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4.混蛋李山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后来进到病房以后,江父、江母,还有李山,他们三人在病床前围坐着。

    江姐就那样躺在床上,身上盖着洁白的被子;她的头上缠着纱布,手上打着点滴,眼睛紧闭着,面色特别苍白……

    李欣走进去,直接就趴在床头说:“小韵,你怎么样了?没事的吧?!你醒了吗?能开口说话吗?”

    我也一步一步挪进去,说实话,我都不敢看她了;那种深深的罪恶与愧疚,让我不知道该拿什么来面对她。

    红着眼,我刚想扑在她床头,不远处的江父,却转头看到了我;“小炎?你…”他惊讶地看着我说,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你不是早就离开了吗?”

    我没说话,只是走到江姐面前,半跪在地上看着她;这个漂亮的女人,我不知道她伤在哪儿了,就那么一直闭着眼,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真的很对不起……”咬着嘴唇,我低头哭了;曾经,她把我扫地出门的时候,说实话,我都巴不得她死!这个狼心狗肺的女人,我曾一度对她恨之入骨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躺在这里,一动不动;我想曾经的那些怨啊、恨的,都不值一提了!只要她能好好的,健健康康地活着,我还有什么好恨的呢?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追求生活的权利,爱情里也不要去计较付出的多少;好聚就要好散,我真的不能因为,人家不爱我了,我就这样去打击报复别人。

    毕竟,这不是一个男人的胸怀!真正的男人,又怎会去跟一个女人计较呢?但我却明白的有些晚了,直到她现在这样,她出了事,我才追悔莫及。

    “混蛋,我艹你妈!”正当我失神的时候,旁边的李山,猛地站了起来;他红着眼,手里攥着江姐的手机,满脸愤怒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李山,你小点儿声,小韵现在需要静养!”江父皱着眉,有些不开心地说。

    可李山一下把手机,塞到江父手里说:“伯父你看看,看看王炎这个小杂碎,他干了什么!”咬着牙,李山满脸激动地说,“他竟然威胁小韵,给他发裸·照!他还出言辱骂小韵,还把和我姐睡觉的照片,发给小韵看!这个杂碎,混蛋!我看小韵这样,都是被这杂碎给逼的!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说,我眼里的泪都下来了;或许吧,他说的可能没错。这些日子以来,我为了发泄心里的愤怒,没少折磨眼前这姑娘!

    我骗她去酒店,耍她,骂她老女人、说她发·骚、丢人现眼;我又给她发我和李欣的床照,故意刺激她,说那些难听的话;或许今天的结果,真的就是我一手造成的。

    看完江姐的手机,江父猛地把电话摔在了地上,随即抓起我的领子,恶狠狠盯着我说:“你个混蛋!谁让你来的?谁让你来广州的?!我告诉你,你有什么事,冲着我来,别伤害我闺女,听见没有?!”

    我流着眼泪,呆呆地看着他,我不知道该说什么,当时整个脑子都处在短路的状态。

    “你个小杂碎,你这么害小韵,你别以为我不敢动你!”李山猛地一吼,接着抓起一个输液瓶,狠狠砸在了我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嗡……”瓶子闷在头上,我眼前一阵模糊,身子左摇右晃了两下,若不是身后就是墙,我可能一下子就躺下了。

    李山拿着瓶子,跳起脚来又要闷我,那个时候,我已经没有心情反抗了;或许他打我是对的吧,人总要付出些代价。如果挨打,能弥补我对她的伤害,那就打吧……

    可当瓶子,就要落到我头上的时候,突然一个声音说:“住手!”

    那一刻,我几乎本能地看向了她!

    她躺在那里,嘴唇泛白地看着我们这边;后来她的目光,落在了我身上,那眼神特别冰冷,几乎不带丝毫的感情;她说:“你走吧,永远消失在我眼前,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了,请你自重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着嘴,我刚要说话;她脸色一寒,猛地朝我吼:“滚!滚蛋!!!”

    我愣了,就那么呆呆地看着她;她的表情,她的话语,已经不会再让我,抱有任何幻想了。

    如果之前,是她对不住我,我还能振振有词地反驳两句;可现在呢?她这个样子,都是因为我,我再也没有能力,站在道德的制高点,去愤怒地指责她什么了。

    江父走过来,一把将李山推开,接着揪起我的领子,不由分说地一直把我提到了医院楼下。

    出了大厅以后,他猛地推了我一下说:“小韵的话,都听清楚了吗?离开这里吧!永远、永远都不要,再来这里了。我的闺女,你伤不起,你也不配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冷冷地离开了;我站在原地,大大的太阳照得我头脑发昏。

    或许吧,或许我真的应该离开这里了;那些仇啊、恨的,其实都抵不过她能健康开心的活着。

    闭上眼,我就像失了魂一样,低着头,落寞地走出了医院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我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了,或许我应该,找个谁也不认识我的地方,好好赚钱,好好照顾小甘来。已为人父的我,还折腾什么呢?

    沿着医院的那条公路,我拖着步子往前走;我想我们,真的再也没有以后了,所有的一切,都将在此刻结束了吧?!

    可还不待我从思绪中醒来,一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,猛地停在了我旁边;还不待我反应过来,车门一开,几个大汉一下子把我按在了地上;紧接着,一个黑色头套蒙在我脸上,我刚要挣扎,脑袋就被敲了一闷棍,整个人都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,浑身的疼痛,差点把我眼泪给逼出来;那会儿已经是晚上了,我的手被绳子绑着,不远处有几个人,正抽着烟。

    我躺在草坪上,东面是一条大河,周围全是庄稼地,放眼望去,荒无人烟……

    “小杂碎,你醒了?”正当我想法自救的时候,在我身后,突然传来了一个恶心的声音;我赶紧翻过身,却看到李山那混蛋,正叼着烟,得意洋洋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