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3.求助

    她哭着,手“噼里啪啦”按着办公桌上,那台座机的按键。那时候,我不知道她还能有什么办法;应该是没有的,如果她早能够解决,我就没必要去找金小优了。

    后来电话接通了,她几乎是哽咽着,对着电话说:“叔叔,我这边遇到点麻烦,您上次借用的那500万,能不能先给我啊?”

    我坐在椅子上,皱着眉头看着她;这个傻女人,她竟然找江旭借钱?那个混蛋,他怎么可能会帮你?所有的一切,都是因他而起,他才是罪魁祸首啊!

    电话那头,立刻传来了江旭的声音:“丫头,怎么了这是?你别哭,慢慢跟叔叔说。”听到这话,我死死捏着拳头;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,他装得还挺硬!

    江姐猛地就哭了,她握着电话说:“叔叔,疗养中心被金小优夺走了,我现在手里,一个盈利项目都没有,也没有流动资金;所以那500万,您看能不能先支援我一下?”

    “疗养中心被金小优抢走了?”当时,江旭在电话那头,顿时发出了怪异的声音;我不知道江姐怎么想,但我个人觉得,那混蛋一定很得意,得意死了!

    他给老人投毒,都没能搞垮的疗养中心,现在不费吹灰之力,就被人家给夺去了。江旭继续又说:“那你手里,不是还有一千五百万吗?就是你那个小男友王炎,当初说是给金小优买地,最后地没买成,钱也没了;这些钱,应该在他手里攥着呢吧?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猛地站了起来,赶紧朝江姐挤眉弄眼;她慌张地看了我一下,似乎是明白我什么意思;接着她就说:“那些钱,也不在王炎手里,我不知道怎么弄得,感觉自己就跟个傻子似得;叔叔,你赶紧把钱给我吧,还有半年时间,如果再拖,那咱们江家的产业,就再也要不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好,小韵,你别着急。”江旭假惺惺地哄着江姐说,“你知道叔叔这边,手头也比较困难,但叔叔一定会帮你,我从牙缝里,给你挤出三百万好吗?”

    “啊?叔叔,三百万能干什么啊?”江姐张着大嘴,特别无助地说,“叔叔,都到了这时候了,您就多给我一些吧;毕竟我要坐不上董事长,那咱们江家,可就彻底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上烟,默默地在心里笑着;你这个傻女人,你们江家怎么可能没有机会?你叔叔等这一天,他都等了多少年了?!

    而且现在更好了,疗养中心被分出去,你和金小优,谁对他都构不成威胁了;那个混蛋,他可以放心了,再也没有谁,有能力跟他竞争董事长的位子了。

    最后江旭说:“小韵,叔叔只能拿出这么多,这已经是极限了!你也要知道,如果叔叔手里的二股东保不住,那即便你再优秀,没人支持你的话,那也是空谈,不是吗?你尽力就行了,一切还有叔叔给你顶着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江姐还想说什么,江旭却直接挂了;这个孙子,我想他此刻,正叼着烟,捂着肚子乐呵吧?!

    看着江姐可怜的样子,那时候我真想告诉她,告诉她一切真相!就是她这个叔叔,害了她父亲;这个恶贯满盈的混蛋,他才是最大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可是我不能说,现在的江姐,已经到了近乎崩溃的边缘;如果我再告诉她这些,我真的不敢保证,她能不能承受住这么沉重的打击。

    她拿着电话,又开始不停地拨号;一边打一边说:“小炎,姐再也不要你,为了我做什么了;姐就是个笨蛋,我怎么就那么笨呢?遇到什么事都指望你,结果把你害的遍体鳞伤,甚至还要牺牲自己的幸福;我不是人,姐真的该死!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哭泣的样子,那么可怜,整个人都被深深的自责填满了;白皙的脸颊上,因为泪水,头发都黏在了脸上;她的个子很高,穿着高跟鞋有一米七五的样子;可此刻,她确实显得那么弱小、无助。

    闭着眼,我死死捏着烟头;那时候我是那么想帮她,可除了跟金小优在一起,跟江姐断绝来往这一条路之外,没有本事的我,窝囊废物的我,真的再也没有别的路可选了。

    早已经注定好了,这就是上天给我们开的玩笑:亲情与爱情,我们只能选择一个。

    后来她把电话,打给了她父亲的很多老部下;那些人倒是挺仗义的,最起码比江旭要仗义!只是碍于董事会的监督,他们也不敢支援江姐太多,只能私下里掏腰包,十万、几十万的给江姐。

    电话从早晨,一直打到中午,她原本沙哑的嗓音,都快说不出话了;可最终,她连五百万都没能凑到。

    那一刻,看着她无助的样子,一个人缩在办公桌前,趴在胳膊上哭;我真的想走过去,紧紧把她搂在怀里,告诉她不要怕,我还在身边。

    可是我再也做不到了,眼下最简单的办法,就是离开她;而这也正是她,最不愿意接受的结果。我们相爱,爱的那么深,可面对现实,真的,无能为力……

    后来我站起来,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姐,不要再挣扎了,没有用的;父亲只有一个,可爱人可以有很多,错过了我,将来你可以找到一个更好的,更有本事的男人。我,不值得你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再也没有了!错过了小炎,那个单纯的、傻傻的,可以为姐付出一切的男人,就再也找不到了。”她哭着,抬头看着我;那眼神里,装满了太多的无奈与不舍。

    “姐永远都不会抛弃那个羞涩的男孩,第一次见面,他连手都不敢跟我握;他好单纯,好傻的!”泪水在脸上流淌,她情不自禁地说着,“他过得那么难,大清早到郊区贩菜,往人家饭店里送,脸都冻红了;他为我付出了那么多,却从来不提任何要求。傻瓜,就是个大傻瓜!他这么傻,离开了姐姐,他怎么活啊?别人欺负他怎么办?我不要,我就要他留在我身边,谁也不能跟我抢!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晚四更走起!一起发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