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4.该死的陈国富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看着屏幕上的号码,我冷冷一笑,陈国富这个老狐狸,他和李明利之间的奸计没能得逞,这个时候打电话,应该是跟我,放几句嘴炮,泄泄火吧?

    接起电话,我很从容地说:“喂,陈总啊,这么晚了打电话,找我干嘛?如果你还是想要那个方子,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电话里,陈国富语气异常阴冷地说:“王炎啊,你真的好手段!没想到李明利那头蠢猪,非但没干倒你,却还让你倒打了一耙。”

    “陈总,您这是在夸我吗?”眯着眼,我点上烟说,“陈国富,我还是那句话,这些年,你赚的钱够多了;我希望你不要利益熏心,做洋人的走狗!那个方子,里面有什么东西,我们比谁都清楚,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拿到,后果是无法估量的!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臭小子,少用这种教训的口吻,跟我说话!老子的年纪,当你爹都足够了!”他咬着牙,恶狠狠地说,“王炎,赶紧把方子,给我发过来!否则的话,别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“哦?”我弹了弹烟灰,不屑一笑说,“敢问陈总,您要怎么个不客气法?我现在可是在广州,你知道我的关系网有多大吗?我还真不相信,你敢在这里乱来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陈国富阴冷一笑说:“是,你在那边,我确实动不了你!但有个人,可在我这边啊?!杜鹃这个小贱人,上次没把她打死,现在她还敢跑过来,偷听我的秘密!第一次我当做是巧合,可这第二次,是不是你王总授意的?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陈国富顿时得意了起来;他“咯咯”笑着说:“你跟杜鹃的关系,可真不浅啊?说实话王炎,这丫头长得这么标致,你以前是不是上过她啊?你们之间,私底下是不是有一腿?”

    “你他妈放屁!”这个老杂碎,他骂我,放放嘴炮就算了;可是杜鹃,那么好的姑娘,我怎么能让他这样侮辱?而且更头疼的,杜鹃这个丫头,怎么又被抓住了啊?!

    闭上眼,我的手都在颤抖着;但我理解杜鹃,她比任何人都想戴罪立功,然后和她心爱的大头团聚;所以她才会这样,以身涉险,不停地去偷听陈国富的秘密吧?

    而且,上次要不是杜鹃,偷听到方子“顺序”的秘密,可能我们到现在,也解不开项链的谜团。

    见我迟迟不说话,陈国富继续笑着说:“王炎啊,给句痛快话吧,人我放给你,方子你给我,咱们等价交换,这个生意可以吧?”

    咬着牙,我背靠在墙边,极力克制着疯狂的情绪,尽量语气舒缓地说:“陈国富,你好像把咱们的身份颠倒了吧?!杜鹃是你的情人,跟你睡一张床;你拿她来要挟我,你觉得这样有意义吗?”

    “小子!你少给我装蒜!”听到我的话,陈国富猛地就说,“你给我听好了,我交人,你交方子,别给我扯那些没用的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我直接回绝他说,“陈国富,我和杜鹃非亲非故,只是单纯的朋友而已;我们的关系,还没超过那个方子的价值!你想拿她要挟我,你瞎了眼了!”

    说完,我立刻就要挂电话,因为杜鹃在我心里的价值,要比那些狗屁方子,重要十倍百倍!我和杜鹃虽不是亲人,但却是四年同学,而且在我最落魄的时候,我的腿被人打折的时候,是她一天打两份工,还要回家照顾我……

    在那个一无所有的青春里,我们和大头,一起躲在地下室,抱团取暖;这种感情,虽不是亲情、爱情,却要比任何的感情,都要复杂!

    而更重要的,我手里的方子,早已经被南婆婆和李恩旭给毁了!我还拿什么来跟陈国富交易?所以目前,最妥帖的办法,就是赶紧联系江城的李局长,让他通过关系,把杜鹃解救出来!

    可就在我要挂电话的时候,陈国富立刻说:“王炎,你真的不在乎她?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抖,还是压着无限的愤怒说:“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“好!既然你不在乎,那我也不在乎!”说完,他很大声地朝那边说,“哥儿几个,我这个情妇长得漂亮吧?你瞧瞧这身材,这小屁股蛋子,以前可是舞蹈系毕业的大学妹子!从今以后,任你们玩儿!往死里干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对着电话说:“王总什么时候有兴趣,也过来玩玩儿?杜鹃这丫头啊,身子滑溜着呢!在女人堆里,这简直就是个极品!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,肯定也想干她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脑袋猛地“嗡”了一下,真没想到,陈国富西装革履的外表下,竟然隐藏着这么恶毒的心态!这个该死的老东西,他可真不是个玩意儿!

    捏着拳头,我深深吸了口气!也是啊,陈国富本来就不是玩意儿,要不然,他也不会那么大岁数了,还包养杜鹃,还让她把孩子打了……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陈国富更加得意了;他阴狠地笑着说:“王总啊,我这里还有几个洋人,块头挺大!杜鹃要是跟他们做,那一定爽翻了吧?!那个小丫头,一直嫌我岁数大,嫌我那方面不行;今天晚上,我就满足她,让她好好舒服舒服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我就听到了电话那边,尖叫的声音;是的,那是杜鹃的声音,透过电话,她的尖叫几乎把我的心都扎碎了。

    咬着牙,我一拳砸在墙上说:“陈国富!你混蛋!赶紧把她放了,我跟你交易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早这么痛快不就行了?小兔崽子,还跟我玩儿心理战,我吃过的盐,比你吃的米都多!”他简直得意死了,不过好在,杜鹃的尖叫声也停止了。

    “说吧,怎么个交易法?”深吸一口气,我拼命克制着想杀人的冲动,捏着电话说,“方子我打印出来,到时候你交人,我给你方子!如果杜鹃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,我告诉你,老子烧了你的药厂!”

    陈国富立刻说:“好!冲冠一怒为红颜,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年轻人!明天下午,你带着东西来江城,咱们当面交易!还有,可不准报警,我身后的那些人,可都杀人不眨眼!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