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9.江旭完蛋

    江父的出现,无疑给这次董事长选举,抛出了一枚重磅炸弹。而其中,最为惊讶的两个人,莫过于江旭和孙叔了……

    “老…老董事长,您…”孙叔结巴着,颤着身子站起来,满脸不可置信地指着江父说,“您不是已经…已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是江旭告诉你们,我已经死了吧?!”江父笑着,随意摆了摆手说,“这个等过会儿再说!董事长选举的事情,赶紧进行!”

    我在旁边点着头,先让江姐坐上董事长,这才是重中之重!如果江姐不掌权,那么一切都是空谈。

    而我身前的江姐,那时早已经傻掉了;她抿着嘴,紧紧抓着衣角,极力克制着眼里的泪;相隔七年的父亲,本以为早已死去的父亲,如今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,她能不激动吗?!

    孙叔搓了把脸,压了压震惊的情绪说:“好了,废话不多说,现在开始投票表决!”一边说,他抓起桌上的选举牌,举起来说,“我第一个表态,选江韵大小姐!”

    他这样一带头,其他人也开始纷纷举牌;放眼望去,整个会议室里,除了躲在椅子后面的江旭,所有股东全都一致推选江姐,做新一届的董事长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本来就是实至名归!即便没有江父的出现,江姐做董事长,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;毕竟江淮医药集团,目前市值十个亿;而15%的股权,就是1.5个亿!这么庞大的数字,即便是整个总公司一年的收益,也达不到这么高!

    孙叔激动地环视了一下周围,接着点点头说:“下面我宣布,金鼎集团新一任董事长,将由金鼎集团江城分公司经理,江韵女士担任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现场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!当然,我知道这掌声不止是给江姐的,更重要的,是他的父亲!那个创造神话的、曾经带领大家披荆斩棘的领导者,又回来了!

    在众人的掌声中,江姐目不斜视地看着她爸爸,我想如果不是在这么严肃的场合,她恐怕早就扑过去,哭得稀里哗啦了吧?!

    我拼命拍着手,感觉手都麻了,可还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!这一天,我和江姐苦熬了两年;就在今天,我们做到了!我们不仅拿回了总公司,而且还见到了江父。

    所以我想,上天是公平的,当你拼劲一切去付出、去争取的时候,老天一定能看得见!兴许还会给我们意外的嘉奖,比如江父还没死,比如江姐一家团聚。

    可就在掌声此起彼伏的同时,有个影子猛地从椅子后面蹿出,撒腿就要往外跑!

    我冷冷一笑,江旭这个混蛋,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他还想逃跑?!高兴归高兴,我可一直都在盯着你呢!

    当他伸着脑袋,路过我旁边的时候,我猛地抓起桌上的烟灰缸,胳膊一甩,直接抡到了他脑袋上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顿时鲜血四溅!

    我冲上去,一脚将他踹翻在地。

    “杂碎!我让你跑,你跑的了吗?!”红着眼,我对着他的脸,再次抡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王…炎,你快放了我!我可是小韵的叔叔,你给我松开!”他挣扎着,竟然还要抓我头发。

    我抡起烟灰缸,往他脑袋上狠狠一砸;咬着牙,我掐着他脖子说:“你还知道自己,是我姐的叔叔?!你往疗养中心投毒、放火,你找人暗杀我的时候,你怎么不想咱们是亲戚?!”

    那一刻,往事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,尤其小优临死前,托着孩子的那个画面,我怎么也不会忘!而就是眼前这个人,比金家还要歹毒百倍的人,就是他害死了小优,也差点害死我的孩子!

    甩了甩烟灰缸上的血,我猛地又要往他脸上砸!那一刻,我真的想杀了他,这个害人不浅的混蛋!

    可在我身后,突然一只手抓住我说:“小炎,可以了,他犯下的罪,法律自会给他应有的惩罚。”说完,他把我手里的烟灰缸,一点一点拿了回去。

    我从江旭身上爬起来,对着他的腰,又狠狠踹了一脚!

    见我放开他,这混蛋几乎屁股尿流地爬起来,没命地就朝门口跑。

    一见他要离开,我抬脚就要去追;江父却一把抓住我肩膀说:“别紧张,他跑不了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原本半个脑袋已经伸出门外的江旭,猛地又跑回来,一下子跪在了江父面前!

    “哥,我的亲哥!我错了,你放过我吧,看在咱们亲生兄弟的份儿上,看在咱们死去的爸妈份儿上,您饶我一条生路吧?!”江旭抱着江父的腿,脸上挂满了鲜血和泪水。

    “唉!旭啊,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?”江父闭上眼,两行眼泪蜿蜒而下,“当初我把你,从乡下带出来的时候,你是那么单纯、那么努力!可如今,你怎么就变成了一个,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了呢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江父两腿一下子跪在了地上:“爹、妈!都是我不好,是我没有教育好弟弟!只是现在,我再也帮不了他了;他犯下的,可是滔天大罪啊?!”

    “哥,我求你了哥!不要这样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,我会好好做人,我不想死啊?!”江旭泪雨交加,那场面确实挺可怜的;可一想想他的那些恶行,他连自己的哥哥都敢害,我不仅不觉得他可怜,而且他应该被五马分尸,下地狱!

    “弟弟啊!别哭了,像个男子汉一样,去面对自己的罪行吧!”江父搂着江旭的脖子,哽咽地望着窗外说,“就如那年,你刚从乡下,到药城找我一样!你说你天不怕、地不怕,要跟着我,在城里闯出一番事业!”

    “可是哥,我现在怕,特别怕,我怕死!”江旭闭着眼睛,就那样跪在地上,身体不停地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旭啊,你还记得吗?当初刚到城里,我说咱们在这里无亲无故,有人欺负你你怕不怕?!”江父抹了把眼泪,呆呆地看着窗外说,“你说不怕!有人欺负咱们,你就去找警察,警察是好人。所以啊,出去吧,江城的警察、药城的警察、广州的警察,都在门口等你呢!不要怕,警察都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哥,警察还是警察,可我再也不是当初的自己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没说完,门口的警察就已经进来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