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4.你开心,我就幸福

    虽然那房门的动静很小,可我和江姐,还是听见了。

    后来我走到她门口,敲了敲门说:“小优,睡了吗?不困的话,出来聊会儿天啊?”

    可房间里面的她,并没有回应;隐约间,我还听到了隔着被子的哽咽声。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听错了,但总之,我还是希望小优,她能变成一个善良的女孩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当我从客厅的沙发上醒来时,我妈都已经在厨房忙活了;她进屋的时候,看我坐在那里,就很溺爱地跟我说:“小炎,再睡会儿吧!时间还早,等妈做好了饭,再叫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我揉揉眼睛说:“没事的妈!对了,小韵和小优醒了吗?”我转头往小优房间里看,门是开着的。

    我妈就说:“哦,小优已经走了,你爸跟你哥,开车过去送的,小韵也跟着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了?怎么不跟我说一声啊?”我拍拍脑袋,觉得自己真是头猪;睡在客厅里,人走了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“嗨!”我妈叹了口气,手里择着菜说,“那俩丫头啊,妈看着都蛮好的,都特别疼你!今天早上,两个女孩都不让叫醒你,说你挺累的,让你好好休息。尤其那个小优,临走的时候,看着你在那儿睡觉,都哭了;妈脑子笨,也不知道她哭什么,还说什么挺舍不得的;说自己是不是选择错了。”

    我妈在那里絮叨,我就掏出烟,靠在沙发上抽着;说实话,从认识金小优到现在,凭良心来说,她还真没像她哥那样,干出特别过分的事情;更没利用金家的恶势力,对付过我和江姐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事情做得出格,但大多都在正常竞争范围以内;单凭这一点,她比她那个,现在正蹲大牢的哥哥,要强上百倍。

    而且她现在,肚子里怀了我的孩子;我对她的一些看法,竟然不自觉地有些好转。这种感觉,我说不上来是主观的,还是金小优真的转变了,但那感觉很美好!

    我甚至觉得某天,我们可能会成为很好的朋友,甚至家人。

    不管她以前做过什么,我想只要她把孩子生下来,我们就是亲人!我会好好对她,就如对我妹妹那样疼爱。

    那天坐在沙发前,我脑子里想了很多;我甚至想把金小优,以前缺实的关爱,都给她补回来;只要她一心向善,只要她能变成善良的姑娘;我王炎,说到做到!

    可某天,她真的变了,变得善良了,变成了一个母亲;可我在心底的那些允诺,却没能实现;一些人、一些事,在这世间,总是有太多的遗憾……

    上午九点多的时候,我爸和江姐回来了;当时我爸手里,拎了一大片猪肉,一袋子鸡蛋;江姐手里提了两只野鸡,那样子看上去怪怪的,有点搞笑。

    “王炎,你们镇上的集市好大哦!刚才我和叔叔,送完小优以后,过去赶了个集,太热闹了!”江姐拎着手里的鸡,眼睛都冒着绿光,“叔叔说野鸡肉特别好吃,我都没吃过呢!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快放下吧,脏兮兮的;想吃的话,等中午让我妈做。”一边说,我拿盆子给她接了水,然后我俩就在一个盆子里洗手。

    手放进盆子里,她一边给我搓手,一边盯着厨房说:“阿姨做什么好吃的了?怎么这么香啊?!”

    我拿水弹了她一下说:“馋猫!来了我家,你就使劲儿吃吧!这里虽然穷,但做饭都特别有味道的。还有,一会儿我带你去我哥那儿,咱们坐着渔船,去捞皮皮虾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?!”她简直开心死了,胸前的两颗饱满,一跳一跳的;“姐长这么大,还没坐过船呢!还有,我可喜欢吃皮皮虾了,还有螃蟹,都是姐的最爱!”

    我爸在一旁抽着烟,笑得脸都出褶子了;“丫头,咱家什么都缺,就海鲜、野味不缺!你哥在海里有个养殖场,皮皮虾吃多少都有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江姐都快美死了!她手在盆子里,拉着我的手说:“小炎,咱们不走了,以后就留在这儿了好不好啊?回头我把我妈也接过来,她也爱吃海鲜的!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她,这个傻女人,一遇到好吃的,脑子都短路了!我就说:“姐,你成熟点行吗?这里冬天特别冷,又没有暖气,而且靠海,空气很潮湿;更重要的,这里很穷,没有超市、商场,交通不便利。你真的打算,要在这儿过一辈子?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江姐干笑了一下,摆摆手说,“你这人吧,真是的!人家就是说说嘛,闹着玩儿不行啊?不跟你说了,帮婶儿做饭去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扭着屁股就进了厨房,我看着她的背影,还是那么活泼乐观,一点也没有28岁,大女人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挺好,这才是最真实的她;以前在江城,那么多坏人、那么多压力纠缠着她;她似乎很少笑,总是愁眉苦脸的样子。

    如今,在我们这个穷乡僻壤,她能摆脱所有烦恼,做回最真实的自己,我应该感到开心;至少我这个没本事的男人,能让她笑了……

    但是总公司,我还是要帮她夺回来;她可以不在乎那些,但她父亲不行;如果手里没有权利和财富,那个善良逗比的老人,要面对的,只能是江旭那个混蛋,无尽的追杀。

    但这些,我不能告诉她;一个是为了她的安全,更主要的,我怕听了以后,会更加伤心。叔叔追杀父亲,这种灭绝人伦的事情,换做谁,都无法坦然接受。更何况,是善良单纯的她。

    日子在我们这个小山谷里慢悠悠地过着,后来我妹妹放假了,她们姐俩一见面,简直欢喜的要命!江姐还有模有样地帮妮妮辅导功课,不得不说,她还蛮厉害的!很多知识点,我都忘了,她竟然还能张口就来。

    可这样的闲暇时光,只是过了五天,江姐父亲的电话,就打过来了!

    那天晚上,我们刚吃完饭,我兜里的电话就响了。

    拿着电话,我怕被江姐听见,最后跑到门外,才接起来。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三更马上好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