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5.再回广州

    后来江姐拿出手机,不停地拨着金老狗的号码;可电话打过去,那边却一直无法接通。

    接着江姐又把电话,直接打给江旭说:“叔叔,怎么了这是?!金家的电话,一直打不通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江旭哈哈大笑说:“金家的人,早就跑干净了!小韵啊,你也不想想,金家这些年,侵吞了公司多少资产?!现在咱们江家得势,回头会放过他们吗?单是侵吞公共财产这一条,就能让金家老狗,把牢底坐穿!”

    “什么?金家人全跑了?!”听到这消息,我心里没来由地一痛!那些作恶多端的混蛋,他们欺负了江姐这么多年,把公司搞的千呛百孔,怎么可以让他们跑掉呢?

    走到江姐跟前,我猛地朝电话就吼:“为什么不拦住他们?!”

    听到我的声音,江旭一笑说:“小炎啊,叔叔也不想让他们跑,可是没办法,我忙着做别的事情,疏忽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忙着做别的事情?找人放火吗?!”咬着牙,我极度冰冷地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放火?小炎,你这是什么意思?!”听我这样说,江旭顿时就怒了。

    一看我俩要吵架,江姐赶紧转过身,捏着电话说:“叔叔,疗养中心被烧了,小优她…她也被火烧死了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江旭立刻说:“真的?好,金家的人,都该死,烧死了正好!”

    听着电话里,恶毒的声音,我真想立刻就弄死这杂碎!该死的人,不是小优,而是你江旭!

    “小韵,疗养中心烧成什么样了?死了多少人?你放心,一切有叔叔,你不要害怕知道吗?”江旭阴阳怪气地说着,那语气明明很开心,却要装作一副痛心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叔叔,除了小优之外,其他人都很安全;这次多亏了小优,要不是她反应及时,那可真是要出人命的。”江姐咬着嘴唇,睫毛上挂着泪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那么大的火,老人竟然都没事?!”这个混蛋,他很希望老人出事吗?也对,老人一旦出了意外,作为疗养中心的法人,江姐绝对逃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待那时,他就可以抬着大屁股,往董事长的位子上一坐,董事会的成员们,必定个个心服口服,再无异议!

    他的心可真歹毒啊?!我千算万算都没想到,最后这几天,他竟突然来了这么一手!

    挂掉电话以后,已经深夜凌晨了;大火熄灭,人潮散去,昏黄的路灯周围,一片断壁残垣。

    我和江姐坐在院子的长椅上,呆呆地望着天边的月牙儿;江姐擦了擦眼泪,深吸一口气说:“刚才警察说,是有人故意纵火,这人到底是谁?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!”

    我抓着她的手,搂着她肩膀说:“这人就是我说的那个,咱们的竞争对手!”

    “可竞争对手是我啊,他为什么要害小优?”江姐皱着眉,特别不解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姐,其实疗养中心,一直都是你的!”我深吸一口气,脑海里想着小优的脸庞;她的脸上,总是带着淡淡的笑意,那个样子,我想我一生都无法忘记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!当初咱们不是和小优,做交换了吗?”江姐特别疑惑,手抓着我的手问我。

    我无奈一笑说:“其实小优,可能早就变成好女孩了;临走的时候,她告诉了我一句话:爱一个人,是付出,不是索取……”讲到这里,我哽咽了,“她希望能帮到我们吧,最起码,她希望我能幸福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江姐瞬间就哭了;“她怎么能这么傻?她为什么不早说?!如果我…我早知道她这样,那我不跟她抢;你们能幸福,我…我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呢?”

    我紧紧搂着她肩膀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;如果之前,我知道小优内心的想法,知道她为我们做的这些事;我一定会感动,会加倍对她好;可现在,一切都晚了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我和江姐抱着孩子,直接到了广州。

    那时我们的心情都很沉重,可此刻,却要强打起精神,面对最后的挑战。

    搭上出租车,我们先回了江母那里;进门的时候,江母看到江姐怀里抱着孩子,整个人都震惊了!

    “丫头,你们这是……这个孩子……”她一边惊讶地看着我们,一边又悄悄往江姐怀里看。

    “嗯,妈!我和小炎的孩子!”江姐微微一笑,我们都商量好了,先不告诉别人,这孩子的身世;因为只有这样,在他成长的过程中,才会少一些冷眼和偏见。

    等孩子长大了,我们会告诉孩子,他的生母不是江姐,而是那个聪明的、漂亮的,为了救他而死去的伟大母亲——小优。

    当江母听到,是我和江姐的孩子以后,那脸上的表情,带着点惊慌,但更多的是惊喜!

    “我的小宝贝哦!”江母慌张地伸出手,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说,“让外婆看看,我的小外孙长什么样?!”

    “妈,可漂亮了!长大以后啊,肯定比他爸爸帅!”江姐抿嘴笑着,但我知道,那笑容背后,掩藏了太多的辛酸。

    江母把小甘来抱到怀里,简直开心死了!“这个小家伙,真白!好,还是个男孩,你们两个啊,哎!妈高兴!”

    一边说,她一边摇着胳膊,然后又滔滔不绝说:终于有外孙了,你们不知道,妈的那些闺蜜们啊,个个都当奶奶、外婆了;妈心里啊,说不嫉妒那是假的!不过现在哦,咱们也有了,还长得这么漂亮!这以后啊,我看谁还敢笑话我?!

    讲到这里,她立刻又说:“以后这孩子给我养着,你们年纪轻轻的,过你们的二人世界就行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和江姐相视一笑;我想我们幸亏没告诉江母,小甘来的真实身份。否则的话,别说她对小甘来这么好了,就连我和江姐,能不能在一起,都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挺好,权当是善意的谎言吧;对江母,对小甘来都好。

    中午在家里吃过饭,我和江姐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因为今天下午,在集团总公司里,将决定董事长的归属!

    PS:8点之前,刀刀剩下的三更一起发哈,大家稍等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