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2.一家团聚

    江父的话,让我和江姐,瞬间陷入了沉默。本来我们以为,只要江姐掌管公司,那么一切便都结束了;我们会开心的在一起,回江城那个家里,安安稳稳地过自己的生活。

    曾经想到这些,我不止一次地暗自欣喜;我一个穷小子,被学校开除的人;我竟然能遇到江姐,和这么漂亮温柔的女人在一起。

    可此刻,江父的话告诉我们,现在还不是去享受幸福的时候;我们曾经所经历的一切,都是江旭背后那人,一手策划的;而且他的目的,还没有达到。

    听了江父的话,江姐眉头一皱说:“爸爸,有些话小韵不该说,但我还是要说:放手吧,咱们江家撤出公司,一家人幸福的过日子,不好吗?”

    江父沉着脸,微微摇头说:“小韵,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!爸爸何尝不想这样啊?!可是走不开了。金鼎集团是我一手创建的,旗下几千名员工、工人,都指着咱们养家糊口;我何尝不想离开这个泥潭,可现在公司遇到危机,如果咱们江家再一撤,不仅公司会完,几千名跟着咱们的工人,也将丢掉饭碗……”

    “更重要的……”江父咬着牙,微微攥了攥拳头说,“江旭以前从不赌博,你叔叔曾经是什么样的人,你应该比谁都清楚。他如今这样,做了那么多坏事,应该是被人胁迫的。他是我兄弟,所以我必须要查明真相!”

    “对!决不能让真正的坏人,逍遥法外!”我深吸一口气,非常赞同江父的观点。江旭再坏,那也是他亲弟弟;如果没有特殊原因,那弟弟又怎么会害自己的哥哥呢?那可是一个亲妈生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父亲虽然没有多少文化,但他从小就教育我,咱们不去招惹别人,但也不能让别人,骑在咱头上拉屎;男人要顶天立地,不能遇到困难就退缩,就逃避。

    算算关系,我现在也算半个江家人了;既然有困难,那我就必须要站出来,跟江父一起去面对;而且江旭身后的那人,确实很可恨!

    车窗的风,沿着缝隙吹进来;听了我们的话,江姐沉默了;她的样子有些生气,我知道她是那种很简单的女人,简单的生活、简单的幸福就够了。

    可此刻,面对我们的固执己见,她只能选择妥协;因为这种事情,你没法去评判谁对谁错。

    后来到了楼下,我们谁也不提这个话题了;江姐微笑着,一手抓着我,一手牵着她爸爸,特别开心地往电梯里走;“爸,你说我妈要见到你,她得什么反应啊?”

    江父一笑说:“肯定哭得稀里哗啦吧?!这些年,难为你们了,不过还算江旭有良心,没有对你们起什么歹心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江姐突然悲伤地点点头,手指按下电梯,我们一起往楼上走。我知道,江旭的事情,她可能一时还接受不了;毕竟那是她亲叔叔,相处这些年,凭良心说,没被逼到份儿上,他对江姐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到了门口以后,江姐拿钥匙开了门;进去以后,江父望着自己的家,7年没有来过的地方,眼睛瞬间就红了。

    “妈妈,干嘛呢?你看看谁回来啦?!”江姐把包放到沙发上,很开心地朝卧室喊。

    江母没有回答,而是在卧室的方向,隐隐传来了祈祷的声音:“你个没良心的,你两手一撒,就把我们母女抛下了,你的心怎么这么狠啊?!”

    循着声音,我和江父就朝里走;在江姐家的卧室旁边,有个小隔间,那扇门一直都是关着的;但今天,却半敞着,江母的声音,就是从里面传来的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小韵参加董事长选举,孩子吃了那么多苦,你可一定要保佑她,一切顺利啊?!”我把脑袋伸进去,刚好看到江母,手里拿着香,对着江父的一张遗像,正唠叨着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凤儿,小韵这一次,已经成功当上董事长了!”江父长舒了一口气,看着她背影说。

    “真的?你没骗我?”江母拿着香,赶紧抬头看那张遗像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?!”江父笑着,饶有兴致地看着自己的相片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和江姐,全都一脸“……”的表情;江父这人,什么时候才能正经点儿啊?!

    “呀!”突然,江母手里的香,猛地掉在地上,她回过头,顿时吓得脸色惨白!“你、你……你是人是鬼?!”

    “爸爸!你怎么还是那么老不正经?!”江姐鼓着嘴,气呼呼打了他一拳,接着跑进去,搂着江母说,“妈,我爸没死,他一直活着,现在终于回家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江母瞬间皱着眉头,眼睛死死盯着江父;江姐又赶紧说:“是真的,董事会选举的时候,他还去了;妈妈,爸爸真的还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江父深吸了一口气,朝江母眨了眨眼睛,接着走进去,一把将她们娘俩抱住了;那一刻,江姐猛地哭着说:“爸、妈,咱们一家,终于团聚了!不分开了,再也不分开了……”

    江母没有说话,可眼里的泪,和紧抓着江父衣服的手,早已说明了在那一刻,她有多么地惊喜和惊讶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和江姐做了一桌子菜;江母和江父,就在卧室里,哭着、抱着,诉说着爱人之间的往事,看着他们还在襁褓中的小外孙。

    我想那天,应该是我们最幸福的一天吧?!江姐身边,那些最最重要的人,都聚在了一起;这一直都是她渴望的,所有的苦难,都是为了这一刻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和江父喝了很多酒,人生第一次酩酊大醉!因为此刻,有了江父的存在,我和江姐,再也不用背负那么多了,再也不用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江姐打扮的美美的,穿着白色貂绒大衣,带着金色耳环,脸上也化了淡淡的妆,那双修长的美腿,把身材衬托的格外挺拔;尤其胸前的那两颗凶器,在貂绒的映衬下,更显妖娆迷人。

    “小炎,姐这身打扮怎么样?是不是有点高调啊?”她对着镜子,左右照着说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