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9.姐,我能保护你了

    这个女人,她可真够味啊!腰那么细,身材那么挺翘;尤其她的皮肤,那么白、那么细腻!我想我要疯了,我顾不了那么多了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,我们再也不用看谁的脸色、受谁的威胁了;我们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,谁也不能将我们分开!我要给她幸福,也要给自己幸福;命运掌握在我们手中,谁也干涉不了。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近乎粗暴地搂着她的腰,把她的身体一转,背对着我;她还是不停地挣扎,却不敢发出声音;我知道,她怕被金小优听见!你个妖精,当初在火车站门前,你还说想跟我偷;可你看看现在的自己,就这点胆量,万一我和金小优结婚了,你胆子这么小,你敢跟我偷吗?

    我把她的内裤往下一扯,她吓得浑身都哆嗦了;“小炎,姐求你了好吗?你不要这样,你想要,我可以给你,但不要在这里;咱们出去开个房好吗?我欠你的,我还,你要我怎样都行!”

    我根本不理她,直接从后面就进去了;那一刻,我只感觉大脑一片空白,浑身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!我和她,我们又这样了!我以为这辈子,我们都不再可能了,可此刻,一切都是那么真实!

    被我这样,她不说话了,因为现在,说什么都晚了;她手抓着桌角,脸贴在桌面上,那表情我不知道是痛苦还是享受。

    我想这一切,都是罪恶的吧;可在这罪恶中,又带着无比的幸福!因为我们彼此相爱,既然相爱,又有什么罪恶可言呢?

    我卖力地让她开心,可她紧皱的眉头下,两滴眼泪却一点点从眼角滑落;那个时候,我特想去哄她,跟她说两句话;可我又不想打破这份罪恶的宁静,我跟她这样,那么开心;走廊里人影穿梭,我们隔着一扇门、几片毛玻璃,就这样做着罪恶的事。

    后来我到了,她似乎也到了,彼此之间,全都长长舒了口气;推开她的腰,我提上裤子,靠在墙边,感觉整个人都超脱了。

    她擦了擦眼角的泪,一边把内裤提上,一边又把裙子放下来,头也不回地抓起桌上的包说:“好了,你开心了吧?王炎,你变了,你现在就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!你再也不是你了,再也不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拎着包就往外面走,我赶紧跑过去跟上她;做完以后,我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,我刚才那么对她,她肯定特别伤心吧?我这个混蛋,真是精虫上脑了!

    到了公司楼下,她刚要去开车门,我赶紧一把搂住她说:“姐,别生气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放开我,滚蛋!”她似乎真的生气了,我从来没见过,她如此地冰冷过。

    “姐,你听我说,我不会跟金小优在一起的,这辈子,你才是我的爱人啊!我只要你,除了你,我王炎这辈子,谁也不要!”我紧紧搂住她,死也不愿松开。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不说话了;春日的风,吹着她有些散乱的头发,轻轻刮在我脸上,痒痒的,还带着洗发水的香味。

    过了好半天,她才微微侧过脸,有些难以置信地说:“你…你真的决定了?”

    “嗯,决定了,和你在一起,如果这世上没有你,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!”说完,我在她耳根上,轻轻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嗨!”听我这样说,她长长叹了口气;原本冰冷的脸色,渐渐浮现起了几丝哀伤;“这样也好,你没必要为了姐姐,去牺牲自己的。只是我爸爸,他……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姐,我已经有办法了,我们再也不用求金小优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江姐无奈地笑了一下说:“宝贝,不要骗姐姐了,咱们一没项目、二没资金,你一个大男孩,能有什么办法啊?”说完,她真的笑了,很哀伤地笑着,看着我说,“只要你不受委屈就行了,我爸爸的事情,尽力吧;如果咱们做不到,那就是他的命。我不能通过牺牲你,来去救他,知道吗?你是无辜的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点头说:“姐,我知道你为我着想,但我说的也是真的!咱们回家吧,路上再说。”

    我松开她,她狐疑地看了我一眼;当时她那样子,成熟美丽,还带着点风韵少妇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上车吧。”她拉开车门,我们钻进了车里。

    “天气挺热的,把你外面西装脱了吧。”一边说,她发动车子开了起来。

    在路上,她看着车,脸上的表情既欣喜又哀伤;我知道她很矛盾,因为我离开了金小优,那她父亲的事情,就没有办法了。

    摇下车窗,我点了根烟,深吸了一口说:“姐,我真的有办法!”

    “呵,什么办法?”她根本不相信我,有那个能耐。

    我就眯着眼,把和杜鹃合作的事情,跟她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听完这些话,她猛地回过头,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说:“你说的是真的?人家会给咱们一半的分红?小炎,你不要跟姐姐开玩笑,这件事对姐很重要,不能玩笑的!”

    我点头说:“姐,真的!而且我手里的东西,只要咱们利用好了,可以说价值连城!从今天起,咱们再也不用惧怕什么了,姐,我现在已经有保护你的资本了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江姐哭了,笑着哭的;无声的眼泪,就那么沿着脸颊往下流,她不停地做着深呼吸说:“长大了,那个羞涩的男孩,终于长大了……”

    车子停到家门口,她看着我,笑了;我看着她,也笑了。

    我想爱情,永远都不会有尽头;只要彼此深爱,那这爱便是永恒。

    下了车以后,她竟然开心地翩翩起舞;进到院子里,她穿着高跟鞋,就那么不停地旋转着。

    后来她停下来,朝我微微一笑说:“小炎,想吃什么?姐给你做!算了,咱们今天下馆子好不好?姐带你吃好吃的!”

    我摇头笑着说:“不要,就吃你做的菜,很香,有家的味道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她立刻撅起红唇,很俏皮眨了眨眼睛说:“真会说话,男人总是花言巧语!”

    说完,我们进了客厅,她开心了,换上拖鞋以后,直接把包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转身往沙发前走,她竟然在后面,一脚把我踹在了沙发上,用身体压住我说:“你个小混蛋,刚才在办公室里,你竟然敢对姐那样!我被你气死了,好,你不是想吗?好啊,现在在家里,我让你要个够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直接扒我衣服!这个女人,她可真够疯狂的,这是报复吗?

    我赶紧捂着衣服说:“姐、姐,别闹,我现在要用电脑,看看U盘里的东西!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晚刀刀有事,保底三更哈!明天五更,如果做不到,刀刀直播吃屎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