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9.找金小优

    人潮涌动的站前广场,我就那样看着她离去的背影;阳光从天空斜照下来,她窈窕的身影,如圣洁的天使般,格外耀眼。

    她的话仍旧在我耳畔萦绕着,似乎是在告诉我,她要以见不得人的方式,继续延续我们的爱情。她可是大小姐啊,而且那么优秀、那么美丽;她什么都不缺,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?可她却说了这样的话,要为我这样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,单纯善良的女人,她能说出这种话,为我做到这样,我还有什么不甘心的呢?只是我知道,我不能跟她那样!她应该有个幸福的家庭,而非和我一起,让爱情永远生活在阴影里。即便她愿意,我也不愿意;我希望她过得好,至少要比我好。

    目送她离开以后,我在路边打了出租车,直接朝金小优家里奔去。

    那时我就想啊,我会求小优的;我相信她的转变,那种感觉错不了,我觉得小优,正在朝善良的一面转变。

    如果她还有一点良心,多一分怜悯的话,她一定会愿意,让我和江姐在一起的;虽然这种希望很渺茫,但我不能放弃!

    到了金小优家门口的时候,已经傍晚了;当时她还没回家,我就在门口的铁栅栏前靠着。点上烟,我眯着眼睛看着天空;那些我和江姐,曾经的回忆,总是不停地在脑海里盘旋。

    后来,不知过了多久,金小优开车回来了;下车的时候,她的手里还拎着一些葡萄、酸性饮料什么的。

    我就赶紧扔掉手里的烟头,跑过去帮她拎东西;“呀!你怎么在这儿?”冲过去的时候,她吓了一跳;那样子,简直吃惊地要死。

    我就一笑说:“今天刚到的,这些东西给我拎着,你怀着孩子,要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金小优靠在车门前,一脸笑意地看着我说:“王炎,你什么意思啊?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!”

    “什么非奸即盗啊?你肚子里,可是我的孩子!我这个做父亲的,总得干点儿什么吧?”我白了她一眼,拎着手里的东西,就让她开门。

    她颠着脚,悠哉悠哉地走过来,一边开门,一边又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;金小优这妮子太精了,被她盯着,我心里总止不住地发毛。

    门开开以后,我刚要进去,金小优立刻说:“哎!你真要进去啊?你就不怕你那个,爱得死去活来的女朋友知道?我的天,人家为了你,连疗养中心都能放弃!王炎,你可真没良心!”

    我就直接说:“是她让我来的,说你一个人不方便,我这个做父亲的,必须得尽点责任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金小优立刻瞪大眼睛,嘴角带着坏笑说:“那她就不怕,我再给你灌药,然后咱俩那啥的时候,我给她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的!小优,其实你骨子里,是个蛮好的姑娘;只不过一些事,你身不由己而已。”我看着她,笑着说,“我理解你,江姐也理解你。”

    “呵!什么意思嘛!”金小优斜了我一眼,一边走一边说,“王炎,你今天过来,该不会是想把疗养中心要回去吧?嘴跟抹了蜜似得,听着起鸡皮疙瘩!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我脑门儿的汗都下来了,难道她猜出来了?还是她随口一说?!不待我说话,金小优接着又说:“我可告诉你,东西进了我手里,再想要回去,门儿都没有!”

    我就跟在后面干笑着,本来,我是想好好跟她谈谈的;却没想到,这还没进门呢,她几句话就把我给噎死了,搞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下口。

    进到客厅以后,金小优往沙发上一坐,很慵懒地靠在那里说:“既然你来照顾我,那我想吃葡萄,你帮我洗洗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,没问题!不要跟我这么客气,有什么需要,直接说就行了!”说完,我提着葡萄就去洗,她却在沙发上,没好气地一笑说,“傻样!”

    走到洗手盆前,我很细心地把葡萄放进水里,她现在可是孕妇,水果什么的,必须得洗干净;不然影响到孩子,那可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洗完水果,我拿果盘给她端了过去;当时她手里,正拧着一瓶酸性饮料;“王炎,我拧不开,你帮我打开!”

    我赶紧接过饮料,往桌上一放说:“你现在是孕妇了,不能喝这种垃圾饮料知道吗?吃点水果吧,多补充些维生素。”说完,我把果盘朝她推了推。

    那一刻,金小优顿时愣了一下,接着她又一笑,双颊泛红地说:“王炎,你这是在关心我吗?还是关心我肚子里的孩子?!”

    我挠了挠头说:“都有吧,你是我妹妹,又怀着我孩子,我当然都疼、都关心啊?!”

    “切!”金小优白了我一眼,手捏着葡萄,往嘴里一放说,“谁要做你妹妹啊?帅哥,要不你就把我娶了吧?反正江韵现在,已经一无所有了;你跟我在一起,咱们也有孩子,将来肯定会衣食无忧、特别幸福的。”

    “小优,我……”看着她,我顿了一下,有些话很难开口,但为了江姐,我必须还得说;“小优,我有一个请求,我希望你能答应我,好吗?”

    金小优一笑说:“嗯,只要不牵扯疗养中心,你随便说;毕竟你是孩子它爸,这点面子我还是要给的。”

    我:……

    她要不要把话,说的这么绝对啊?!

    见我脸色不好,她赶紧掐了颗葡萄,递到我嘴边说:“吃个葡萄吧,蛮好吃的!”

    我张着嘴,猛地一口咬了下去!那一刻,我滴个娘哟,简直酸死了!

    “呸呸!”我一边吐,一边抓起饮料往嘴里灌。

    金小优哈哈大笑说:“怎么样?酸吧?!”

    我大喘了两口气说:“酸死了!”

    金小优就得意地笑着,两条白皙的双腿,往沙发上一盘说:“都说酸儿辣女,我肚子里这个,可能是个儿子哦!”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”听她这么说,我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兴奋。

    可金小优却说:“所以啊小炎,跟我在一起吧,为了咱们的孩子。你不想他一出生,就没有爸爸吧?!儿时的那种孤独,我是体会过的,整天被人嘲笑、欺负!我不想咱们的孩子,将来和我一样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小优的话猛地扎进了我心里;她说得没错,不管父母如何,孩子都是无罪的;闭着眼,我沉默半晌,最后咬牙说:“小优,我可以答应你,但你要把疗养中心,还给江姐,可以吗?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晚四更好了,江姐和王炎,绝对会在一起的,大家放心好了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