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1.羞辱

    把她忘了,这怎么可能呢?江韵那个善良可爱的女人,温柔的姐姐,我想我这辈子,都不会忘记她。

    我就说:“小优,你不要这样,我已经答应你,跟你在一起了,难道这还不够吗?我会好好对你的,就如对自己的亲妹妹一样!”

    “不够!”听我这样说,她立刻生气了,特别气愤地看着我说,“王炎,你把我当什么了?如果你不爱我,那咱们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?!我不想身边的男人,心里永远装着另一个女人!这些年,我赔了那么多男人,这样的日子,我早就受够了,明白吗?!”

    “金小优,你不要太过份!”她不提这个还好,一想到她为了利益,去陪那些男人睡觉,我心里就有种说不出的难过;当然这种难过,并不是吃醋,而是因为,她是孩子的妈妈,是将来要陪伴我一生的女人。

    见我朝她发火,她竟然直接把锅摔在了地上;“王炎我告诉你,觉得我过分,你现在就给我滚蛋!疗养中心的事,想都不要想!”说完,她转身就去了卧室,我气得一拳砸在了灶台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真他妈难伺候,永远都是那么得寸进尺!本来,我以为她会转变,变得谦和、温柔,懂得理解忍让;如果她这样做,我真有可能,会在某天喜欢上她。我王炎不会太在乎一个女人的过去,只要她能改变,我想很多事情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可现在呢?还是这种赤·裸裸的要挟,她连我心底的思念都要绑架,她以为她是谁?

    后来我出了客厅,就坐在院子的台阶上抽着烟;闭上眼,脑海里挥之不去的,还是江姐的影子。

    在这个城市里,有那么一个女人,她是真心爱我、对我好的!她从来都不会要挟我,只会不停地给我关爱。可命运如此,两个相爱的人,却再难重逢。

    第二天去公司的时候,我出于好心,就跟金小优说:“小优,你现在身体这样,不行就在家休息吧;疗养中心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,孩子重要。”

    可金小优站在门口,嘴角带着那种冷嘲热讽地笑说:“想的美!你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心里在打什么主意!你想把我支开,找你那小情人幽会,是不是?!我告诉你,既然你选择跟我在一起,那就趁早断了这种念想!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那么想!”听她这样说,我真的被气死了;她怎么这么多疑?她这样活着,谁都不信任,她幸福吗?会开心吗?

    “呵!王炎,你不要以为我傻!如果某天,我把疗养中心给了她,将来她做了董事长;你是不是就会抛弃我?这是不是你们计划好的?!”她冷冷地看着我,眼睛里带着阴寒的得意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竟然被她说得哑口无言;凭良心讲,我从来都没那么想过;我只想江姐的父亲能够平安,只想这些事情结束以后,好好跟金小优过日子。

    她见我不说话,立刻颠着脚,自以为是地说:“被我猜中了吧?呵,上车吧!我劝你尽早忘掉她,不然的话,股东大会的日子,可真的不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理喻!”我拉开车门,都懒得去看她了;这个女人,在这世上,除了她自己,或许她谁也信不过吧!

    车子开到公司楼下的时候,我们刚下车,就看到了江姐;当时金小优,猛地搂住我胳膊,朝江姐一笑说:“姐,早啊?”

    我抬头看了她一眼,又赶紧把目光移向了别处;她似乎哭过了,眼睛红红的,眼皮都肿了;“嗯,早啊小优!”她说这话的时候,嗓子带着点沙哑;这个傻女人,她肯定特别伤心的吧?

    我偷偷抬眼去看她,就如做贼一般;那天她留着披肩发,乌黑的眼睛弯弯一笑,很大气地朝我们走过来说:“孩子蛮好的吧?小优,这个时候可要注意营养,不要动气,更要注意休息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和金小优说着,自始至终都没看我一眼,就拿我当空气一样;一想到昨天,我们还那么亲密地在一起,只是过了一夜,彼此之间,就变成了形同陌路的两人;那种滋味,简直是种煎熬。

    金小优就很亲昵地搂着我胳膊说:“姐,放心吧,王炎可会照顾人了;给我做饭、洗衣服,特别勤快,真是个好男人啊!现在像他这么会照顾人的男孩,不多见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我看到江姐的手,就在那里止不住地颤抖;可她还是装作很大气地说:“嗯,你以前吃了那么多苦,终于有个好男人,给你幸福了!姐啊,真为你感到开心呢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笑得特别真诚,就跟眼前这个男人,跟她再也毫无关系了一样!

    可是你真的开心吗?你这么说,是你的本意吗?

    金小优也跟着笑说:“姐,这么好的男人,你不会跟我抢吧?”

    “哦,呵!”她赶紧笑着,掩饰着心里的紧张说,“姐怎么会?我不是那种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姐你真好!”金小优眯着眼睛,赶紧松开我,拉着江姐的胳膊,一边走一边说,“那你以后,得帮我好好监督他;省得那家伙贼心不死,心里老装着别的女人。姐你人品那么好,又那么高贵,应该不会背着我,跟某些人怎样吧?”

    那时候,我明显能看出来,江姐脸上的尴尬;可在那种情形下,她还不得不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说:“小优,不会的,我希望看到你们幸福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听江姐这么说,金小优一把拽住她说:“姐,你发誓!你发个誓好不好啊?比如勾引人家有妇之夫,天打五雷轰什么的。你只要发了誓,我心里就踏实了;说不准我一感动,就把疗养中心给你了呢!”

    “金小优,你够了!”站在她们旁边,这些话我真的听不进去了;我明明都答应她了,可这个女人,她却如此地得寸进尺,这样羞辱江姐,她脑子有病吗?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让我没想到的是,江姐竟然猛地转过脸,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又看向金小优说,“姐发誓,如果以后,我再跟小炎有什么瓜葛,天打五雷轰!”

    说完,江姐转身进了公司;远远地,我似乎看到她哭了,胳膊在脸上不停地蹭着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