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8.不嫁你,便谁也不嫁

    后来,我们都不说话了;只有哗哗的海水,不停地冲刷着沙滩。

    如果是放在以前,没有她父亲的事;江姐肯定会义无反顾地,为了我们的爱情抛弃一切!

    可如今,那可是她父亲啊?!其实这件事,我本可以隐瞒的,谁也不会知道;我们可以幸福的在一起,好好相爱!

    可是那样,我的良心又怎么能过得去呢?这辈子,心里藏着一个秘密,一个因为自己的自私,而置她父亲生命安危而不顾的秘密;这样活着,我怎么可能心安?

    月光下,远处的大海美丽而妖娆,江姐坐在那里,双手抱着膝盖,眼眉弯弯地朝我一笑说:“不管明天如何,至少我们现在,还是恋人,不是吗?这么漂亮的地方,这是你的家乡;小炎,你过来,吻我好吗?”

    我转头看着她,嘴里说不出一句话;她却猛地捧住我的脸,狠狠吻在了我的嘴上。

    那一刻,我们都哭了;眼泪从脸庞滑过,带着春日的海风,流进嘴里咸咸的,还带着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我没有想到,真的打死也想不到,我们的爱情,努力了那么久,最后却要以这样的方式收尾。

    她柔软的嘴唇,不停地吸允着我的舌头,就好像是这生命中,最后的一次吻别一样;我能感受到,她是那么地不舍,可面对父亲的安危,再伟大的爱情,在此刻却显得那么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后来她推开我,特别急切地说:“小炎,不可以的,姐的生命里,不能没有你!等到了江城,咱们去求小优好不好?姐就是跟她下跪,也不要你离开我,真的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我慌张地像个孩子一样,擦着她脸上的泪说:“姐,我也不舍,我一定会想出更好的办法,请你相信我好吗?”

    “嗯!姐相信,我的小炎已经长大了,他是个值得依靠的男人了!我们都要努力,爱情走不到尽头,永远都没有尽头的!”她紧紧搂着我,我死死咬着牙;那压抑在喉咙里的嘶吼,几乎要把我折磨死了!

    可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?我王炎就这么点儿本事,此刻我们说这些话,无非就是相互安慰,不让那种撕心裂肺的伤痛,提前到来而已。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我们走了,离开了家乡;临走的时候,妮妮还问江姐,下次来是什么时候?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江姐转身就哭了;她说很快就来,让妮妮好好上学;等妮妮考上大学,她就回来,教妮妮弹钢琴,给她讲大城市里的事。

    我手里拉着箱子,拼了命地压着内心的悲凉,朝我父母笑着说:“爸妈,走了!你们也赶紧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拉着江姐的手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……

    下一次,或许这个美丽的姑娘,便再也不会来了吧?!

    有些事情,我们无法左右,命运如此,渺小的我,又能做什么呢?

    上了火车以后,江姐望着远去的家乡,泪水就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,静静地、静静地……就那样从脸颊,一滴一滴滑落。

    “小炎,你的家乡很美!这些天在这里,姐真的很开心,特别知足!”她一边说,一边做着深呼吸,“你知道吗?我是多么多么,想和你在一起,留在这里啊?我想,做梦都想!”

    “姐……”我抿着嘴,想去触碰她;可一想到,将来和我共度余生的人,并不是她;那种深深的自卑和罪恶,又让我小心翼翼地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这么一个漂亮的、善良的、大方的女人;一想到将来,她不再属于我,那种感觉,简直能把人折磨死!

    或许某天,当我再回家乡时,我想我还会记起那个夜晚,那个女人;我们在海边的星空下,她把我压在沙滩上;亦或是院子里,她提着两只野鸡,嘴馋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火车开进江城,那缓缓变慢的车速,就如即将到达我们爱情的终点一样;因为到了这里,我们就要面对分离,面对那些,不得不去忍受的伤痛和绝望。

    出了车站以后,她在站前广场,猛地回过头说:“小炎!如果觉得委屈,如果不喜欢小优;你现在就告诉我好吗?你跟我说,我不会怪你!我爸爸的事情,与你无关,姐不要你做出牺牲,知道吗?如果我有能力救我爸,那样最好;但如果我做不到,我也不希望你为了姐,去和一个不爱的人在一起,这样对你不公平!不要和她在一起,救不了我父亲,我不怪你!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我差点泪崩了!如果不是因为我,她手里的疗养中心,也不会拱手让给金小优;而此刻,她竟然还能这样说,她究竟是有多在乎我啊?!

    可她越是这样,我就更不能辜负她!那是她父亲,这世上最疼爱她的男人;我不能给了她希望,又把这希望,狠狠敲碎……

    “姐,走吧,我就不跟你一起回去了。”把行李箱递给她,我看着别处说,“如果某天,你认识了另一个男人,请不要告诉我;但如果他敢欺负,你一定要告诉我,我弄死他!”

    咬着牙,我那不争气的眼泪,又出来了;这句话,是何其地熟悉啊?当初杜鹃和大头离别,就是以这句话结尾;却没想到命运轮回,又降临在了我身上。

    可能这就是这个时代,小人物的悲哀吧!我和大头,都没有本事,根本无法去守护,心中那个最爱的人;所以一切,我们只能接受,接受上天赐予的悲哀。

    人群中,江姐站在那里,她没有哭,反而很坦然地一笑说:“怎么能不回去呢?在家里,姐给你买了那么多新衣服,你一定要回去拿的!那些都是属于你的,谁也夺不走。”

    我无奈一笑说:“姐,谢谢你!衣服千万件,买衣服的人不在了,穿着也是伤心。不说了,我走了;如果可以,将来见面,请你不要尴尬,就当是个老朋友吧,至少我们还能见到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捂着嘴,“噗呲”一笑说:“家里的门,永远为你敞开;只是你来的时候,不要被小优发现就好了,知道吗?姐这辈子,如果不嫁你,便谁也不嫁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离开;我站在原地,泪如雨下……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四更马上好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