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2.十成把握

    看着众人拦路,我就说:“赶紧闪开,毒针要扎你们身上,那就自认倒霉吧!”话音一落,前面那些人,顿时闪开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我推着轮椅,围着大厅就追;那个齐秃子,一边捂着裤·裆,一边气喘吁吁说,“别乱来,我跟你说,我可是江城大学的教授!”

    我就嚷着说:“打不到裤·裆,打屁股也行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齐秃子左手捂着前面,右手捂着后面,整个人跟个猴子似得,丢人现眼到了极致!

    最后他跑不动了,我把他堵到墙角里说:“齐教授,跟我兄弟道歉,立刻、马上!”

    “道…道歉?我没指名、没道姓,我道什么歉?!”擦着额头的汗,他嘴倒还挺硬的。

    “你要这么说,那我发射了,中了毒受罪的可不是我!”皱着眉,我冷笑说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他猛地转过身,红着眼说,“你要敢动我,我告你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走到他面前说:“齐教授,跟你闹着玩儿的,别生气嘛!轮椅里没有机关,你还真信了,你猪脑子吗?”

    听我骂他,他顿时一蹦多高;“你个混账,我堂堂大学教授,你竟然这么戏弄我?!你知道我跟杜总的关系吗?好,你等着,今天我让你连竞标的资格都没有!”

    我咬着牙,对着他的脸就是一巴掌!

    “道歉!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敢打我?!”

    我直接揪住他稀疏的头发,红着眼说:“道歉!”

    刚才他的话,太侮辱人了;李恩旭在最艰难的时候,仍旧跟在江姐身边,他不但不领工资,而且倒贴进去几十万;这种有情有义的人,我决不能让他遭人侮辱!

    可齐秃子却红着眼,指着后面的人说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?!这个混账,他太过分了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不远处的那帮人,气势汹汹就朝我们这边走;我揪着他头发,猛地一拽说:“老混蛋,你知道他是谁吗?这是工商局李局长的亲侄子!你当众骂他瘸子,我看你的生意是做到头了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齐秃子顿时两腿一软,差点没站住;我猛地回头,看着那群人说:“怎么?还想动手?”

    那一刻,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;别说他们,就是江淮医药,都归工商局管;敢欺负我们,瞎了他们狗眼了!

    我松开齐秃子的毛发,摘了摘手指缝里的几根毛说:“怎么?还不道歉?”

    齐秃子赶紧弯腰,对着李恩旭说:“对…对不住!那个刚才,确实是我言语疏忽……”

    “嗖!”李恩旭突然来了这么一声,吓得齐秃子立刻捂住了裤·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那一刻,李恩旭放声大笑。

    这家伙,没想到关键时刻,还挺幽默的。

    我推着轮椅往前走,一旁的江姐都看傻了;后来她回过神,握着小拳头就打我说:“你们两个浑小子,我的天,吓死我了!你们能不能不惹事啊?恩旭,他不懂事,你也不懂事吗?!”

    李恩旭捂着肚子,不停地摆手说:“姐,我服!小炎这家伙,完全不按常理出牌,真是笑死我了!”

    可笑着笑着,李恩旭眼里的泪却下来了,“姐,小炎,你们知道吗?今天,是我最开心的一天!从出事到现在,有多少人骂我瘸子,又有多少人给我冷眼;你们要知道,从一个正常人,变成一个瘸子的滋味,不好受!”

    我抿着嘴,手紧紧抓着轮椅扶手;曾经的他,不仅是正常人,而且还是个大帅哥!虽然我体会不到他内心的痛苦,但我很理解他,特别理解!

    江姐赶紧给他递了张纸巾,李恩旭擦着眼泪说:“虽然我叔是局长,认识的人还会敬我三分;可那是真的尊敬吗?他们只是看了我叔叔的面子而已!但今天不一样,谢谢你小炎;你让我看到了,如何用自己的力量,去反抗,去证明自己的价值!我腿虽然瘸了,但心不能瘸!我会用自己的能力,获得别人尊重的!”

    本来我以为这些话,只是他有感而发,随口说说而已;可没想到后来,他真的做到了,他的努力连我都感到汗颜;人瘸心不瘸,这其实是个大道理!

    到了竞标现场以后,已经有不少人落座了;我们找了个角落坐下来,江姐赶紧把座位上的矿泉水拧开,一人递给我们一瓶说:“赶紧喝口水吧,两个长不大的孩子,刚才那么闹,丢不丢脸啊?”

    我灌了口水说:“我们丢什么脸啊?丢脸的是那个齐教授好不好?!看着人五人六的,最后还不是让我们追得,捂着裤·裆跟个猴子似得?为老不尊,就得好好治治他!”

    可我话刚说完,李恩旭就碰了碰我说:“小炎,真的没问题?你看看那个齐教授!”李恩旭指着发言台的方向,当时那个齐教授,正跟杜鹃说着什么;“那个女的,应该就是杜总吧?”

    我冷冷一笑,这个齐教授也真是个极品,难道他真想让杜鹃,罢免我们的竞标资格?!

    他脑子被驴踢了吧?!就这个智商,怎么混到教授的?!

    李恩旭接着又说:“小炎,你再看那边几个团队,都是咱们省有名的研发公司;尤其那群穿立领西装的人,是药城的,曾经我在他们团队里待过,实力雄厚!”讲到这里,李恩旭叹了口气说,“现在这情况,你有几成把握?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:“十成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恩旭一愣。

    “竟不上标,我把脑袋拧下来给你!”我拍着他肩膀,又给了江姐一个自信的眼神。

    我们科大生物制药专业,在全国都排的上号;而关教授的学识,又是我们学校顶尖级的;他呕心沥血几十年,创造出来的东西,岂是这些猫头鼠辈能比的?!

    “好了,各位请肃静!江淮医药集团,第十届竞标大会,现在开始!”大会在主持人的引导下,缓缓拉开帷幕。一段废话过后,主持人说,“下面,有请我们集团总裁,任国富先生发表讲话!”

    说完,台下掌声雷动;我却紧紧地凝视着,发言台上的中年男子;难道就是他,包养了杜鹃?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四更马上发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