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0.兄弟,一起努力吧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听我这样说,她猛地推了我一把,怒火冲天地说:“你怎么不去死?!大色·狼!”

    我顿时哈哈大笑!这个女人,还真把我当傻子了不成?我王炎这些年,什么没经历过?凭你这三言两语,还想套我话?做梦去吧!

    第二天醒来,已经上午八点多了;出卧室的时候,李欣正坐在穿衣镜前,往腿上套丝袜。不得不说,女人穿丝袜的动作,确实蛮诱人的;我站在那里看她,她猛地一回头:“看什么看?!公司九点上班,赶紧换衣服!”

    我被她吓了一哆嗦!这娘们儿冷起脸来,确实够可怕的;难怪大头说她是霸道女总裁,确实有那么几分母老虎的气势。

    我回卧室换上衣服,又简单洗漱了一下;看看时间,才八点十分,我就进厨房,煎了几个鸡蛋,热了两杯牛奶。

    出来的时候,我刚把盘子放下,她就气冲冲地走过来说:“还吃什么吃?没看现在几点了?王炎,别的我先不管,但现在,你既然是我的员工,白天上班,就应该听我的!”

    我直接白了她一眼,这个女人,还真会拿鸡毛当令箭;昨天被我欺负了那么久,今天一起床,就想着开始报复我了?

    我就坐下来,把牛奶和鸡蛋放下说:“我做了两份儿早餐,反正我要吃饭!至于你,爱吃不吃!不吃回头我就倒了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她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看桌上的早餐;“你真的给我吃?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我一口牛奶差点喷出来;我笑着说,“学姐,东西都是你们家的,我只不过简单加工了一下而已;难道在自己家吃饭,还要征求我这个外人的意见吗?”

    被我这样一说,她立刻坐下来,把包往桌上一放说:“谁让你昨晚,那么流氓的!把我搞得,还以为是住你家呢!”说完,她没好气地喝了口牛奶,接着又夹着鸡蛋开始吃。

    我就把自己的盘子推给她说:“行了,我的大老板!昨晚你没怎么吃,反正我也不饿,把我这个也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看了我一眼,接着一把将盘子搂过去说:“小混蛋,你别以为这样,我就会对你怎样?!像你这样讨好我的男人,姐姐见多了!”

    “艹!爱吃不吃!”我眉头一皱,伸手就要夺盘子;她却一把抱住说,“给了还要回去啊?你有素质吗?你见谁送了人家东西,还带要回去的?”

    “李欣!我告诉你!别在我面前自恋,别以为谁都会宠着你、让着你!”我咬牙说,“你们李家是牛逼,但老子一点都不稀罕;就你这样的女人,倒贴老子都不要!妈的,富家小姐都一个吊样,浑身的臭毛病!”

    说完,我也不吃饭了,掏出烟就那么抽着;她被我骂的,大眼睛咕噜咕噜的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我也懒得管她,就把头扭向窗外;那个时候,我只想着,赶紧把李家干倒,彻底灭了李山那个混蛋!然后就回老家,跟我哥出海打渔,照顾好小甘来。真的,女人不女人的,对我来说真的无所谓了。

    反正已经有了小甘来,我也算对得起我父母了;至于自己,哎,这辈子我再也承受不起,女人对我的伤害了;反倒觉得一个人蛮好的,没有那么多情感纠葛,也不用日思夜想某个人,辗转反侧地失眠。

    上午到了公司以后,我暂时也没什么活儿,就围着整个公司转了一圈,算是熟悉熟悉环境;后来我又去了大头办公室,跟他聊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当得知我和李山和解的消息后,大头摸着他的大头,哈哈大笑说:“兄弟!牛逼!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,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摆平了!”

    我就摇头笑着说:“你行了!净扯些没用的。现在好了,咱哥俩在一起了;所以接下来,咱们一起好好赚钱,争取早日混出个人样来,你也好跟杜鹃见面。”

    提到杜鹃,大头原本笑哈哈的大脸,瞬间僵硬了一下;他微微抿了下嘴,点上烟说,“杜鹃现在怎么样了?如果我去了,她愿意跟那个男人离婚吗?”

    我轻轻捏了下拳头,深吸一口气说:“他们没结婚,而且那个男的,有家庭。”本来,这些话我是不愿说的,但总有一天,大头要面对现实;杜鹃当了小三,这种事瞒不住。

    “艹!”听了我的话,大头抓起烟灰缸,猛地摔在了地上!咬着牙,他紧紧闭着眼睛,两滴眼里,就那么从眼角挤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怪杜鹃,当初要不是为了你,她也不会活得这么没尊严!”我把头转向别处,这是我们年轻时,最大的创伤。

    大头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我不怪她,只怪我自己!我他妈就是个傻逼、混蛋!是我毁了她,毁了她啊!”说到这里,大头一下子蹲在地上,抱着脑袋哭了。

    我就走到他旁边,拍着他肩膀;大头猛地又抬起头,特别激动地拉着我的腿说:“王炎,你能联系上她的对不对?你告诉她,让她别再跟那个男的了!我要她,你让她来,我现在有钱了,我立马就娶她!”

    抿着嘴,我艰难地开口说:“这话我告诉她了,可她没同意,还让我转告你,把她忘了。”听到这话,大头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;我就赶紧说,“大头!杜鹃不是不爱你了,相反地,她比任何时候,都要爱你!你不知道,她把你们曾经住的那间地下室,买下来了;而且时常过去看看,她说在那间小房子里,多少还能看到你的影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既然爱我,为什么…为什么还要让我,把她忘了?!”大头张着嘴,眼里的泪就那么流着。

    “可能她有她的苦衷吧?!所以我才让你努力!我相信,等咱们哥俩,功成名就的那天,杜鹃的苦衷,可能也就迎刃而解了。”闭上眼,我始终觉得,江淮医药的任国富手里,抓着杜鹃的什么把柄。不然就以杜鹃那样的烈性子,现在又不缺钱,她不可能一直甘愿做小三的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