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1.杜鹃的下落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看着陈国富惊慌的表情,我深吸了一口烟说:“陈总啊,我这次过来,还真不是为了钱!你可能不知道,我自己现在,也开了药厂;所以那份抗生素的专利,我是必须要拿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办!”陈国富忙说,“王总,我有个折中的建议,不知道您愿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我微微一笑,这个家伙,看来已经上套了;我说,“您请讲。”

    陈国富就说:“这样,违约金的钱,您也不用付了;抗生素的药品,您直接生产就行!但有一条,您生产的药品,只能销往南方;而北方市场这边,则由我们江淮医药供货,这个建议不过分吧?!”

    其实我心里早就有底了,陈国富的药品,在南方一直很少见到;那是因为,他们的生产供货,还没达到覆盖全国的能力。虽然他现在的厂区规模很大,但也将将能满足,北方市场的需求。

    皱着眉,我假装思考了片刻说:“那这样,您岂不是要吃亏啊?毕竟合同都签好了,这倒显得我有些小人了。”

    可陈国富一笑说:“小王总啊,您想多了;全国市场那么大,我们一口也吃不下;而且您万一要撤回药方,那我新增的这么多厂房,不就白费了?!”

    这个老家伙,这会儿他倒挺实在的;然而,往往这种人也是最难对付的,能屈能伸,亦假亦真,脸上对着你笑,肚子里不知道藏着什么心思。

    为了打消顾虑,我就赶紧说:“那陈总,您这边就赶紧找人,修订一下合同吧?空口无凭,我心里没底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陈国富一笑,接着跑到办公桌前,打电话让人拟定合同。

    忙完之后,我给他递了支烟说:“对了陈总,您到底是攀上哪位财神爷了?这才一年多的时间,您的厂区发展的可真快啊!说是北方第一药厂,不为过吧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陈国富的手,突然抖了一下;但他掩饰的很好,仍旧不动声色地说:“都是些老关系,看到我的厂赚钱了,就想搀和一脚;这一来二回的融资,厂子渐渐就壮大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!”我看着他的表情,虽然他掩饰的很好,但我仍能感觉出,他有些闪烁其词;当然,我就是随便问问,他如何发展公司,跟我没半毛钱关系。

    “对了王总,我也有个问题想问你。”陈国富又掏出烟,递给我一根说,“您抗生素的药方,究竟是哪儿来的啊?我可不相信,您年纪轻轻,就能研究出这种东西。”

    他的问题,让我不自觉地一怔!好好的,他突然打听这个干什么?!见我不说话,他眼睛盯着我,继续又问:“到底是哪儿来的?不会是偷的吧?!如果真是这样,万一被物主发现了,那您可是坑我啊?!”

    这个老混蛋,他竟然这么说我;是故意的吗?杜鹃天天跟他在一起,难道没告诉他项链的事?!

    不过不说也好,那份项链事关重大,南婆婆和李欣,曾经一再叮嘱我,千万不要拿那东西显摆;万一被人盯上,我会有生命危险。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脸色顿时一冷说:“对啊!药方就是我偷的,陈总,您要信不过我,怕我坑您,那咱们还是直接违约吧!您停产,我赔偿违约金!”

    一看我这么说,陈国富顿时哈哈大笑:“王总啊,开个玩笑而已!你瞧你个小家伙,还认真了!”说完,他轻轻靠近我说,“到底是从哪儿来的?刚才我都把那么大的好处让给你了,你总不至于,连这种简单的问题都不回答吧?!”

    我眉头一皱,这个老不死的,他打听这个干什么?我就说:“路边捡的!不该打听的少问!”

    听我绝口不提,陈国富挠了挠头,讪讪一笑;后来为了等合同,我们就坐在那里闲扯,净说些没营养的话;而陈国富,还是有意无意,向我打听药方的来源。

    我故意跟他岔着话题,心里却不停地犯嘀咕;这老家伙,难道是想打听,那条项链的下落?!要知道,抗生素的药方,就是从项链里拿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他打听那串项链干什么?他和关教授非亲非故,照理来说,他根本就不知道项链的事啊?!

    不过人心难测,我还是小心些好;后来他跟我说话,我就尽量少回答;一直拖到签了合同,我和大头这才从他厂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站在厂区门口等车的时候,我又回望了药厂一眼;不知为何,我总觉得现在陈国富,有些神秘!他是如何得到资金,把药厂建的这么大的?他又为何要跟我打听,抗生素药方的来源呢?

    那串项链,究竟与陈国富之间,有没有联系?!

    闭上眼,我百思不得其解,我想这次回去以后,我必须先找南婆婆,问清那串项链,究竟是怎么回事?!

    上了车以后,我想把大头,带回江姐的老别墅去住一晚,然后第二天,返回公司。

    可大头微微叹了口气说:“小炎,先前你说,杜鹃把那间地下室买下来了,是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大头一笑说:“把我放那儿吧,两年了,我曾无数次梦到那里,梦到我和杜鹃,在那间狭小的房间里,虽然过得苦,但也有很多的美好!我想去看看,在那里睡一觉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我抓着他肩膀,用力拍了拍;那个地方,承载了大头和杜鹃的所有青春,以及那些年轻时的甜蜜爱情;杜鹃放不下,大头更放不下。

    车子开进小区,我直接给房东刘姐打了电话;一听是我,她赶紧说:“好好,我现在在路上呢,一会儿就过去开门。”

    其实刘姐这人,还是挺不错的;当然,前提是你得能交得起房租。

    我和大头,站在地下室的门口,外面还停了辆电动三轮车,都已经生锈了;那辆车,还是曾经,我骑着去卖菜的;而时光荏苒,那些曾经的往事,仿佛离我们越来越远了……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刘姐骑着电动车过来了;她还是一脸浓妆,不过没有牵狗。

    过来之后,她转眼间,猛地看到了大头;“哎?你不是那个…大头吗?!杜鹃曾经那个小对象!”

    大头冷冷地瞥了她一眼,直接别过了头;我知道,大头对她有恨,曾经为了房租,刘姐可没少刁难他。

    我就说:“刘姐,赶紧给我们开门吧;还有啊,杜鹃最近来了吗?你们有联系吗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刘姐的脸色,突然变得特别难看;她是市井小民,也没什么城府,几乎心里的反应,全都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刘姐,怎么了?”我狐疑地看着她问。

    “哦,呵,没什么!杜鹃有日子没来了。”刘姐说着,掏出钥匙就往里走。

    我一把拽住她,猛地掰过她身子说:“到底怎么了?!你给我说实话!杜鹃是不是出事了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问,大头立刻冲过来,狠狠抓着刘姐的胳膊,红着眼问:“她在哪儿?你知道的对不对?!你告诉我,刘姐,我求你了,我给你下跪好不好?!”说完,大头一下子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刘姐身子一晃,眼睛里含着泪,死死咬着嘴唇说:“杜鹃她…她差点被人给打死……现在还躺在床上,不能下地……”

    PS:今晚刀刀有事,保底三更哈,明天尽量五更走起;而王炎,很快就能干倒李明利了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