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4.一定是江旭

    混乱的疗养中心大院里,警察忙不迭地拉起警戒线,拿着大喇叭疏散人群。

    江姐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紧紧抓着我的肩膀;她漂亮的指甲,几乎都掐进我的肉里了!

    “小炎,小优到底怎么了?你跟我说,她去哪儿了?!”江姐蹲下来,紧咬着嘴唇,皱着眉问我。

    “被火……”我抬起头,拿胳膊擦了把眼泪,哽咽着说,“被火烧死了……她是为了救孩子,不然也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我难过的都要疯了!后来我想到了小优的话,她说疗养中心一直都是江姐的;如果真是这样,那么这场大火,肯定是有人故意放的!

    而那个人,必是江旭无疑!因为那天,总公司巡视组来江城,只有金老狗和江旭,看了疗养中心的备案;如果这个疗养中心,真的是江姐手里的项目,而且还干得这么好,江旭肯定着急了!

    一块开发区的地皮,再加一个红红火火的疗养中心,江旭肯定感受到了江姐的威胁,所以才找人放了这么一把火!

    只要疗养中心烧了,出人命了,完蛋了!那仅凭开发区的项目,江姐完全威胁不到他争夺董事长的机会!

    咬着牙,我从地上爬起来,死死捏着拳头;那时候,我旁边的江姐,听到小优的死讯后,整个人都傻了;就那样呆呆地蹲在地上,手里抱着孩子,一动不动……

    后来孩子哇哇大哭,这才把江姐,从震惊中叫回来;她一边擦眼泪,一边晃着怀里的孩子说:“宝宝不哭,你饿了吗?妈妈这就给你喂奶粉,妈妈买了好多奶粉,还有漂亮衣服;妈妈会疼你的,从今天起,你就是妈妈的全部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听了江姐的话,我望着救护车离开的方向;泪水从眼眶里溢出,就那样沿着脸颊,啪嗒啪嗒往下落。

    小优说的对,江姐一定是个好母亲!所以我们的孩子,再也不会像小优一样,从小吃尽苦头、尝尽人情冷暖了;因为他有一个善良的妈妈,和一个从不向命运低头的爸爸。

    小优,一路走好;江旭,你这个狗杂碎,等着吧,我早晚有一天,会将你碎尸万段!

    抹掉眼里的泪,我知道这个时候,作为一个男人,我还不能太过悲伤;小优不在了,江姐难过的都慌神了,所以不管情况多么混乱,我都必须要扛起来。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伸手把江姐拉起来说:“姐,孩子应该是饿了,你去冲点奶粉喂喂他吧,这里交给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冲奶粉,姐这就去;不能饿到小宝宝,他没有妈妈了,没有了,太可怜了……”她语无伦次地说着,又拉着旁边的一个服务员,匆匆忙忙就朝车的方向跑。

    我转过身,先过去帮着警察疏散老人,然后又让疗养中心的一些干部,迅速腾出一批房间,把老人安置下来。忙活完之后,我又打电话给李恩旭,让他立马过来帮忙。

    安排完以后,四楼五楼的大火,基本已经扑灭了;浓浓的烟雾,和黑漆漆地水渍,从大楼里溢了出来;几个警察拿着录音笔,正拉着疗养中心的门卫,以及相关人员做笔录。

    我抖着手,刚从兜里掏出烟,还没塞进嘴里,就掉在了地上;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,感觉浑身都被掏空了,特别虚弱,连抽烟的力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我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,小优她才过了几天好日子啊?就这么没了,为了救孩子,葬身大火……

    后来靠在墙边,我两只手攥着电话,放到耳边说:“爸,明天董事会选举之后,我要江旭——死!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,江父听了我的话,赶忙就问:“小炎,怎么了?我听你声音不对,是不是出事了?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,紧紧咬着牙说:“一切按原计划进行,不过还要在他原有的罪名上,再加一条:恶意纵火,伤财害命!”说完,我狠狠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江旭,你完了;这一次,就是天皇老子,也救不了你!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我就呆呆地靠在墙边;后来有两个警察过来,轻轻拍了拍我肩膀说:“王助理,刚才我们调了监控录像,发现有几个人的行迹,非常可疑;所以这场大火,不排除别人纵火的可能。我们想问您,你们公司,跟别人结过仇?”

    “嗯!”我点点头说:“如果这场大火,真是有人故意纵火的话,我敢肯定,一定是金鼎集团的二股东,江旭干的!除了他没有别人!”

    “好,谢谢您给我们提供这么宝贵的线索。”一个警察很肃穆地看着我说,“具体的起火原因,要等大火扑灭以后,我们到现场勘查;至于那几个行迹可疑的人,我们也会全力搜捕!最后,请节哀吧……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努力掏出一根烟,咬在嘴里深深抽了一口。

    大约半小时后,李恩旭带着公司那边的人,风风火火赶来了。

    我跟他说:“恩旭哥,明天我和江姐,要去广州参加董事会选举;这里的一切,就全都交给你了!将老人安抚好,配合好警方的调查;疗养中心不能垮,这是小优,也是江姐和咱们,所有人的心血!”

    李恩旭紧抓着轮椅,红着眼睛说:“放心吧,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,只要他们没出江城,就绝对跑不了他们!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我拍了拍他的肩膀,“谢谢了!”说完,我直接往餐厅那边走。

    进去以后,江姐怀里抱着孩子,手里拿着奶瓶,一边哭,一边给孩子喂奶。

    我们谁也没有想到,本来好好的一切,我们下午还跟小优有说有笑,江姐还给她炖了猪蹄汤;可突然之间,人就没了,疗养中心还发生了这么大的事……

    走到江姐身边,我看着正在喝·奶的小家伙;他似乎困了,一边吸着奶,一边垂着眼皮。后来江姐把他交给服务员,转身抓着我胳膊说:“小炎,现在怎么办?咱们给金家打个电话吧,毕竟小优,是金家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也没报多大的希望;金老狗都跟她断绝关系了,还会在意她的生死吗?

    可怜的小优啊,不过好在,你现在终于有家人了;一个姐姐,和一个哥哥。

    他们——是真心爱你的!

    如果金家不要你,我会以爱人的名义,把你葬了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