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5.敲定协议

    听江姐要拒绝,任国富脸色一变,嘴角的那颗师爷痣,微微抖动了一下说:“江总,15%的江淮集团股份,这是我们最大的让步了!”

    江姐很从容地一笑,但还是摇头说:“我们的底线是25%,不用说您也知道,这份新型抗生素的价值,将来的市场有多大;我们金鼎集团旗下,也有药厂,我父亲和我叔叔,都是制药出身,如果您不同意,那我们只好自己生产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!”任国富眼眉一抖,立刻朝杜鹃使了个眼色;杜鹃有些为难地看向我说,“小炎,看在咱们的交情上,20%吧;如果25%,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。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向她,她似乎很害怕任国富,几乎对他唯命是从;而且任国富看杜鹃的眼神,一点也没有情人的那种溺爱;那时候,我其实特想问杜鹃,她过得幸福吗?眼前这个男人,对她好吗?

    纵然心中有太多的疑问,但我最后还是说:“别20%了,杜鹃是我同学,就15%吧!”我做出这么大的让步,其实还是想让任国富,看到杜鹃的价值,让他对杜鹃好一些。

    听我这么说,全场的人都愣住了!任国富满面欣喜地看着我说:“小炎兄弟,你说话算数?!”

    我抿了口桌上的酒说:“先别高兴的太早,15%的股份,只能换来我们的授权,并不是买断!当然,我们也不会轻易把技术,泄露给其它厂家;如果我们这么干了,你们收回股权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这项抗生素技术,绝对不能走买断程序;如果一旦被他们买断,他们再拿着技术授权给别人,那我们就亏大了。

    任国富眉头一皱,握着酒杯的手,不自觉的晃了一下;但他还是微笑着说:“王炎兄弟,我决定了!就按刚才江总的意思办,25%的股权,直接买断!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我立刻说,“任总,请你理解,我们也有我们的难处;若不是看在杜鹃的面子上,我们都不会来参加这次招标会!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说,全场人顿时屏住了呼吸!我算是看出来了,他们这次,是铁了心想买断这项技术!但越是这样,我就越觉得自己,还没彻底认清这项技术的价值。

    时间在沉默中一点点度过,我心里紧紧捏着一把汗;如果这次谈判要吹了,那我可真就没地方后悔了!但我坚信,他们对这东西如此迫不及待,所以今天的合作,绝对不会吹!

    任国富思考了半天,最后咬着牙,重重地点了下头说:“嗯,王炎兄弟这个提议,我们…可以接受!但也希望你们遵守承诺,不要将这项技术外传;否则的话,公司会立马撤销你们的股份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江姐微微一笑,赶紧举起杯中酒说:“那咱们就合作愉快吧!”说完,她另一只手在桌子底下,悄悄对我竖了个大拇指。

    那顿饭吃的还算愉快,而且任国富他们,是带着合同去的;这些人老成精的家伙,估计他们是怕消息泄露,我们反悔;所以当时在饭桌上,就要我们把合同签了。

    不过说句实在话,我们比他们还要着急!毕竟董事会大选的日子,一天天逼近,江姐手里,必须得有一个强有力的项目做支撑,才能获得最终的胜利。

    当江姐的名字,一笔一划写进合同的时候,我们都松了口气;江淮集团15%的股份,干掉江旭——足够了!

    出了饭店以后,我们在前面走,杜鹃在最后面跟着;看她的样子,似乎在江淮集团的队伍里,挺没地位的。我就故意放慢脚步,后来跟她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我朝前面说:“你们先走,我跟杜鹃说两句话。”

    任国富一愣,随即又摆手说:“那行,你们聊,老同学嘛,都是感情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把杜鹃拉倒一旁,抓着她胳膊说:“杜鹃,任国富就是你男人吧?你怎么能…他那么老,怎么可以这样?!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问,杜鹃倒是没什么隐瞒;她理了理耳根的头发说:“没什么不可以的,当初要不是他,大头现在还在监狱里。”

    我长舒了一口气,又点头说:“好!咱不说当初,就说现在!你离开他吧,咱们现在有了技术,江姐还有公司,你离开他,跟着我们好吗?你陪了这老头一年,人情应该还上了吧?!”

    可杜鹃却抿嘴一笑,很感激地看着我说:“小炎,谢谢你!你们好好的就行了,不用管我;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,我真的打心底里为你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可以的!”我抓着她肩膀说,“离开他,咱们一起去找大头!咱们现在有钱了,你们可以过安稳日子了,在江城买车、买房,跟大头幸福的生活,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吗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杜鹃抿着嘴,眼睛里顿时含满了泪;她摇摇头说:“小炎,再也回不去了;如果有天,你遇见了大头,一定要告诉他,不要等我了,好吗?不说了,我该走了!”

    她擦了擦眼角的泪,转头就要走!猛地从后面拽住她说:“为什么?!他威胁你吗?有我在,你谁也不用怕;他现在需要咱们的技术,你就大胆离开,他不敢拿你怎样的!”

    “王炎!你不要再说了!”杜鹃回过头,牙齿咬着嘴唇说,“有些事情,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清的。而我能说的,就是你好好的,大头也好好的,看见你们幸福就好了;我无所谓,我也不再是当初的,那个单纯、干净的杜鹃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!”我皱着眉说,“你舍不得现在拥有的一切吗?我跟你说,等江姐坐上董事长,我们可以给你这些!”

    “不是!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杜鹃哭了,她似乎有难以言说的苦衷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为什么?你不爱大头了吗?那你也不至于,爱上一个糟老头子吧?!还是说你有什么把柄,被他握住了?”我红着眼说,“如果真有难言之隐,你告诉我,咱们跟他换!哪怕拿抗生素技术跟他换都行!”

    杜鹃闭上眼,深吸了一口气说:“小炎,好好过日子;将来见到大头,替我跟他说声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说完,杜鹃甩开我的手,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晚六更,先发四更,剩下两更马上写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