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6.选举临近

    看着杜鹃离去的背影,我眉头都拧成了疙瘩。明明可以离开,她现在有机会摆脱一切,去找大头;可为什么她不同意?!我真的想不明白!

    后来到了家里,我把杜鹃的事情,跟江姐说了一下;我相信女人与女人之间,应该能相互理解的吧。

    江姐就摸着我脑袋说:“小傻瓜,看来你还是不了解女人啊!如果她真的爱上了一个男人,那么绝对会为他守身如玉;倘若某天,身体脏了,她便再也不会,出现在那个男人的世界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大头不在乎那些!”我皱着眉说。

    “但是她在乎,无比地在乎!”江姐立刻反驳我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明明那么相爱,身体脏了又如何?只要心是干净的,就没什么不可以的!”我置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不是女人,更不是像杜鹃那样的女人!在这世上,越是高傲的女人,她在自己心爱的男人面前,就越要保持纯洁;如果纯洁都没了,那自尊便也没了;而自尊,便是她的生命!”

    江姐虽然说得有些道理,但我觉得,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。杜鹃有多么爱大头,我比任何人都清楚!我想这里面,一定还有其它原因;否则杜鹃,不可能一直赖着那个老头子不走的!

    见我沉默不语,江姐微微一笑说:“傻瓜,总有一天你会懂的!如果某天,姐也和杜鹃一样的话,那我为了这份自尊,甚至连命都可以不要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这么说!”她一提这个,我心里没来由地一阵惶恐;抓着她的手,我有些害怕地说,“姐,我们不会有那么一天的,永远都不会!”

    “傻瓜!姐就是举个例子而已,瞧把你吓得。”她朝我眨眼一笑说,“我就是想说,我和杜鹃很像,属于同一类女人吧;这辈子只会爱上一个男人,一旦失去了,便再也不会爱了。所以啊,你要好好对姐姐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很听话的点点头:“嗯!姐,我最大的愿望,就是能和你结婚,给你幸福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她特开心地一笑说:“那咱们结婚啊!呵,你个小不点儿,连年龄都不到,结什么婚啊?男人就会甜言蜜语,不靠谱!”

    我就不爽地说:“那能怪我啊?谁叫你老牛吃嫩草的?我这么小,你也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、你!”她一下子被我气到了,竟然伸手扭着我耳朵说,“你说谁是老牛?你才是老牛!天天就知道在床上耕地,你说你是不是老牛啊?”

    “噗呲!”这个女人,她可真下流,怎么这种荤话,她也敢说啊?还面不改色心不跳的。不过我想,城里的女人就这样吧,很开放、很够劲儿。

    让江姐这么一闹,我心里又不怎么担心杜鹃了;虽然没有爱情,但至少她现在衣食无忧,而且还干了个经理;她是学舞蹈毕业的,能坐上经理,管理一个厂子,也确实蛮好的。

    时间在幸福的时光里过得飞快,那段无忧无虑的日子,或许是我和江姐,最快乐的时光吧!

    夏天里,我们手牵着手,沿着江边漫步;秋天的时候,我们还回广州住了一段时间,陪了陪她母亲。

    只是金小优,再也没让我,进过她的家门,没跟我说过一句话。她只是疯狂地工作,虽然挺着大肚子,却把疗养中心搞得风风火火;后来还直接搬进了疗养中心,让服务员照顾她的饮食起居。

    作为孩子的父亲,当我看到小优,每天挺着肚子,却要不停操劳的时候,其实心里挺不落忍的。她从小孤独,一生受苦;尽管她做的很多事,伤害了我和江姐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和她越来越大的肚子,那些让人愤慨的往事,也烟消云散了……

    可每一次,我想伸手帮她的时候,她总是冷着眼看我说:“王炎,你不要跟我假惺惺的!你不是想跟她在一起吗?你去啊!等我坐上了董事长,你们就后悔去吧!”

    她总是这样嘴上不饶人,其实这个傻丫头不知道,我们早就不指望疗养中心了!她现在所做的一切,都是徒劳而已。

    但江姐也说了,等她坐上董事长以后,会给金小优一个合理的安排;金家人虽坏,但对金小优可以网开一面;因为毕竟,她是我孩子的妈妈。

    转眼间到了11月份,我们的孩子,已经出生快一个月了;之前金小优生孩子那天,我和江姐都去了;但最后却被金小优的手下,挡在了门外边。

    时至今日,我都未曾见过孩子一面,连男孩女孩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姐,今天见了总公司巡视组的人,你可要憋住了,千万不要暴露咱们,江淮集团股权的事!”去公司的路上,我紧张地跟江姐说。

    “嗯,放心吧,姐心里有数。”她一边开车,一边点头说,“对了小炎,都到这时候了,你应该告诉我,咱们最大的竞争对手,是谁了吧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说:“姐,现在还不是时候,等董事会换届那天吧;到那时,一切便水落石出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立刻撇撇嘴说:“不说就不说,我还懒得知道呢!不过再有几天,董事会就该换届了;一想到这件事结束以后,就能见到爸爸了;姐心里,真开心……”

    我伸出手,紧紧抓着她的手;这一天,我又何尝不在期盼呢?待那时啊,一切便都结束了!我和江姐,再不用这么辛苦,提心吊胆了。我们幸福的日子,就在眼前了。

    到了公司以后,我们全在会议室恭候着;金小优还没出月子,但也来了,她的身子还有些虚弱,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我想若不是此刻,我们站在对立面,我一定会走过去,关心一下她的;虽然我们没有感情,但无论怎么说,这中间还夹着孩子。

    但她自始至终,也没看我一眼,我猜她心里应该有恨吧?但能怨谁呢?这是她自己选的,如果当初,她放弃疗养中心,我可能早就跟她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大约十点多的时候,巡视组的人来了,是我们集团董事长金老狗,亲自带的队,总公司大大小小的股东,一共二十余人,全部来到了江城。

    因为这一次的巡视,将会决定公司未来的掌舵人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三更马上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