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4.杜鹃的消息

    “姐,不要再说了!”她提这些,我眼睛也湿润了;那些往昔的回忆,如潮水般迎面扑来,曾几何时,在那间小小的地下室里,我从未停止过对她的思念。

    “我要说,为什么不让我说?”她哽咽着,竟然朝我走过来,拿胸对着我说,“从一开始,我就欠他的,这辈子都还不完!所以再也不要了,不要他为了我,去牺牲自己的幸福!跟一个不爱的人,生活一辈子,那得多痛苦啊?”

    说完,她伸手想要摸我的脸,我赶紧转过头,避开她说:“你现在连五百万都拿不出来,还怎么竞争?江韵,你听我的吧,爱一个人,放在心里就够了;在不在一起,都不重要,至少我们曾经爱过,至少在我们彼此心里,都还掩藏着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愣住了!我站起身,真的一刻也无法看她现在的样子,太可怜了,这还是那个美丽大方的姐姐吗?曾经的她,喜欢笑,笑容是那么地迷人;可如今面对彼此,我们剩下的,只有眼泪……

    转过身,我一边掏烟,一边往外走;她突然说:“真的要这么绝情吗?你…你真的打算,要和金小优过一辈子吗?你喜欢她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喜欢,或许现在还无法接受,但总有一天会接受的;小优挺好,只是她生错了家庭。”说完,我把烟塞进了嘴里。

    “好!王炎,这是你说的,你亲口说的!”她在身后,语气特别激动地说,“既然你这么选择,你不要我了;那咱们从此,一刀两断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我手里打火机的火苗,微微抖动了一下;点上烟,我深深吸了一口,闭着眼,我直接出了办公室的门。

    那天,天气其实挺不错的!可阳光照在身上,我却感觉冷的厉害,止不住地颤抖。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心里总有种莫名的惶恐,感觉自己下一刻,就会死掉一样。

    沿着城市的街道,在道路两旁绿荫的笼罩下,我就那么走着,没有方向,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儿;仿佛整个身体都被掏空了,感觉不到存在的意义。

    曾经江姐说,她在江城的意义,就是有我的存在,而我又何尝不是呢?这座城市里,只因为有她,才会变得那么温暖阳光;如果她不在了,再温暖的春天,也将冰冷如冬。

    后来不知走了多久,我双腿都没有知觉了,最后竟鬼使神差地,走到了曾经,我和大头还有杜鹃,一起生活过的那个小区。

    阳光透过树隙,在小区的道路上,留下了闪烁的光影;远处几个中年妇女,手里牵着狗,正有说有笑地站在路旁,嗑着瓜子。

    当时我特别想再回到曾经,我住的那间狭小的地下室,把自己封闭起来,在阴暗潮湿的环境里,与世隔绝!我想只有那样,我心里才会好受些,才会在这个充满纷争的社会里,找到一丝安全感。

    可当我路过那群中年妇女时,一个牵着狗、留着短发的女人,立刻叫住我说:“哎!你…你不是王炎吗?对了,我还想问你呢,你那间房子,到底还租不租了?这些日子,你一直也不过来住。”

    转过头,我仔细一看,竟然是房东刘姐;现在的她,把头发拉直了,还留了短发;比起以前的尖酸刻薄,再次见她,我竟有些莫名的亲切。似乎看到她,我就能看到大头和杜鹃,看到曾经,刘姐上门收租的日子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啊,我们都还很穷,为了几千块钱房租,愁得不知道该怎么办;可那时,我们又是那么开心,哪怕一顿煮方便面,都能就着江城大曲来两口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,大头和杜鹃那么相爱,爱得死去活来,让我羡慕;那时我还在生江姐的气,因为误会,我们彼此分离,却又一刻不停地想念着她。

    那时虽穷,可一切都还有希望,我们对未来,都还有很多美好的憧憬!可随着渐渐长大,那些爱,却在我们眼前,一点点地逝去了;就那样,眼睁睁的看着,谁也没有办法阻止!

    大头和杜鹃是这样,我和江姐,也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“王炎,王炎?”刘姐牵着狗,走到我面前说,“问你话呢,那房子还租不租了?”

    “哦,呵!”我猛地从回忆中惊醒,朝刘姐一笑说,“那个…不租了,我现在有地方住了。”

    刘姐一笑,上下打量了我几眼说:“我看也是,光你这身衣服,就得万儿八千的吧?现在发达了,挺好!我其实早就看出来了,你和大头还有杜鹃,你们都不是一般人,都有文化。将来某天啊,都会发达的。”

    我也赶紧一笑,我这哪算什么发达啊?都快被现实逼死了!身上的这些衣服,也都是江姐给我买的;我想如果没有她,也不会有我王炎的今天吧?!

    刘姐看着我笑了一阵,接着突然又说:“哦对了!前些日子,杜鹃又来过一次。她直接把我那间地下室,给买下来了;钥匙给我留了一份儿,让我定期过去打扫一下,她有空的话,也会回来坐坐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刘姐不笑了,而是低着头,叹了口气说:“那个丫头啊,也是蛮用情的;都过去那么久了,看那样子,她还是忘不了大头那混小子。你说他一个穷光蛋,人家杜鹃长得那么好,这姑娘怎么就忘不了他呢?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我想这是连日来,我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吧?!杜鹃肯定还爱着大头,而大头,我相信他的为人,纵然世事变迁、沧海桑田,他对杜鹃,永远都不会变心的!

    刘姐抬头,嗑着瓜子说:“那还能有假?对了,杜鹃也向我问你起了,问你还住不住这儿,过得好不好。她说如果我见到你,就通知你一声,让你联系一下她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我几乎万分激动地抓住刘姐的手说:“那…那她现在住哪儿?你有她电话吗?”

    刘姐干笑了一下说:“人家现在是富太太,哪儿能跟我留电话啊?她说你上QQ找她就行,她在QQ上,一直没联系上你。”

    我一拍脑袋,这些日子以来,别说上QQ,我就连电脑都很少碰;杜鹃一定在QQ上找过我,一定的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三更马上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