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3.生命之痛

    在房间的最南头,靠窗的位置,小优的半个身子,被书柜压在了那里;熊熊的火焰在书柜上燃烧,小优两只手举着孩子,就那样伸在窗户边上。

    孩子裹在被子里,还带着嘤嘤的哭泣声;那声音不大,却早已穿透了我的心!他没死,还活着,小优真聪明,那天刮的是南风,风从外面朝里吹;小优把孩子放到窗前,这样能最大限度地让孩子,呼吸到氧气了!

    我含着眼里的泪,拼命地抽打着书柜上的火焰!“小优,别害怕,我来了,我来救你们娘俩,谁都不会有事的,知道吗?!”

    一边说,我咬牙推开书柜,当我再转身去看小优的时候,她整个后背…都烧焦了……

    看到那一幕,我想我整个人都要疯了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?!凝视着她黑乎乎的后背,和已经烧掉了一半的头发,我几乎声嘶力竭地朝她喊:“小优!你千万不要有事啊!”

    扑过去,我左手把孩子抱住,右手搂住小优,感觉天都要塌了!

    当时小优眯着眼,气息微弱地看着我说:“孩子…孩子没事吧?!”

    “没事,他还很好,你也不会有事!小优你看,消防车已经到了,我们马上去医院,你不会有事的,知道吗?”我泪雨交加地看着她,我不知道老天,为何要这样,这么对待小优!

    她刚刚过上好日子,她变得那么温柔善良,为什么还要这样?为什么?!

    小优虚弱地动了动嘴说:“小炎,好好照顾咱们的孩子,江…江姐是个好母亲,她会照顾好小甘来的,是…吗?”

    我抱着她们娘俩,一边朝楼下喊,一边又跟小优说:“不许你这么说!你要好好的,你才是孩子的妈妈!你看,消防车已经朝咱们开过来了,他们正在搭云梯;马上了,你再坚持一会儿,楼下就有急救车!”

    我话刚说完,被我移开的书柜,咣当一下裂开了;书本和木头砸到地上,一股呛人的热流,猛地朝我们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赶紧用后背,护住她们娘俩;气流打在后背上,瞬间传来一股火辣辣的灼热!

    小优靠在我怀里,我似乎能感觉到,她的气息正变得越来越微弱;“小…炎,疗养中心这个项目,还是…江姐的;其实那次,从你家回来,我…就后悔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优你别再说了,有什么话,咱们留到以后再说好吗?!”我哭着,特别心疼地看着她;我不希望她有事,真的不希望!

    “没…机会了。”小优嘴角,特吃力地笑了一下,“小炎,爱一个人,是付出,不是索取,我懂得这个道理了;所以…我把疗养中心给你们,我希望有一天,你…你能看到我的好,看在孩子的份上,你会爱我……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她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,抓着我胳膊说:“有一天,你…会爱我吗?”

    我憋着哭红的眼睛,死死咬着牙,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好多画面。

    第一次见小优,还是去年总公司年会,我各种骂她、刁难她,她却一点也不生气,还厚着脸皮跟我说话。

    后来我去金家偷U盘,她接连救了我两次命!这里面,我不否认她想利用我,打倒她哥哥;但救命就是救命,她不救,我当时就死了!

    后来我们去了她老家,我仍记得那个孤独的女孩,她坐在坟前,特别无助的样子!一个人、一座坟,那幅画面,早已深深地烙印在了我脑海里……

    不知不觉,我竟发现,我和小优之间,竟然有了这么多的往事!或许之前,我并没有在意那些;可是小优,她这个孤苦伶仃的丫头,或许我为她做的任何一件事,都成了她生命的全部了吧?!

    我是第一个陪她回老家的男人,也是第一个,教她善良、让她做个好姑娘的人。最令我想不到的是,她听了我的话,也做到了,而且做得特别好,让人感动!

    “小炎,谢谢你!谢谢你在我冷的时候,脱下自己的外套,披在我…身上;谢谢你在我…被人辱骂的时候,挡在我身前,跟别人…打架……”

    她艰难地咽了口气,抬手碰了下我的脸说:“这些…我都不会忘,永远、永远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小优的眼睛,一点一点闭上了;那一刻,窗外消防车的云梯,一点点攀升,却再也挽不回,那个孤苦一生的姑娘了。

    窗外的风吹在我脸上,吹动着小优长长的睫毛,吹着我身后,无情的大火。

    仰望天空,我似乎看到了一个姑娘,她在一点点飘向远方,飘向那个叫天堂的地方。

    或许那里,有她的母亲;或许那里,没有孤独和虐待;小优她应该去天堂的,因为上天,欠她的太多了……

    后来消防警察,从我怀里接过孩子,又把我和小优,沿着窗户接到了云梯的平台上;整个过程,我都是麻木的、混沌的,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,我们,到底怎么了……

    生命中,有太多难以承受的痛苦;而生命本身,或许就是最大的痛苦吧!

    看着眼前的生命,已离我远去;那时候,站在高高的云梯上,我是多么想大喊一声:小优!我爱你!

    可是她再也听不见了,说任何话,做任何事,都已于事无补……

    从云梯上下来之后,小优直接被医生,拿担架抬走了;我怀里抱着孩子,他在哭,那声音特别悲伤,就仿佛他知道自己的母亲,已经离开了他一样。

    后来江姐冲过来,一把抢过孩子,紧紧抱在怀里说:“宝宝不哭!孩子没事,真的太好了,太好了!!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赶紧又看着我说:“小炎,小优呢?她人呢?怎么只有孩子?!”

    我咧着嘴,几乎泪流满面地,哭得像个孩子一样说:“她…她走了!再也回不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江姐愣住了,她盯着我,满脸的怀疑;那眼神好像在审视我,看我有没有开玩笑。

    我一屁股坐在地上,把头埋进膝盖里,那些压抑在心底的哭声,再也抑制不住了!手抓着冰冷的水泥地板,我咬着自己的胳膊,近乎绝望地紧闭双眼,任由泪水爬满脸庞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