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7.露出狐狸尾巴

    话音一落,全场顿时寂静了下来;因为所有人都知道,接下来将会产生一个新人,掌管整个公司的命运。

    旁边的孙叔叔,手里拿着一张名单说:“获得董事长提名的人有:药成安、董小瑞、江韵、金凯、金瑞。鉴于金凯、金瑞缺席,我代表董事会,取消他们的竞选资格!下面,新一届的董事长,将会在前面这三位中产生;那么接下来,有请第一位药成安,发表近年来,为公司做出的贡献及感言。”

    孙叔叔说完以后,坐在我们对面的一个年轻人,手里拿着发言稿,啰里啰嗦一大堆,最后也没讲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讲完以后,一个叫董小瑞的女人,30多岁,这个人倒还蛮有能力的;短短两年时间,为公司盈利了近一千万,确实有两把刷子。

    待她说完以后,孙叔叔笑了一下,接着满脸欣喜地看着江姐说:“江韵,下面到你了!”说完,他还给了江姐一个鼓励的眼神。

    孙叔叔这人我知道,他是江姐父亲的老部下,而且人缘很好,为人处世也很靠谱;不然的话,董事长选举这么大的事情,也不可能让他主持。

    听了孙叔叔的话,江姐抿了抿嘴,手拿话筒站起来说:“这两年以来,小韵也没做出多么突出的成就;就是在江城开发区,买下了一块地,现在净收益大约一千五百万;然后就是疗养中心,那也是我手里的项目;从去年到今年,盈利大约一千八百万左右吧!”

    “哇!”听了江姐的话,全场顿时一片哗然!要知道,在江城那种小公司,短短两年时间,能做到三千多万的收益,这绝对是令人震惊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咳哼!”就在全场人,对江姐惊讶不已的时候,坐在最中间的江旭,突然咳嗽了一声说,“小韵啊,现在是董事长选举,所以一切都要就事论事!你的那个疗养中心,一共出过两次事故;第一次是被人投毒,第二次是被人放火,而且还出了人命,这个没错吧?!”

    听江旭这样一说,江姐微微皱了下眉,点点头说:“嗯,确有其事。”

    看江姐承认,江旭竟然直接站起来说:“这就是你的失职,管理者的失职!虽然你赚钱了,但也给咱们金鼎集团,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;而且这次大火的事情,好像还没处理完吧?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们的副经理李恩旭,正在那边处理;不过很快就能处理好,能正常运营的!”江姐咬着嘴唇,有些不解地看着江旭。

    她不理解也是应该的,因为她根本不知道,要跟她抢董事长位子的人,就是她这个亲叔叔!

    江旭就冷着脸说:“既然疗养中心,目前处在停滞状态,还出了那么大的事故;那么这次董事长选举,将不列入业绩考查范围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全场的股东们,有的点头,有的摇头;坐在他旁边的孙叔叔,也是一脸不解地看着他,小声说:“江总,小韵可是老董事长的闺女,您的亲侄女;这么做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江旭猛地一拍桌子说:“正是因为,她是我亲侄女,我才必须要这么做!咱们公司历来的传统,有能者居之!在这么多股东面前,越是亲人,我就越不能包庇什么!我们是江家,不是金家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全场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!我就在那里,冷冷地看着他,这个混蛋,他还挺会拉拢人心;当初金家掌权的时候,七大姑八大姨都往公司里安插,滥用职权!

    可现在,他突然当着全体股东的面大义灭亲,不仅提升了他个人的形象,同时还打压了江姐,去掉了疗养中心的项目,他可真鸡贼!

    孙叔叔点点头,虽然有些不赞成江旭的做法,但还是很严肃地抬起头,看着众人说:“既然情况大家都了解了,那就举牌表决吧!每个股东桌前,都有候选人的选举牌,得牌最高的人,将继任下一届董事长!刚才江总也说了,一切以实力为准,大家切勿夹带私人感情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全场有80%的目光,全都聚焦到了江姐身上;虽然疗养中心的项目,被江旭给临时废除了;但开发区地皮的收益,仍旧是候选人里最高的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就在众人将要举牌的时候,江旭猛地站起来,手压桌子,看着众人说:“按照公司规定,我江旭也有被提名的资格吧?!”

    “嗯?!”听到这话,全场人的目光,立刻投向了江旭。

    那一刻,江姐猛地慌了一下,她先是看了江旭一眼,接着又慌张地看着我;那眼神好像是在问我:咱们最大的竞争对手,是我叔叔吗?

    我微微低头,趴在她耳边说:“姐,当年害你父亲的人,就是你的亲叔叔!这是你爸爸,亲口告诉我的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明显能看到,江姐乌黑的眼睛里,瞳孔都在放大!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江姐猛地一拍桌子,顿时全场人的目光,一下子又落在了江姐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韵,没什么不可能!”江旭嘴里带着笑,他还以为,江姐是因为他要竞争董事长,才说不可能的呢!

    江旭笑着说:“按照公司规定,被选举人在55岁以下,手里握有公司股权,而且为公司做过突出贡献的人,都有资格参加董事长大选;以上所有的条件,我都应该满足吧?!”

    孙叔叔立刻说:“老江,别跟着瞎搀合,小韵可是老董事长的女儿,您这么大岁数了,跟她争什么?而且争来争去,这公司不还是你们江家的?!”

    可江旭却冷眼一瞪说:“别老江老江的叫我?!我有那么老吗?我今年才45岁,离退休还有十年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全场顿时陷入了一片议论声中;我站在江姐身后,紧紧攥着拳头,这个老混蛋,他狰狞的面孔,终于还是露出来了啊?!

    江姐闭着眼,不停地摇着头;如果她没跟江父通过电话,我跟她说这些,她或许不会信!

    但曾经,在我老家的时候,江姐用我的电话,给她父亲说了话,知道她父亲还活着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,我告诉她江旭就是凶手,她不得不信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