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7.体内的毒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听我这样说,婆婆竟然一笑说:“傻孩子,放心吧!他们那种洗·脑的手段,早在二十年前,我就已经给破解了!”

    说完,婆婆朝那俩人使了个眼色说:“先看住他,我去拿药箱!”婆婆站起来朝里屋走,我身旁的两个男人,就像防贼一样看着我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婆婆背过来一个药箱;打开以后,里面放了很多针,还有一些药品、试管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小炎,你放松,婆婆给你检查一下身体。”一边说,她拉起我的手,拿针灸的针,在我手指上狠狠刺了一下。

    殷红的鲜血,从指间流出,婆婆赶紧抓起一个试管,把血盛了进去。

    放完血以后,她又从药箱里,拿出一些白色的粉末,往试管里一倒;白色的粉末,与红色的血液融合;婆婆用力甩了几下试管,神奇的一幕出现了;我的血液,竟然变成了浓稠的褐红色,而且几乎成了胶体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南婆婆顿时把试管,往垃圾桶里一扔说:“这些混蛋,他们到底给小炎,注射了多少那东西?!”一边说,她赶紧又扒着我的眼睛,撑着我嘴巴,最后又拉着我手腕,给我号脉。

    一边号脉,婆婆脸上的汗都下来了;她极为紧张地说:“药量注射过多,我估计小炎的大脑,已经开始有萎缩的趋势了!现在,咱们必须要帮他把毒液祛出来!不然的话,用不了两年,他就会变成植物人!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听到这话,包括我在内,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记忆里,南婆婆是我唯一信任的人,而且关于她的那段记忆,我也已经找了回来。

    所以婆婆的话,绝不是危言耸听!想到这个,我再想想凤凰那个女人,她是真的爱我吗?她会爱一个,两年后变成植物人的男人吗?她为什么对我,要那么歹毒?那些甜言蜜语都是假的吗?!

    还不待我多想,婆婆立刻就说:“江阳,先给小炎搜一下身,确保他没携带有危害的武器后,咱们就起身去医院!我这里设备简陋,没法帮他治疗。”

    听婆婆这样说,我赶紧很配合地站起来,让这个叫江阳的老人,给我搜身。

    里里外外,仔细搜了一遍之后,江阳点头说:“婆婆,没问题!”

    “那好,赶紧去二院,我亲自操刀!”一边说,南婆婆轻轻擦了擦眼角说,“这个可怜的孩子啊,老关也是,都是他做的孽啊!好好的,他当初逃出来,为什么不把那东西毁掉?为什么还要留在这世上害人啊?!”

    一边说,我们急匆匆就上了车;在车上,我其实是感觉不到,自己身体有什么异常的;我这样说,婆婆就问我:“小炎,你现在是不是,特别不愿想一些复杂的事情?脾气也有些暴躁?不愿意动太多脑筋?”

    我赶紧点头说:“嗯,确实是这样,一想一些复杂的人和事,脑袋就痛,浑身说不上来的难受,还有些脱力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婆婆就点头说:“那肯定没错了,他们给你注射的那种东西,身体在短时间内极难消化;你的神经被那种东西刺激久了,就会失去原本的功能,尤其是脑神经!所以现在,必须通过换血的方式,把那些东西给排出来!”

    “那婆婆,排出来以后,我是不是就记得以前的事了?”拧着眉,幸亏我记住了南婆婆,幸亏她医术高明,还有跟恐怖分子打交道的经验;不然的话,我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

    “傻孩子,不会那么快的!即便血液清除干净了,你的神经里,尤其脑神经也会有残留!婆婆会用针灸的方法,一点点给你往外祛除;但若想恢复所有的记忆,这需要时间慢慢来。”婆婆抓着我的手,特别心疼地说。

    后来,她突然又说:“小炎啊,你还真是个奇迹,记得曾经在边境时,被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洗·脑的战士,几乎六亲不认;而你…你又是怎么记得我的呢?照理说不应该啊?”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说:“我也不知道,但每一天,我都会把您的名字,重复上百遍!不断地在意识里强化:您是知道我所有真相的人!除了您,任何人我都不会相信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南婆婆竟然欣慰地一笑说:“你这个傻小子啊,看来还真是聪明!我研究过他们的那种洗·脑方式,越是亲近的人,就会被洗的越彻底;而我与你之间,还到不了那种非遗忘不可的程度,而你又不停地强化咱们之间的关系。所以,你真是幸运啊?!”

    我赶紧挠挠头说:“婆婆,其实我记住您,只是为了一件事;因为这件事,我才必须要记得您的!”

    婆婆一愣,随即看着我说: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我立刻说:“婆婆,把那第十张药方,给我吧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南婆婆顿时一愣!接着面色阴寒地看着我说:“那张方子,早就毁掉了,我怎么可能还会有?”

    我挠着头说:“婆婆,您就不要骗我了;那些方子,您研究了不下百遍,肯定倒背如流了;就连我这个二把刀,都能记住一半;所以即便您销毁了,但记忆里还是有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我这话,婆婆沉默了;过了好大一会儿,婆婆才开口说:“小炎,先祛毒吧,现在的你,我还不能完全相信,毕竟你是从那里出来的;等把你身上的毒清了,你对曾经的事情,有些意识以后,咱们再谈方子的问题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我只好点点头;接着又问她,关于我之前的事。

    婆婆就开始跟我讲,跟我介绍,包括方子的来龙去脉;通过她的讲述,我脑海里的意识,竟然渐渐有了一丝清晰;可那些都是片段性的记忆,我根本就连不起来。

    还不待婆婆讲完,我们就已经到医院了;当时是医院的院长,亲自下来接的我们,婆婆管他叫小南,那院长都五十多岁了,被人这么叫,还蛮搞笑的。

    那个姓南的院长,了解了情况以后,赶紧给我们安排了手术室;当时的情形,若是换做其他人,让我躺在手术台上,我绝对是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可眼前的人,是南玲,我意识里最信任的人!

    最后,我眼睛一闭,趁着凤凰被抓的这段时间,接受了手术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