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0.爱情,与身体无关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下午的时候,我们搬出来了;因为江姐家的房间不多,杜鹃没地方住,我们仨就收拾行李,搬到了李欣的那套房子里。

    “姐,我们可真去住了哈,你那个大别野,我可惦记了好久了!”江姐眯着眼,特开心地对着电话说。

    “哎哟,傻妹妹,赶紧去住!我现在跟我妈一起住,那里闲着也是闲着;你要喜欢啊,回头我把它送给你,当你跟小炎的婚房怎么样?”电话那头,李欣也欢喜地说着。

    她们这姐俩,自从李欣出狱之后,俩人天天腻歪在一起;一时不见,就得打几个电话问候一下,我也是服了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能理解,江姐从小到大蛮孤独的,而李欣更是;她们好不容易相认,那种感情,自然无法用语言来形容。

    拖着两箱行李,我们开车去了李欣家里以后,都已经傍晚了;江姐拉着杜鹃的手,大大方方地说:“杜鹃,咱们以后就在这儿住下,住多久都行!还有哦,你要是闲不住,就去小炎的公司,让他给你安排个经理当当;他现在,可牛气的很呢!”

    我抿嘴一笑,江姐这个女人,就是会说话、会办事;跟她在一起,无论干什么,你都会感觉很舒服。

    杜鹃却有些拘谨地说:“姐,我…我就不去给小炎添乱了,正好你怀着孩子,我就在家里陪你吧,给你做做饭,洗洗衣服什么的。我以前挺勤快的,这个小炎知道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我眉头一皱说:“杜鹃,这里就是你的家,你不要跟我们见外!洗衣服有干洗店,想吃饭,出门右拐就是饭店!你没事就在家里,跟江姐玩儿就行了,不要把自己当成外人,更不要把自己当下人!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其实就是不想让杜鹃,在心理上有什么压力;其实在很早之前,我就能感受到,原本性格倔强的杜鹃,慢慢开始变得自卑了……

    因为她当了人家的小三,她觉得这是件耻辱的事;其实她没必要这样,我们都知道,她是为了大头;在爱情上,她是个很伟大的女人。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她,杜鹃尴尬地笑了一下,又抿着嘴,很安静地坐在沙发上说:“小炎,你说大头,他会嫌弃我吗?我…我对不起他……”

    我立刻就说:“他怎么可能嫌弃你?!这些年,他为了你,那么努力去工作;他连一个异性朋友都没交,甚至都很少与女人说话!他有多在乎你,别人不知道,但我王炎却比任何人都了解!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可是他越这样,我就越觉得对不起他啊?!”杜鹃哭了,好好的,只因为一句话,就哭了;她擦着眼泪说,“你看看现在的我,我都快不认识自己了;每天夜里,我都要陪那个老男人,我脏了;回不去了,再也回不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屁!脏与不脏,根本就不是你说了算的,那得是大头说才行!”深吸一口气,我说,“娟儿,你不要跟我瞎想,从今天起,你就老老实实、开开心心的呆在这里,等大头过来找你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江姐也赶紧拉着杜鹃的手说:“嗯,你听小炎的,什么脏不脏的?一个人,只要她的内心是干净的,那么她就是最纯洁的女人!王炎曾经,还跟别的女人上过床呢,你看看姐,我从来都没嫌弃过他什么;因为我爱他,我可以不在乎他的一切,甚至不在乎他是好人还是坏人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江姐一笑说:“傻瓜,不要胡思乱想,真正的爱情,与身体无关。”

    听完江姐的话,杜鹃低着头,双手紧紧交叉在一起,又微微抬头,看着我说:“小炎,大头他…他真的能回来吗?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?”

    我心里一颤,这个可不能告诉杜鹃;这个丫头,刚过上好日子,我不能让她去为大头,牵肠挂肚!我就一笑说:“你放心吧,大头那家伙,你又不是不知道,小滑头一个,在哪儿都吃不了亏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往江姐身边一坐,笑着跟杜鹃说:“娟儿,你看看咱们现在,这才几年,就住上了这么好的房子;当初咱们和大头,窝在地下室的时候,怎么也没想到过,会有今天的好日子吧?!”

    杜鹃抿着嘴,轻轻点了点下巴说:“是啊,曾经咱们梦想的一切,现在全都有了;只是大头,他在哪儿?”说到这里,杜鹃猛地抓住我的手,特别可怜地看着我说,“小炎,你帮我把大头找回来吧,我求你了!只要他能回来,他还要我;我再也不在乎,他有钱没钱了。哪怕我们,再回曾经那个地下室住,过上一辈子,我都愿意!”

    我抿着嘴,忍着心痛说:“放心吧,大头我会去找,你也要安安心心在这里。我可不想等大头回来的时候,看到一个憔悴的丑姑娘!”

    江姐也赶紧说:“是啊,杜鹃,现在咱们姐妹在一起,又住着这么好的房子;我们应该开心,开心的过好每一天!人的心情一好啊,很多喜事就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江姐的话,杜鹃笑了,很温和、羞涩的那种笑;那一刻,我仿佛又看到了曾经的杜鹃,那个勤劳贤惠的姑娘。

    我想这之中,如果没有陈国富对她的摧残,杜鹃应该会变得更加知性迷人、自信魅力吧;只是那个老杂碎啊,他的出现,差点毁了杜鹃的一生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,杜鹃身上还背着案子,如果陈国富一天不被抓,那杜鹃就一天不能戴罪立功!所以那个老混蛋,我必须得弄倒他!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跟她们姐妹俩聊了一会儿,就自顾自地走进了院子里;掏出电话,我直接打给陈国富说:“怎么样?人你到底放不放?!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祖宗哎!王炎兄弟,您就别逼我了,杜鹃确实不在我这儿,我这么大岁数,就差把心掏出来给你看了!”听到我的话,陈国富都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我就冷冷一笑说:“先不说杜鹃的事,我只问你,凤凰现在在哪儿?!”

    如果陈国富知道凤凰的具体`位置,那么把大头找回来,就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