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0.父女相见

    当冰冷的手铐,拷在江旭手上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他必死无疑了。因为当初,他暗害江父不说,这么多年,还在不停地追杀他。单凭这一件事,就够他掉脑袋的。

    被警察架着肩膀,他再也没有先前的得意与骄傲了;从天堂到地狱的滋味,不好受吧?!小优也是,刚刚做了妈妈,才过了几天好日子?可就因为你个混蛋,她死了……

    咬着牙,看着被警察拖走的江旭,我竟有些不甘心;因为我真想,亲手撕了这混蛋!

    “等等!”就在警察他们要出门的时候,江父突然转头说,“江旭,告诉我那人是谁?就是当年,让你害我的那人!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江旭转过头,特别悲伤地摇了摇头说,“这个人我不能说,因为我们得罪不起!所以希望你能谅解,毕竟我也有家人;如果我把他供出来了,我爱人和女儿,就有危险了……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江旭颓丧一笑说:“哥,害你是我一个人的事,我家里人都不知道;所以…如果可能的话,帮我照顾好她们。”说完,江旭转过头,被警察直接提走了……

    一场大戏过后,原本凝固到极致的气氛,瞬间缓和了下来;当时江姐红着眼睛,看着眼前这位高大而苍老的身影,她张开红唇,刚要说话;一旁的孙叔,却立刻抢先说:“老董事长!您…您真的还活着啊?!”

    江父擦干眼里的泪,朝他一笑说:“怎么?如果我不活着,你们大白天,还能见到鬼不成?!你看,地上还有我的影子!来,你摸一下,你看看我是不是活的?”说完,他还朝孙叔伸了伸胳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一脸无语地看着他,这么严肃的场合,他还能逗比,我也是服了!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那个大气稳重的孙叔,竟然真的摸着江父的胳膊,还在他手上掐了一下说,“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疼!都出红印儿了。”江父一本正经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站在那里,我和江姐,全都一脸的“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活了!董事长真的活了!”下一刻,孙叔竟然高兴地跳了起来!

    “老孙,不是活了,而是还活着!”江父一笑,使劲搂了搂孙叔的脖子。

    两个五十多岁的人,就这么搂着脖子,我怎么看都感觉很逗比!我就悄悄趴在江姐耳边说:“姐,你爸以前就这样吗?还是这几年,他受了刺激才这样的?”

    江姐抿着嘴,眼睛里挂着眼泪,但嘴角却微笑着说:“他啊,以前就这样,是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江姐刚说完,江父就松开孙叔的脖子说:“好了,小韵刚继任董事长,很多事情肯定处理不好!借着这个机会,我先代表小韵,开一次内部总结大会!”说完,他阔步走到董事长的位子上,很从容地坐下来说:“目前企业处在什么状况,大家全都报上来说一下,不准有丝毫的隐瞒!”

    看江父入座,我们也赶忙坐了下来;孙叔拿起桌上的水,使劲灌了两口,接着一声长叹,不停地摇头说:“董事长,咱们公司这些年,在金家人的管理之下,几乎千呛百孔!他们不仅没干出什么业绩,而且在内部做假账,侵吞公司财产。咱们集团,几十年来的心血,几乎都要被他们给吸干了!”

    江父点点头,从兜里掏烟抽上说:“嗯,这个结果,我已经预料到了!各地区负责人,下面依次发言,把目前公司的经营状况,大体介绍一下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旁边那个杨叔叔,拉着长脸说:“董事长,我们惠城那边,已经拖着工人工资,三个多月没发了!如果这个月再发不出过年的钱,工人们不但会暴动,恐怕连厂子都要倒闭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江父一愣,眉头微微皱了一下说,“怎么会这样?惠城的厂子,不一直是盈利最多的项目吗?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这样!”杨叔叔苦着脸,微微叹了口气说,“可金家掌控公司以后,就把我在惠城的管理权给剥夺了;这几年下来,咱们惠城的那些家底,全被他们掏的一干二净!现在资金链断裂,连产品都生产不了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其他股东也开始纷纷抱怨;不听不知道,这些年金家,别的事情没干,光去掏公司老底了!而由于金老狗是董事长,又有黑·社会背景;曾经这些人,又一度怀疑,江父是被金家所害;因此这些股东们,只能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听完汇报之后,我和江姐眼睛都瞪直了!此刻的总公司,真的到了最危急的关头;如果不是江姐这批年轻人,费尽心血赚了些利润;恐怕明年,公司运转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江父靠在椅背上,抬手掐了掐眉心说:“这样!先把今年几个盈利项目的钱,转过去救急,最起码的,先把工人的工资都发下去。然后老孙,你一会儿就去联系,以前跟我交好几家企业和金融公司,目前只有融资,才能帮公司渡过难关!”

    “好的董事长,只要有您坐镇,我们绝对有信心,扛过这一关!”孙叔眼神坚定地看着他说,“融资的事情,具体咱们该怎么谈?”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江父长舒了口气,摆摆手说,“先去联系吧,就说明天,到临江酒店宴会厅;人到了以后,我去跟他们谈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想了一下又说:“大家都记住,咱们公司的事情要保密,决不能透露半点风声。不然的话,让别人融资的事情,很困难!”说完,他挥挥手说,“好了,大家都去忙吧!”

    有了江父坐镇公司,众人瞬间信心满满地起身,呼呼啦啦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最后,整个房间里,只剩下了江父、我和江姐三人。

    那一刻,江姐微微低下头,小手轻轻攥住我,竟然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江父站起身,深深吸了口气,然后迈着紧张的步子,一点一点朝我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…小韵,爸爸回来了;你和你妈,这些年都还好吧?!”他笑着,脸色有些尴尬,双手不停地搓着。

    “你走!别跟我说话,我们过得很好!”江姐趴在桌子上,头也不抬地哭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