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6.危机来临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书屋阁www.shuwuge.com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“小炎!收网!”驾驶舱里,我哥朝外面猛地一吼。

    “好!”我摇着手工起网机,胳膊上的肌肉,瞬间炸起!阳光打在我的脸上、脊背上,虽是春天,但我浑身的皮肤,却早已被晒得黝黑,泛着淡淡的亮泽!

    不美了,也不帅了,我再也不是曾经那个,总是抹眼泪的小白脸了;大海赐予了我男人的阳刚,和无畏一切的精神!

    咬着牙,我鼓着额头的青筋,起网机的重量,让我猜出了这一网下来,能捞到不少大鱼!

    “哥!扭不动!出来帮忙!”咬着牙,我脚瞪着船上的木桩,尽量把网给兜住了!

    我哥光着膀子,露着黝黑的肌肉,手抓在起网机的手柄上,和我一起咬牙往上摇!

    海风不停地吹击着海面,我们两个男人,用尽全身的力气,把渔网拉了上来!那真是一网大鱼,少说有几百斤!

    我哥抬着头,死死抓着手柄说:“小炎,赶紧拿鱼叉!网子要破了,把那条大鱼给我干掉!”

    他一说,我赶紧抬头往外看;有条两米多长的梭子鱼,不停地在网子里翻滚着;捞起甲板上的鱼叉,我抡起来一个助跑,浑身黝黑的肌肉,顿时爆发出一股力量,“噗嗤”一下就插进了鱼的脑袋里。

    “好!够狠!这才是爷们儿!”我哥咬着牙,网使劲往上一提;我赶紧冲上去,帮他往上拉网。

    鱼拉上来了,整整一大网!掀开舱门,我们把网口扯开,呼啦一下全都倒进了水仓里!完事儿之后,我哥累得一屁股坐在甲板上,叼着烟就说:“都说富贵险中求,这深海里的鱼,比浅海那些,又肥又大!咱们这一网下来,顶他们两天的!”

    我也躺下来,汗沿着脖子,就那么往下流着;本来一身书生气的我,浑身上下没有几块肌肉;可现在不一样,几个月的历练下来,我梦寐以求的八块腹肌,就在我肚皮上,上下起伏着。

    原本白的能掐出水的脸,现在也变得棱角分明!所以我想啊,锻炼身体哪儿用去什么健身房?跟着我哥拼上俩月,什么身材都有了!

    扶着鱼叉站起来,我长舒了两口气说:“哥,开船下网,继续!”

    我哥一个翻身,把烟头一扔,“走!再过仨月,哥给你在县城,买套楼房!”

    说完,我们又忙活了起来!那样的日子,虽然很累,但特别充实!我不用去想那么多,更不用为一些烦心的事担忧;一网下去,一网上来,不断突破身体的极限,不断用意志告诉自己:男人,就要挺住!男人,就没有什么不可能!

    那天返航的时候,我俩累得都不愿动弹了;到了浅海,我哥说:“行了,今晚就停这儿吧,吃饭喝酒,然后睡一觉!明天一早起来,卖鱼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把我嫂子准备的饭菜,从篮子里拿了出来;我们坐在甲板上,吹着海风;大海在夜空的照耀下,显得格外美丽;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,浪漫而旖旎。

    或许是触景生情吧?喝着酒,我竟不自觉地想到了她;我想如果她能在这里,夜空下,我们坐在甲板上,吹着风,聊着天,那该有多好啊?!

    可是再也没有可能了!我们家乡虽美,但是穷!人家又怎么会抛弃富贵,跟我来这种地方,穷浪漫呢?

    女人啊,呵!都他妈的靠不住!我始终都想不明白,一个男人,把心都掏给她了,她难道就没有一丁点的感动吗?

    人活着,是钱重要,还是情重要?!我想这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课题,只是现在的大学教授,大都不务正业;该研究的不研究,不该研究的瞎研究。

    我想如果谁要能,把钱与爱情的课题,研究透了,为我们这样迷茫的年轻人,指明了方向;或许下一届的诺贝尔社科奖,就是他的了吧?!

    反正我是他妈的想不明白,在我心里,做人首先要有情有义!一个无情的人,即便拥有再多的财富,那也是一个皮囊而已。

    带着一身的疲劳,我和我哥,一人喝了一瓶白酒;喝完之后,我们就那样瘫在甲板上,浑身说不上来的舒坦。

    酒精沿着血管,一直流进大脑;我意识模糊地望着星空,那天上的星星,仿佛正在一点一点地连成线,最后勾了出了她的脸庞。

    她看着我,用那双漂亮而乌黑的眸子;她的笑容还是那么甜,让人不禁怦然心动!

    我想我是醉了吧,只有在醉的时候,我才能破除心里的所有防线,去肆无忌惮地想她。

    有些人,你越是想忘掉,就越忘不掉!她们就像贼一样,不知不觉偷走了你的心,让你为她牵肠挂肚、郁郁寡欢。

    这一生,你或许都不会再去爱她;可只要一想起来,浑身却还是止不住的激动,那种感觉很奇妙,不太好表达,有点痛并快乐着的感觉……

    后来我就睡了,迷迷糊糊的,感觉是我哥把我背回了船舱,还给我盖了被子。

    在梦里,我又遇见了她,奇怪的是,她竟然不认识我了,而且我们年龄相仿,都20岁左右。

    当时的她,好清纯啊!扎着马尾辫,脸蛋儿特别白皙,长长的睫毛下,那双眼睛乌黑透亮;她手里抱着书,在往学校的图书馆里走。

    我情不自禁地朝她喊了声:“姐!”

    她猛地一回头,皱着眉说:“我认识你吗?”

    我说:“我是王炎啊,你的小炎,不记得了吗?”

    “王炎?”她思考了一下,“好像在哪儿听过,不记得了!”

    “姐,我是你男朋友,爱人啊!”我走过去,想要去抓她的手。

    可她却躲了我一下,特别腼腆地说:“你别胡说,我有男朋友的,他叫李山!”

    正说着,她兜里的电话响了,掏出来以后,她拿屏幕对着我说:“你看,我男朋友,他给我打电话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简直难受死了!而且那手机铃声,特别刺耳,我恨不得抢过来,直接摔了!

    最后,还不待她接电话,我就被难受醒了!迷迷糊糊睁开眼,却发现我兜里的电话,正响个不停!而且空气里,似乎弥漫着一股汽油味儿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.shuwuge.co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