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.苦尽甘来

    提到孩子,我的心猛地缩了一下;那年我22岁,就已经做父亲了,当时的心情很复杂,有惊恐,也有欣喜!

    从床沿上站起来,我羞涩地不知道该迈哪只脚;江姐却抢先一步,跑到婴儿床前,伸手把孩子抱了起来说:“天哪!小炎你快看,他好漂亮啊!你看看他的眼睛,跟你好像!”

    我眼神闪烁地看了孩子一眼,但就是那么一眼,我浑身就像过了电一般,那是种说不出来的滋味;感觉自己,突然一下子就成熟了好多;无形中的责任感,瞬间塞满了心田。

    我朝他走,江姐就抓着他胳膊,朝我招手说:“小家伙,你看看他是谁?他是你爸爸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伸出手,轻轻碰了一下他的小手,软绵绵的,还带着温度;那时候,我感觉心都要融化了,特别奇妙。

    转过头,我去看小优;她躺在床上,侧脸朝我们微笑着;不知为什么,那一刻我觉得金小优好美,这种美与外表无关;那时一种善良的、母爱的美。

    她似乎真的变了,再也不是那个刁钻的、满腹心计的女人了;此刻的她,虽然脸颊泛白,但却是那么圣洁、迷人。

    我说:“他…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小优抿着嘴说:“叫甘来,王甘来。”

    江姐愣了一下说:“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啊?”

    小优一笑说:“苦尽甘来!我吃了一辈子苦,终于苦尽甘来了;他就是我的希望,是我所有的幸福!我的生命,因为有了他,才看到了这世间,善良温暖的一面。”

    我深深吸了口气,不停地点头说:“苦尽甘来,王甘来,好听,小优你真棒!”抿着嘴,我转头看着这个小家伙,他似乎还不认识我,被我一看,咧着嘴就要哭。

    江姐就赶紧抱着他,放在怀里摇着说:“小家伙,那可是你爸爸,不哭知道吗?他会疼你的,将来还要带你去游乐场玩儿呢!”

    被江姐这么一哄,小家伙竟然笑了,还抬着小胳膊,去抓江姐头发。

    小优就很幸福地看着甘来,微笑着说:“他好幸福,生下来就有两个妈妈;比我好,我连一个妈妈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我就走到病床边,摸了摸小优的脸说:“傻丫头,至少现在,你有疼你的哥哥和姐姐;我们是一家人了,你有亲人了不是吗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小优很听话地点着头,眼睛里却一点点溢出了泪;江姐就说:“小优,等你身体康复了,咱们一起去小炎老家吧;那次你走得急,你都不知道,他家里好多好吃的呢!而且他们村北面,那个海边特别美!尤其晚上的时候,还能看到灯塔和邮轮呢!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一起去!”小优眯着眼睛,开心地点了点头,接着又长舒了一口气说,“有家人了,还有了自己的宝宝!这么多年,我是第一次感觉到,原来活着还能这么美好啊!”

    “我们会一直美好下去的!”我擦着她眼角的泪,其实自始至终,我都没觉得小优很坏;她只是迫不得已,她生在金家,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后来疗养中心的医师来了,她给小优做了下检查,最后一笑说:“没什么大事,就是受了点轻伤,休息两天就没事了。对了,她现在身子弱,多吃点饭,补充些营养。”

    听到小优没事,我和江姐开心地不得了;江姐把孩子放下来,转身跑到小优这边,拉着她的手说:“小优,等你出了月子,就搬到我那里住吧;这样咱们一家人开开心心,还能照顾小甘来。这孩子,可爱死了,姐都不舍得放下呢!”

    小优抿着嘴说:“那多不好啊?打扰你们二人世界;我在疗养中心挺好的,这么多人照顾我和孩子,挺不错的!”

    我就说:“都是一家人了,还见外啊?而且我儿子,我得天天看着他,尽一个做父亲的责任!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小优!咱们是一家人,不能见外的!”江姐拉着她的手,很亲昵地说着。

    江姐从小是独生女,她一直希望有个弟弟或妹妹的;而如今,她一下子有了两个,简直开心死了!

    最后小优拗不过我们,才微笑着点头说:“那行,听你们的!我现在想休息一会儿,你们去跟孩子玩儿吧。”

    我就赶紧给她掖了掖被子,轻轻摸了摸她额头;这个傻妮子,刚才金老狗打她的时候,可把我吓死了。

    说句良心话,小优几次三番救过我的命;即便她不怀我孩子,我也不会袖手旁观的;不管我们之间,曾经有过多少恩怨,但做人,就要讲良心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和江姐在那里陪了她一夜;直到第二天下午,小优能下床走路的时候,我们俩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姐,小炎,你们都陪了我一夜了,赶紧回去休息吧。我没事了,你们不用担心的。”她怀里抱着孩子,坐在床边跟我们说。

    “哎呀,一点都不累!如果累的话,旁边这么多房间,我们到隔壁睡一觉就行了!你现在还没出月子,哪能少的了人照顾啊?”江姐一边倒水一边说。

    小优就说:“姐,真的不用在这儿,你们明天下午,还要参加董事会的选举;今天早点回去吧,好好休息,明天到了广州,一定要成功!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我突然想起了疗养中心备案的事;我说:“小优,疗养中心到底是怎么回事?这不是你手里的项目吗?既然这样,你父亲为什么还要打你?!”

    听我提这个,小优微微一笑说:“秘密!总之你们回去休息吧,如果因为我,耽误了行程,错失了选举董事长的机会,那这个罪过我可承担不起!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江姐最后点点头说:“那好吧,你多注意休息,多吃饭!正好到了广州那边,我和小炎也安置套房子,到时候把你们娘俩接过去住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和江姐又看了看孩子,这才依依不舍地从疗养中心离开。

    那时候啊,坐在车上,我心里真的有种说不出的幸福!可在这幸福之中,又带着隐隐的担忧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为何要担忧,可心里总是诚惶诚恐的,总觉得有些事情要发生……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晚六更好了,差一点就直播吃屎了……谢谢大家的支持,刀刀拜谢了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