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.善良的江姐

    那天江姐开着车,我们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转了个玩儿,去了市里的孕婴超市。

    她先是买了很多奶粉,都是进口的;又到人家卖婴儿服装的专柜,挑了七八件小孩穿的衣服。

    我说:“姐,孩子那么小,用不着买这么多衣服;小孩一年一个样儿,明年这些衣服就穿不上了,多浪费?!”

    她却白了我一眼说:“你懂什么啊?咱们家的小宝宝,就要打扮的漂漂亮亮的!姐姐比你们大,方方面面的都得考虑;要指望你们俩孩子啊,那宝宝可遭罪了!你们懂什么啊?那么年轻!”

    说完,她又问人家这些衣服,是不是纯棉的,有没有异味,会不会刺激孩子的皮肤……

    她可真细心,那孩子明明不是她的,是我和别的女人生的;她却这样,没有埋怨我、怪罪我,就跟她才是那孩子的妈妈一样。

    我看着她,这个美丽的女人,白皙的手指不停地翻弄着婴儿装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,那样子既温柔、又贤惠。

    后来她还和人家卖衣服的聊上了,说孩子该怎么养,平时注意什么,多久洗一次澡……

    我抿着嘴,直接走出了孕婴超市,掏出烟,就坐在门外的台阶上抽着。

    望着天边的云,和午后黄昏漂亮的彩霞,那个时候,我真的有种说不出的幸福。

    江韵和金小优,她们都是好女人;在生命的某个节点,我们突然就遇到了,彼此之间发生了关系,成了一家人。

    我想老天对我真好,我王炎一个穷小子,竟然能遇到这么好的女人们;所以我还有什么不开心的呢?我想以后的生活里,我会好好去呵护她们,尽一个做男人的责任!

    买完衣服后,江姐手里提着大包小包,手忙脚乱地从超市里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哎,别老抽烟,过来帮我提一下!”她朝我走,我赶紧跑过去,把她手里的东西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姐,你怪我吗?我和金小优,我们有了孩子……”我低着头,心里特别愧对她;毕竟我们还没结婚,我就已经做父亲了,而孩子却不是她的。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猛地一回头,咬着银牙掐了我一下说:“怪!怎么不怪?你以为姐姐,是那种大度的女人吗?我才不是,我比谁都小心眼!”

    她这话,把我吓得一咯噔!可她接着,竟然“噗嗤”一笑说:“可怪又能怎样呢?这又不是你的错;而且啊,当我看到那孩子的时候,你知道吗?我心里所有的怨恨,瞬间就没了。他好漂亮,就像缩小版的你一样;姐姐当时就想,你小时候也是这样吗?真可爱,姐都喜欢死了!”

    “姐,谢谢你!谢谢你的包容。”站在车前,我朝她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呵!傻瓜,咱们之间,还用说这些吗?”她白了我一眼,就打开车门。

    我们把东西装进去,江姐开着车,又带我去菜市场买了猪蹄什么的;她说猪蹄下奶,现在小优是哺乳期,该补的都要补!

    她这样说,手里还拎着猪蹄;我就猛地抱住她,在菜市场里,那么多来来往往的人,我一下亲到了她嘴上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愣住了,眼睛睁得特别大,仿佛被我的举动吓到了;她对我这么好,我不知道该怎么回报她;我能想到的,就吻住她的唇,告诉她我爱她,这一辈子都不会变!

    被我吻着,她慌张地看着周围;后来有个老太太,拄着拐棍路过我们的时候,不停地摇头说:现在的年轻人,真不知道害臊!

    江姐听了这话,脸都红死了;她用力推开我说:“你…你干嘛啊?!这么多人,你…你不要脸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红着脸就往车那边走,就跟犯了多大的错似得!跟在后面,看着她娇羞的样子,我都高兴死了!28岁的女人,还能这么害羞可爱,不能说没有,但很少见……

    到了家里以后,我们劳碌了一天,本应该歇歇的;可她却闲不住,提着猪蹄就进厨房,开始拿砂锅炖汤。她一边忙活,还一边说:“小炎,一会儿炖好了汤,咱们给小优送过去;这丫头现在得补,身子那么弱,哪能行?!而且啊,母亲奶·水少的话,容易饿着孩子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,我鼻子突然酸了一下!这个傻女人,她总是为别人着想。

    想想当初,小优是怎么对她的?转移公司资金,要挟她跟我分手,往她办公室里扔死老鼠……

    可是她却不计前嫌,满脑子都是小优的健康,孩子的抚养;她为什么要这么善良?她心里就没有一点仇恨吗?

    我想,这就是以德报怨吧!不过好在如今的小优,已经变成了一个善良的姑娘,我想将来,她们一定能成为亲密无间的姐妹!

    猪蹄炖好以后,她拿保温瓶装了起来,又炒了两个菜,一起装进了饭盒里。

    弄好以后,她擦了擦额头的汗,朝我微微一笑说:“小傻瓜,饿了吧?走,咱们去疗养中心,跟小优一起吃!”

    我赶紧站起来说:“姐,你歇会吧?!昨天晚上孩子哭闹,你就没怎么睡觉;今天又忙了一整天,不累啊?”

    她把饭盒装进塑料袋里说:“累什么啊?突然一下子多了个妹妹,姐好开心的,特别想好好疼她!还有甘来那个小家伙,姐都喜欢死了!”

    她还真是来劲儿,脸上挂着满满的笑;可能我不是独生子女的原因吧,体会不到她内心的那种快乐。

    我就过去,帮她提着东西,她一边锁门一边说:“对了小炎,我可告诉你哦!将来小优跟咱们生活在一起,你可不能跟她怎样,知道吗?人家丫头还年轻,将来是要嫁人的,不能耽误人家的幸福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姐,我的为人你还不知道吗?我怎么可能,去做那种事?!”我皱着眉,特无辜地说。

    “切!男人啊,呵,说不好!”她得意地仰着下巴,步伐轻快地过来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去疗养中心的路上,天已经黑了;我靠在座椅上,手里扶着保温瓶,脑子里不停地想着:都说苦尽甘来,孤苦无依的小优,现在终于有人疼了吧?!

    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小优的好日子,仅仅就过了这么两天……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