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8.金小优的异常

    在开发区呆了近一个小时,直到董事会成员,核对完相关数据,我们这才坐上大巴,往疗养中心赶。

    在车上,江姐就转过头,看着后排的江旭说:“叔叔,您说万一这次,我竞选不上董事长,那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江旭立刻眯着眼睛,悄悄趴过来说:“丫头,你放心吧!这次的董事长选举,咱们江家志在必得!后边还有叔叔呢,你什么都不用怕!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?!”听到这话,江姐满脸的开心。我就在旁边笑而不语,这个傻妮子,你叔叔说的是“江家”志在必得,不是“江韵”志在必得;后面还有叔叔,那是因为,你叔叔想抢你的位子,置你爸爸于死地!

    可这些话,不到董事长选举那天,我可万万不敢说;江旭这个丧心病狂的畜生,谁知道在这三天里,他还会出什么幺蛾子?!

    车子一直向前行驶,当时金小优坐在前排;但她总时不时转头,朝我这边看;我也抬头看着她,嘴角带着冷笑;这个满腹心计的女人,她这是向我挑衅吗?她真的以为,董事长的位子,她志在必得了吗?

    不到最后一刻,我们都不要太得意!江旭都还没露头,我们更不着急,真正的对决,还没开始呢!

    我冷眼看着她,只是金小优看我的眼神,倒不像是挑衅;那种感觉不太好说,有点暧昧、无奈和惊恐的样子。

    车子进了疗养中心以后,说实话,我挺震惊的!虽然我听说她这里干得不错,但在这一年里,我几乎很少过来。

    现在的疗养中心,不但规模又扩大了很多,而且还开设了很多其它项目;金小优带着我们往里转,很多老人见到她,都很热情地打招呼。

    当时的情形,我都有些发懵了!金小优不是冷血动物吗?她怎么跟这些老人,关系处的这么好?!

    后来我抓住一个服务员,在队伍后面问她说:“你们这个金总,为人处世怎么样?”

    服务员一笑说:“金总啊,肯定没话说!对我们服务人员好,对老人更好!您不知道,她怀孕的时候,院里的老人可上心了,都把她当自己的亲闺女一样疼!因为这事儿,金总还哭了好几天呢!金总命苦,从小就没有母亲,她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,这些老人们,就都是她的父母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服务员抿抿嘴说:“以前江总就够好了,其实说实话,江总再好,我们也感觉她是领导,是外人;但金总给我们的感觉,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!跟我们一起吃,一起睡;做人将心比心,她挺着大肚子给我们谋福利,好多老人都感动地抹眼泪呢!”

    听过这些,我整个人都震撼了!打死我都没想到,金小优竟然还有这么善良的一面!也是啊,小优从小缺爱,而这里的老人,又是那么地善良。

    跟他们在一起,小优又怎么能不感动?疗养中心又怎么能发展不好呢?!这里是老人的归属,同样也是小优的归属啊!

    或许在无形之中,她早已经转变了吧?!只是我的离开,让她寒了心;所以她才会那样对我,不让我见孩子。

    挺好的,她被人关爱,积极向上,这不就是我一直想要的吗?

    某天,我想我们会消除隔阂,成为家人的!待那时,我一定拿她当亲妹妹一样疼爱,一定的!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擦了擦湿润的眼睛,跟着队伍去了小优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进去以后,金老狗往椅子上一坐,满脸喜悦地点着头说:“好!真好!大家看看,小优今年才22岁,她能做到现在这种成就,你们觉得这丫头的潜力怎么样?!”

    周围的股东,包括江姐在内,都不自觉地点着头;说实话,我也很服气!我早就知道,金小优其实很不简单,只是她生在金家,一直得不到重用而已。

    如今,这个疗养中心,真的让她大放异彩了!不管当初,她是用什么卑鄙手段,得来的这个项目;但总之,如果放在我和江姐手里,绝对做不到现在这样!

    “小优,爸爸真是看错你了!早知道当初啊,我就不应该培养你那个饭桶哥哥!是爸爸错了,这些年委屈你了。”金老狗拍着小优的肩膀,叹息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爸爸,该说对不起的人,应该是我……”得到金老狗的夸奖,小优非但不开心,反而忧心忡忡的。

    金老狗哈哈一笑说:“傻丫头,你跟爸爸道什么歉?对了,疗养中心的备案和相关手续呢?这个都是要查的,你赶紧拿出来,咱们走走程序吧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金小优竟然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!“爸,这个……”她犹豫着,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;本来她还没出月子,脸就有点蜡黄;而此刻,当听到要查备案的时候,她整个人都没有血色了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?”金老狗笑着,抓着小优的手说,“闺女啊,就是走个过场,这有什么好犹豫的?难道疗养中心,不是咱金鼎集团的产业?”

    “是!怎么可能不是呢?”金小优赶紧点头,有些慌张地掏出钥匙,去开档案柜上的锁。

    其实巡查组检查这些,都是理所应当的,相当于固定资产检查,每年都要核实一次;不过看金小优的反应,似乎有些反常!难道这个疗养中心,不属于公司资产?这不太可能啊?!

    我正疑惑着,金小优就把档案盒拿了出来;她递给江旭以后,竟然有些害怕地站到了墙角里。

    那时候,不但是我,就连一旁的江姐,都有些疑惑了,她指了指墙角的金小优说:“小炎,小优有点不对啊?她怎么了?!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向金小优,她竟然手抱胳膊,缩在墙角里打哆嗦。摇摇头,我还没来得及说话,手拿档案的江旭,却狐疑地转过身,看着小优说:“小优,这档案是不是弄错了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小优几乎缩着身子,很害怕地摇头说:“没…没错,就是这个!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那一刻,江旭的眉头,都拧成了疙瘩。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四更了,还有两更,刀刀正在写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