面大大小小放了很多针头。

    她一边跟我针灸,一边继续跟我讲以前的事,尤其当她讲到关教授,讲到那个方子的危害,我又为何会出现在恐怖组织的基地时;有一些断续的记忆,似乎猛地连上了!

    我开始明白,我为什么要养那些狗,要毁掉那个基地,要制定那个计划!脑海里,似乎大体的框架已经连上了,可很多的人,南婆婆口中,说的那些我特别亲近的人,在脑子里还是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看看手上的表,已经晚上九点多了;当婆婆给我拔掉针以后,我就说:“婆婆,您帮我联系一下,那个叫江阳的先生;问问哒玲有没有被放出来!”

    婆婆疑惑地看了我一眼说:“他就在门外,一直守着你呢,生怕你出了事;要不…我把他叫进来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婆婆把针收起来,就走到门口,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江阳那个老人,走进来以后,赶紧就冲到我面前说:“小炎,怎么样了?你记得我了吗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但这次再见他,我心里那种亲切的感觉,又加深了好多;抿着嘴,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哒玲被放出来了吗?”

    他摇头说:“那个女人的身份很可疑,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释放;至少要等到明天下午吧!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我微微点了点头,接着又说:“婆婆,您现在,可以信任我了吗?我管您要那个方子,其实是为了完成一个计划,并不是要送给那些人!”

    婆婆一愣,接着皱眉说:“什么计划?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我就把脑海里,重复了上万遍的计划,跟她清清楚楚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听完以后,婆婆猛地攥住我的手说:“傻孩子,你还要回去啊?!千万不要了,那种地方,根本就不是你该待的!而且你这个计划,万一被他们发现了,那你可就再也回不来了!”

    看着她,我微微一笑说:“关教授能做到的,我也一样能做到!而且我会比他,做的更好!”

    “你…你能记起老关了?”南婆婆一愣!

    “嗯!记起来了,还有我以前的同学,大头、键盘……”

   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思考药方的问题时,不知不自觉就把关教授给回忆起来了;随之而来的,就是那些年的大学生活,以及那时身边的一些人。

    我说:“婆婆,方子您不用写下来,如果您现在能完整地记得,就直接口述吧!我把它记在心里,这样到了那边,只要我不开口,谁也不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我仍旧坚持自己的意见,南婆婆思考了好久,这才点点头,把江阳支了出去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婆婆通过口述,把那第十张药方,给我复述了无数遍;看来当初,我赌的没错;婆婆虽然销毁了那些东西,但她研究了那么久,其实早就了然于胸了。

    因为体内药物被排除的关系,我感觉自己的脑子,好用了不少;仅仅三个小时时间,我基本就把那张方子,给记下来了。

    记完以后,婆婆又开始给我针灸;她这么大岁数了,没想到精神还这么好!后来,一直忙活到第二天,我的脑海里,也终于组装出了,完整的第十张药方。

    中午出院的时候,在门口处,远远地我看到了一个女人,她站在马路对面,怀里抱着孩子,就那样呆呆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她叫江韵,昨天见到她的时候,我几乎头疼的差点死掉;而且婆婆跟我说,她是我爱人,还给我生了一个女儿;但直到现在,我对这些仍旧毫无印象。

    看着她有些可怜地站在树荫下,我说:“她…她是来看我的吗?怎么不过来?”

    身旁的江阳,微微叹了口气说:“她怕你像昨天那样,一看到她就头疼;小炎,你真的记不起她了吗?当初你们,那么相爱,你忘记谁,也不可能忘记她啊?!”

    还不待我说话,南婆婆就立刻说:“恰恰相反,那种药物,恰恰对印象最深的人,抹除的最彻底。或许将来的某天,小炎谁都能记起,可唯独不记得她吧?!都是难说的事,这要看命运怎么安排。”

    听他们这样说,我就抬起头,仔细地打量马路对面,那个漂亮的女人;她以前,真的是我爱人吗?不知为何,看她抱着孩子,躲在树荫下看我的时候,我的心竟然莫名地痛了一下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