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6.你父亲还活着

    当时江姐压在我身上,嘴角带着那种很有味道的笑;后来她俯下身子,胸口压着我说:“小家伙,姐觉得你不开心啊?怎么了?有心事吗?”

    我躺在沙滩上,任由她那么压着;在这么漂亮的海边,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,一切都是浪漫的;那一刻,我特别不想把这种美好打破,不想告诉她,关于公司的那些事。

    可很多时候,很多的事,我们都必须要去面对,逃不掉的!眯着眼睛,我就朝她微微一笑说:“姐,明天咱们回去吧,回江城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回江城”三个字,江姐一下子就愣住了!风吹着她散乱的长发,她突然一笑说:“在这儿挺好的,干嘛要回去啊?疗养中心都没了,公司现在也就是个壳子,咱们回去,还能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是啊,还能干什么呢?我们现在,一没资金,二没项目;本来还有一个盈利的疗养中心,最后却被金小优给夺走了。

    江姐转头看向大海,接着又从我身上站起来,手抱着胳膊说:“小炎,你知道吗?江城,对我来说,再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了!如果说有,那就是你;但如今你在姐身边,那里回不回去,都无所谓了,我们改变不了眼前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我也坐起来,呆呆地看着她的方向;月光下,海风吹舞着她的长衫,那纤瘦却匀称的身影,如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    那时我就想啊,如果她愿意留在这里,我们共度余生,又有什么不好的呢?只要两个人相爱,在哪里落足,过什么样的生活,其实都不重要的。

    只是她的父亲,我不能眼睁睁看着那个老人,不停地被追杀、逃亡;更不能选择自私,让她这个大小姐,跟着我一辈子受苦受难。他们父女应该相认的,这是我作为她的男人,必须要承担的使命。

    后来她转过身,朝我微微一笑,接着又走到我面前,很大方地伸手,捧着我的脸说:“小炎,谢谢你!这些日子,是姐最开心的时候。你的家乡蛮好的,人也很淳朴;我想只有在这里,我才能找回最真实的自己吧!所以答应姐,再呆一段时间吧,这才是属于我们的世界,不是吗?”

    我看着她大大的眼睛,那里面带着几丝渴望和渴求;在某一瞬间,我甚至很自私地想,不如就留在这里算了!我和她,还有我的家人,我们在这里生活,再也不要被那些外界的事烦扰了。

    可我放不下,一想到她父亲的模样,每天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,我心里就莫名地一酸;后来我站起来,牵起她的手说:“姐,你听我的,咱们明天就回去吧;以后有的是时间来这里,不是吗?”说完这话,我已经打算好,到江城求助金小优了。

    现在对我们来说,只有把疗养中心握在手中,我们才能有一丝胜算;所以我想,不管金小优对我提出什么条件,我都尽可能地去答应她;哪怕牺牲爱情,也在所不惜!毕竟我和江姐爱得再深,也抵不过她父亲的命重要。

    可当她听我语气决绝地说这话时,竟然猛地甩开我的手说:“王炎,你到底想干什么?姐为了你,都把疗养中心放弃了,还不够吗?”说到这里,她把头一转,看着大海说,“你放不下金小优吗?也是,小优那丫头,长得不赖,而且那么聪明,她很会讨好男人的吧?更何况,她还怀了你的孩子!你现在这样,急着回去,是不是想去见她?”

    她怎么可以这么想呢?真是爱吃醋的女人!我就赶紧说:“姐,不是的,这跟金小优无关!我只是想帮你,让你重新掌管总公司。”

    “呵!”她冷笑了一下,看着大海说,“小炎你知道吗?姐根本不在乎那些!我爸已经去世了,即便查明了真相,又能怎么样?他还能活过来吗?这些年你受的苦,姐都看在眼里;我不想让你因为一个真相,再把自己搭进去!”

    “可是姐!”那一刻,我激动地差点就要把那件事,她父亲没死的消息,告诉她了!话到嘴边,我赶紧咽回去说,“就当为了你去世的父亲,好吗?公司是你父亲的心血,你就愿意眼睁睁,看着别人糟蹋吗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身体瞬间抖动了两下,竟然哭了;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我试过了,也努力过了;可到头来,姐什么也改变不了。小炎,算了吧,我们再也不要去想那些了,你不是爱我吗?如果爱,你听我的,咱们谁也不要再插手了;做个平凡的、开心的普通人,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你父亲,他还没死呢?!”皱着眉,我猛地说了这话;那时候,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;时间这么紧迫,我必须得说服她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听我说这话,她立刻转过头;可接着,她又把头别到一边,闭着眼说,“小炎,请你不要拿我父亲开玩笑;他7年前就去世了,我叔叔亲口说的,这件事错不了!”

    我走近她,我知道突然这样说,她不会相信;我就抬起手,紧紧搂着她消肩膀说:“姐,你是不是有张照片,那是你穿着校服,在药城一中门口照的;而且当时,你手里还拎了一个漂亮的白色水壶?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,她浑身猛地一颤;那近乎惊讶的眼神,直接看着我说:“你…你是怎么知道的?那是高二那年,我爸爸用手机给我拍的!只有我爸爸的手机里有!”

    我接着又说:“那天晚上,我在江城被人追杀,这件事你知道的吧?”

    她赶紧点头说:“嗯!后来你跑了,真是命大!你知道吗?当时都把姐吓死了!也就是在那时起,姐想明白了;公司能不要就不要了,姐只希望你安全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摇头一笑说:“那天有人救了我,不然我早就完了。而且救我的那个人,个子跟我差不多高,眼睛跟你很像,眼角边缘,还有颗痣!而且那个老人,特爱开玩笑,特别不正经,又特别正经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他……”听了我的话,江姐整个人都僵住了,“你真的…真的见到了这么个人?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晚四更,第二更很快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