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8.罪魁祸首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听了她的话,我赶紧往电脑屏幕上看;那是关教授的个人空间,里面存档了很多优秀学生的资料。

    其实只要是关教授的学生,都知道他的这个空间;以前上课的时候,关教授还很骄傲地把这空间,分享给我们;让我们以曾经的学长为榜样,不要虚度青春,要用自己的努力和才华,超越历任学长。

    而我们这些学生,也以能被关教授记录进档案为荣;所以大学时代的我,几乎比周围的任何人都要努力;因为我穷,父母也没什么本事,如果再不努力,我还拿什么跟别人比?!

    真没想到,我竟然也有幸,被关教授记录了下来,成了学弟学妹们的榜样;只是我这个榜样啊,不仅气死了关教授,现在还活得跟条狗一样!一事无成不说,为了保命还要寄人篱下。

    闭上眼,我长长舒了口气说:“这能证明什么?人都是会变的!谁也不是天生的流氓,或者好人;只是这个世界,因为利益,会把好人逼疯,也会因为感动,让坏人变好。现实中的是是非非,谁又能说得清呢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竟然交叉着白皙的双腿,饶有兴致地看着我说:“哦?你这个小流氓,说话还挺有哲理的;那我问你,是谁逼得你啊?还不是因为你自己选错了路,爱上了不该爱的人?呵,你知道吗?我最讨厌那种,自己不行,还推卸责任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谁逼得我?”皱着眉,我冷冷地看着她,咬牙就说,“你说谁逼得我?是你,你就是个混蛋知道吗?!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她一下子站起来,冷若冰霜地看着我说,“我以前,根本就不认识你!你凭什么这么说?你脑子有毛病吗?!”

    “我脑子有毛病?!”鼓着额头的青筋,我一把抓住她的肩膀,恶狠狠地说,“要不是当初,你让大头去偷那项链,所有的一切,都不会发生!我不会被学校开除,更不会遇到江韵,我哥的渔船也不会被烧,我也不会像条狗一样,躲在你这里!整件事的罪魁祸首,就是你!”

    她被我说的一愣!接着猛地推开我,拍着自己的肩膀说:“你别碰我!我有洁癖!还有,当初谁让你充好汉,替姚大头顶罪的?这是你自己的事,干嘛要怨在我头上?!”

    我立刻说:“洁癖你妈个蛋!伶牙俐齿!我问你,大头有错吗?你为什么要利用他?当初要不是因为你挑起这事儿,关教授就不会死,我也会像个堂堂正正的大学生一样,过着简单平静的生活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我抿了抿嘴说:“我王炎是乡下孩子,苦出身,我没有太大的理想抱负!那时候,我只想好好学习,将来找份稳定的工作,赚钱供我妹妹上学,好好赡养我父母。我就这么点愿望,可就是因为你的出现,全给打乱了!这些年以来,你知道我过的是什么日子吗?我今年才23岁,在这短短的几年里,我在鬼门关前,不知道走了多少遭!仇人追杀,爱人背叛,到头来我不仅两手空空,现在还要别着脑袋过日子!你还管我要项链,我给你坨屎你吃不吃?!”

    “你…低俗……”她低着头,竟然有些不敢看我了。

    “呵,我低俗?是啊,曾经的我,也高雅过,是个谦虚、懂礼貌的孩子。”咬着牙,我一拳砸在桌子上说,“可他妈高雅有个**用?!在这现实的世界里,高雅只属于你们这种,有钱有势的人!像我这种平头老百姓,我都让你们给逼上绝路了,你还让我谈高雅?我谈你妈个逼!”

    说完,我猛地一拳,直接砸在了她的电脑屏幕上!血从指缝里流出,屏幕上,我那些曾经光辉的事迹,渐渐变得模糊,最后跟着电脑一起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,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;那些积压在心底的愤怒与哀伤,猛地就冲进大脑,肆意地发泄了出来!我想我没做错什么,当初要不是这个李欣,让大头偷项链,后来所有的一切,便都不会发生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…”她顿时吓得脸色煞白,伸手碰了一下我的手,又赶紧拿开说,“你的手流血了!你等一下,我给你找碘酒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她慌张地跑到床前,半蹲下来拉开了床下面的抽屉;接着她拿了碘酒和棉棒,还有一卷纱布说,“这个…这个给你,你自己包扎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猛地抬起头说:“你给我包!这点儿活要是都干不了,那要你们女人还有什么用?!”

    “我…我有洁癖!从小到大,除了我爸和我姥爷,别的男人我几乎没碰过。你不要为难我,行吗?”她皱着眉,小心翼翼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老子说过,你多年的洁癖症,该有人给你治治了!”说完,我抬起没受伤的手,沿着她宽松的领口,猛地伸了进去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浑身猛地一紧,那白皙的皮肤,竟然一点点变得绯红;我抓着她的胸,特别用力地抓着说:“现在好了,我是摸你的第三个男人!现在不洁癖了吧?可以干活了吗?”

    她却立刻仰起脸,特别愤怒地看着我,想要站起来反抗;我手上再次一用力,她立马疼得蹲了下去说:“你混蛋!快给我放开!不然我饶不了你,我会杀了你!”

    “好啊,来啊?!厨房里有刀,用不用我去给你拿?”红着眼,我冷笑着说,“你把我害得这么惨,好好的一个小伙子,被逼上了绝路;你不但不知悔改,还想杀我,你们李家真牛逼,全世界都欠你们的,是吗?就只准你们欺负别人,别人就不能报复你们,是吗?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她红着脸,眉头稍稍抖了一下,又低下头说,“那你轻点儿行吗?那么用力,疼……”

    我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快点给我包扎!你以为老子愿意摸你吗?!”把手掏出来,我的脸也红了;想想自己挺混蛋的,竟然直接就摸人家那里;我确实想报复,但伺机占人家便宜,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