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5.好歹毒的手段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车子停到她家楼下的时候,江姐很开心地拉着我说:“走吧,我爸还等着你呢!当初为了赶你离开,让你受了那么大委屈,他可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我站在原地,顿了一下说:“姐,那个…我回头再上去吧;你知道的,我和李欣,很多事情我需要先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她一愣,随即一笑说:“呵,嗯!去吧,姐就在家里等你。还有,她照顾了你这么长时间,帮我谢谢她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点点头,转身往车上走,她却猛地冲过来,在我脸上亲了一下说,“一定要回来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等我。”说完,我上了车;车子开走的时候,我在后视镜里看着她;她站在原地,一直目送着我,她的个头还是那么挺拔,修长的双腿,在白色铅笔裤的映衬下,显得特别漂亮。

    可是我不知道,该如何去面对她,更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李欣。那天坐在车里,我想了很久;后来我决定,把江姐出来的事情,告诉李欣。

    如果她让我去找江姐,那我会感激她一辈子。如果不愿意,我也不会怪她,我会遵守曾经的承诺,好好对待李欣,一辈子守护着她。

    往李欣家里走的时候,已经是傍晚了;如果她还没回家,那我就只能去李家了;虽然此刻,我不愿见到李明利那个混蛋,但为了李欣的安危,这件事必须要让李家知道。

    可到了家以后,我发现门是开着的,说实话,我的第一反应就是,李欣回来了!付了车钱,我拼命往家里跑;可一进客厅,我竟发现李欣的母亲,正坐在沙发上,拿纸巾擦着眼泪。

    我就说:“妈,您怎么过来了?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微微看了我一眼,接着又低下头,哽咽着说:“这到底是哪门子事儿啊?我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?!”

    “妈,您别激动,到底怎么了?还有,李欣呢?”她这样,我简直紧张死了!

    “李欣她…她……去警察局自首了!”说完,徐丽一下子就哭了。

    自首?我都懵了,李欣自首什么?她又没犯什么法!

    我焦急地说:“妈,到底怎么了?!”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把纸巾扔进垃圾桶里说:“金家洗黑钱的事情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赶紧点头说:“知道!这件事,是李明利和金老狗,合谋干的,江家人是无辜的。但这些跟李欣,应该没什么关系吧?!”

    徐丽却摇着头说:“小炎啊,你根本不知道,李明利那个混蛋,他的心到底有多歹毒!我怎么就跟这样的人,生活了一辈子呢?他太混蛋了,他应该遭天打雷劈!”

    “妈,到底怎么了?!”听到这话,我突然有种特别不好的预感!

    “嗨!”徐丽擦了擦鼻子说,“当初李欣在公司实习,正好赶上我出国考察;李明利就利用这个空档,以李欣的名义,操作了当时洗黑钱的事情!那会儿李欣都没毕业,她一个孩子懂什么?她爸爸好不容易对她好了一次,这丫头感激涕零的,就把一些手续合同给签了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徐丽紧握着拳头说:“李明利那个混蛋,他的城府好深啊,他是不是就等着这一天,让李欣和江阳他们父女,自相残害啊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脑袋“咣当”一下,就仿佛被什么砸了似得!当初帮着金家洗黑钱,是以李欣的名义干的?李明利那个混蛋,他让别人的女儿,去暗害自己的父亲?!

    想到这个,我后背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,这得是心思多么歹毒的人,才能想出这种灭绝人性的主意啊?李明利那个杂碎,他真的…真的该千刀万剐!

    徐丽擦着眼泪,死死咬着牙说:“如果不是警察局给我打电话,如果不是李欣,把这些事情告诉我,我可能一辈子都被蒙在鼓里!还有李欣那个傻丫头,她干嘛要这么傻?她去救江家那个老不死的干什么?!”

    我呆呆地看着她,张张嘴说:“妈,您…您无论如何,都得救李欣啊!您是老将军的女儿,您一定有办法的,对吗?”

    徐丽手抓着沙发,含着眼泪说:“会的,我不能让我的女儿出事!可是…可是李欣这是犯罪,即便咱们有关系,人家也不是说放就放的!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说:“那一定还有其它办法,一定有的!李欣也是受害者,她是被李明利利用的,她根本不知道里面的事!”

    徐丽抹了把眼泪,深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如今,能救李欣的,只有两条路;一条,是李明利亲自认罪,并承认当初利用了李欣;还有一条路,就是找到姓金的人,让他站出来,供出李明利,把李欣的关系撇清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整个人都木了;让李明利认罪,这根本就不可能!而找到金老狗,那简直比大海捞针都难;而且曾经李山说,金家的人,可能早就蒸发了……

    我茫然地站在那里,打死我都想不到,李欣竟然用自己的自由,换取了江姐和江父的自由。这个女人,我该说她傻,还是说她伟大呢?

    闭着眼,我呆呆地靠在墙边;徐丽就站起来,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小炎,欣欣的意思是,拜托你以后,照顾好她妹妹;其实我也知道,你跟江家的丫头,关系不浅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看着我说:“欣欣这件事,按照正常程序,要判13年左右,如果走走关系的话,至少也要8年,这是法律的最低线。所以妈的想法是,你能等就等,不能等的话,就别再等了。不管李家还是江家,你都是局外人,那些恩恩怨怨,与你毫不相干。妈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而且至少,你让那丫头开心过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提起包就往外走,我赶紧说:“妈!欣欣现在在哪儿?我…我想去看她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脚步一停,头也不转地说:“就在分区警局里,正在接受审查;我打电话吧,到了那里,有人安排你们见面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无奈地摇了摇头,我立刻咬牙说:“相信我,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,我都会把她救出来!”

    PS:今天只能三更了,刀刀回家有点事,明天至少四更哈!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