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9.秀肌肉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见我把手掏出来,她竟然偷偷瞥了我一眼;我转头去看她,她立刻把目光闪躲开,抓起桌上的碘酒和棉球,小心翼翼地给我处理伤口。

    我忍着手上的疼痛,特别尴尬地望着别处说:“咳哼,那个…刚才是我过分了,我给你道歉;而且我先前说的话,依然有效;等我把一些事情处理完了,项链我会直接给你。这段时间,你就确保我平安无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低头去看她;她半跪在地上,竟然哭了;抹着眼泪,她仍旧脸颊微红地给我擦着伤口,接着又拿纱布,小心翼翼地在我手上缠绕着。

    “哎,行了,别哭了!”我皱着眉,没想到她这个冰美人,竟然还会哭;我就说,“不就是摸了一下嘛,又没掉块肉,都快三十的老女人了,摸你一下也不亏!”

    我在那里说,她也不回话,只是低头哽咽着,很仔细地缠着纱布;后来纱布打结的时候,她轻轻一用力说,“疼吗?你忍着点儿,系上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!这个…她这是关心我吗?我立刻把手一扬说:“行了!我自己来吧!”说完,我拿牙咬着纱布,自己系了个结,就摆摆手说:“天不早了,赶紧睡吧!对面是不是有客房?我睡那间屋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站起来就走,欺负了她一天,回头想想,她也蛮可怜的!虽然当初是因为她,我的命运才发生的转变;但毕竟,她也不是有意要害我的。她说的没错,当初要不是我充好汉,替大头背锅,也不会有现在的下场。

    进了客房以后,我左右打量了一下,虽然装修没有她的闺房好,但档次也是蛮高的。往床上一躺,我索性什么都不想了,走一步看一步吧,总有一天,我会让李山那混蛋,跪在我面前唱《征服》。

    后来我就闭着眼,迷迷糊糊睡着了;也不能算睡得太死,自从我哥的渔船被烧之后,我的警觉性,就不自觉地提高了很多;毕竟这里是广州,我在提着脑袋办事,万一睡的太沉,可能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我房间的门,突然“吱”地一声;那声音不算大,但对于我这个,神经一直紧绷的人来说,却无异于轰然炸响。

    眯着眼,我看着门口的李欣,她就跟做贼一样,小心翼翼走了进来;当时屋里没开灯,借着月光,我大约能看清她模糊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走到我面前,静静地看了好一会儿,才小声说:“王炎,你睡着了吗?”

    我抿着嘴,憋着一肚子笑;这个臭娘们儿,她又要搞什么幺蛾子?!

    见我不说话,她还伸手在我眼前晃了两下,确认我真的睡着了之后,她这才小心翼翼地扭着屁股,走到衣架前,对着我的衣服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背影,我眉头一皱,这个女人,难怪我说跟她同居,她那么爽快地就答应了!原来是想趁我不注意,来偷那条项链啊!

    我特无语地看着她,难道所有女人的智商,都是负数吗?那条项链,可是我唯一的保命手段,我就是再傻,也不可能把它带在身上,带到她家里来吧?!

    搜了半天,她微微舒了口气说:“藏哪儿了呢?没带在身上吗?”

    看着她傻兮兮的样子,我憋着笑,悄悄从床上爬起来,猛地从背后抱住她;那一刻,她猛地一哆嗦,吓得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我哈哈一笑说:“媳妇儿,你偷摸进我屋里,想干嘛?还没结婚,就想跟我圆房啊?!”

    “你!你怎么还没睡?!刚才我叫你,你怎么不答应?!”她都被吓坏了,浑身止不住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你叫我,我就答应啊?!”眯着眼,我一下把她按在床上,身子压着她说,“黑天半夜的,你来我这里干嘛?是不是痒痒了,想跟我圆房?”说完,我在她脸上,轻轻吹着热气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混蛋!”她顿时红着脸,身子都发烫了;“你赶紧起开,你说了不占我便宜的!”

    我立刻说:“是啊,但是你主动送上门儿来,我这不算是强迫吧?!”一边说,我就拉起她的手,放到我胸前,沿着胸肌缓缓往腹肌上滑。

    我说:“老公的身材怎么样?都是肌肉,是不是很性感?”

    她赶紧把手抽回去,哆嗦着身子,两腿紧紧交叉在一起说:“你…你流氓!”

    我厚着脸皮笑说:“是啊,我本来就是流氓啊!我就问你,弟弟的身材,是不是很性感?!我跟你说,我这可不是在健身房,练的那种面包肌;这是真正在大海上搏击风浪,凭着硬本事打出来的铁肌肉!”

    说完,我从她身上爬起来,打开灯说:“你看看这肌肉线条,还有这古铜色的皮肤,怎么样?是不是很阳刚?”一边说,我故意晾了晾肱二头肌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少自恋了!你脸皮怎么那么厚?铁打的吗?”她红着脸,双手用力抓着床单,两条白皙的长腿,死死交叉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切!没意思!”我摆摆手,很懊恼地坐在床上;现在这世道,真是变了,肌肉男不受欢迎,反倒小鲜肉成了女性朋友的最爱。

    我就说:“还不走啊?等着我办你吗?还有我警告你,少打我项链的主意!时候到了,东西我自然会给你,可如果你不老实,那就别怪我,把那条项链卖出去!”

    她立刻抬起头,紧张地张了张嘴,话还没说出来,却又立刻冷笑了一下说:“我看你是没有吧?那条项链根本就不在你那里,对不对?如果要有,你拿出来给我看看?”

    我冷冷一笑说:“你们李家,都是帮巧取豪夺的畜生,你认为我会那么傻吗?项链被我藏在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,你就放心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地方?”她赶紧问我。

    “秘密!”我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没有!”她竟然跟我玩儿激将法。

    我说:“想知道啊?可以!不过我也要看看你的秘密,行吗?”

    她顿时兴奋地站起来说:“行,你想看什么秘密?”

    我指着她的睡裙说:“把内裤脱下来,用你的小秘密,交换我的秘密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