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3.地狱到天堂

    当时台上的男子,其貌不扬,大约五十岁左右;嘴角带着颗师爷痣,给人一种很精明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想包养杜鹃的那人,应该就是他吧!否则即便杜鹃再有能力,也不可能掌管一个分厂;而能做到这点的人,只有江淮医药集团的董事长。

    后来我闭上眼,心里一阵阵发痛!杜鹃那么好的女孩,那么年轻,最后却跟了这样一个老头子;这个世道怎么了?哪怕她跟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我都能接受。可眼前这个男人,不但老,而且还很丑!

    他在台上,从江淮医药起家,一直讲到今天的辉煌,各种废话连篇,听得我都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大约过了一个小时,这混蛋才开口说:“这次的标书,经过我们董事会的筛选和审议,一共选出了三家公司,作为最后竞标方!他们是……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台下原本昏昏欲睡的人们,瞬间挺直脊梁、竖起耳朵;最关键的时刻,马上就到了!

    “第一家,药城华医团队;第二家,省城米勒团队;第三家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江姐的手,猛地一下攥住了我;因为前两家,都不是我们公司,而第三家,将决定我们的生死!

    说实话,那一刻我也挺紧张的!但一想到我和杜鹃的关系,还有新型抗生素的价值,那种满满的自信,瞬间就传遍了全身。

    转过头,我微笑地看着江姐,用眼神不停地告诉她:放心吧,一定是我们,不会错!

    “第三家是…江城……”这个混蛋,他还挺会吊人胃口;不过听到“江城”两个字,我心里就有底了!因为我们就是以“江城金鼎有限公司”的名义,参加的这次竞标。

    “江城大学团队!”话音一落,现场掌声雷动!

    可那一刻,我脸上的笑容,瞬间僵在了那里;脑袋嗡嗡直想,感觉都要昏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怎么可能,这怎么可能?!那可是新型抗生素啊?!我们怎么会没有中标呢?这他妈的,江淮医药的高层,都是猪吗?!

    我颤着嘴唇,就那样呆呆地看着江姐;她也傻了,乌黑的大眼睛里,缓缓溢出了泪水。

    因为我们都知道,这次竞标,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了!如果拿不到和江淮医药的合作,那我只能去找金小优——卖身了……

    江姐闭上眼,两滴泪水沿着脸颊蜿蜒而下;我紧紧抓着她的手,死也不愿松开!

    明明有希望,我们可以在一起的;可为什么,为什么到了最后一刻,竟然出了这样的意外?!

    我无法接受,真的无法接受这种残酷的现实!后来我想到了那个齐秃子,是不是他捣的鬼,才导致我们没能入选的?!毕竟大会开始前,他跑过去跟杜鹃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可是杜鹃,她了解我们的情况,而且就以我们之间的关系,她绝不会出卖我的,绝对不会!可为什么呢?为什么就没有入选呢?

    当时我脑子里想了好多,特别乱!

    江姐整个脸色都煞白了,她扑进我怀里,手紧紧抓着我的腰。

    “小炎,没关系的,你不要难过好吗?”她抬手,慌张地擦着我眼角的泪。

    这个傻女人,她竟然还安慰我,其实最伤心的人,应该是她啊!一个是父亲,一个是爱人,此刻的她,却要再次面对这种虐心的选择。

    李恩旭的脸色也不好,他紧握着拳头,牙齿咯咯咬着说:“那个齐秃子,一定是他捣的鬼!回头我就让我叔叔查,要是查出来毛病,我办死他!”

    闭着眼,我忍着喉咙的哽咽;现在查谁都于事无补了,没有入选,那一切希望,便都破灭了!只是我想不明白,杜鹃她为何要这样做,为何要在这么关键的时刻,出卖我?!

    台上的竞标演讲轰轰烈烈,可那些话语传进我耳朵里,却如遭重击!

    后来我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姐,别怕,他们不识货,会有识货的人!只要咱们有抗生素的研发技术,就不怕没有项目!江淮医药的这群猪,不跟他们合作也罢!”

    可话虽这么说,但我心里却痛到了极点!我王炎没关系、没人脉,我到哪里再去找合作商啊?而且若真能找到,人家也不会开出这么高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江姐抬起头,长舒了一口气说,“小炎,这就是命吧!或许我爸爸,没有这个命。你不要伤心知道吗?这一切都与你无关。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落寞的样子,感觉心都要碎了;我给了她一个美好的期许,最后却在这里,狠狠撕碎了;作为一个男人,我觉得自己好无能,好无能……

    台上的演讲,在齐秃子慷慨激昂的演讲中结束;而最令我想不到的,竟然也是这个齐秃子,夺得了这次的项目合作权!

    我感觉整个人都要疯了,后来那个齐秃子,还专门带着人,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的走过;看着他小人得志的样子,我真想冲过去,揍这混蛋一顿!

    一切都晚了,完蛋了!我看着台上,杜鹃还交头接耳地,跟几个领导有说有笑;我真的恨死她了,她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杜鹃吗?

    一年不见,或许大家都变了吧!她在那种金窝银窝里生活,又怎还会惦记我这个,曾经一起吃过苦的同学呢?

    看着人流涌动的会场,我想我们也该走了吧;信心满满地来到这里,最后却要夹着尾巴逃走;我心里,真他妈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扶着江姐的手,我刚要站起来,兜里的电话却突然震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姐,等一下。”我说了一句,便赶紧拿出手机,上面是杜鹃给我发的短信:小炎,等一会儿再走,还有事!

    眯着眼,我猛地看向舞台上方;她竟然还冲我笑,还朝我挥手?!

    呵!好,那我就再等一会儿,我倒要看看,你这个老同学,老朋友,到底还能跟我说些什么?!

    人群散尽后,江姐有些着急说:“小炎,人都走干净了,咱们也走吧!反正没竞争上,留在这里让人笑话……”

    可她话还没说完,在舞台上的那些高层领导,竟然拍着长队朝我们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江淮医药的董事长任国富,还满脸赔笑地朝我们说:“江总、王总,让你们久等了!一会儿吃饭,我自罚三杯给你们赔罪!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五更八点左右哈!刀刀正在写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