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9.父亲的理解

    听我妈这样一说,江姐的头更低了;后来她深吸一口气,强撑着微笑说:“婶儿,不怕您笑话,我还没男朋友呢。”

    我眼睛一闭,抓起桌上的酒,狠狠灌了下去!这个傻女人,善良的丫头,她为了照顾我家人的面子,竟然这样委屈自己;我他妈的,我王炎真不是人!

    听到江姐还没对象,我妈就很开心地说:“丫头,28了没对象,这可不能拖了;这要放在俺们乡下,这个岁数嫁都不好嫁。”

    咽下嘴里的酒,我皱着眉就说:“妈!你说什么呢?我姐是大城市的人,咱们乡下怎么能比?在城里,像我姐这个年龄的女孩,多了去了,您少跟着操心!”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妈不是跟着着急吗?!”我妈白了我一眼,又抓着江姐的胳膊说,“丫头,你看看我们家小林怎么样?今年26岁,比你小点儿;他在我们县城做生意,家庭条件还不错!也有学历,大专毕业的。”

    见我妈开始说媒,我那个远房表哥,连酒都不喝了,双眼直勾勾地就看着江姐;当时的情形,我他妈的,我真想揍他狗日的!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感情刚才叫我妈过去,就是为了这事儿!

    一旁的金小优,看到这情况,她赶紧放下筷子就说:“江姐,这是好事儿啊?!你看人家林哥,也是一表人才,不行你就嫁了吧!正好咱们都嫁过来,姐妹也好做个伴。”

    我那个表哥一听,立刻咧着大嘴说:“弟妹啊,还是你会说话!能碰到你这种,长得好看嘴又甜的女孩,小炎真有福气!”

    捏着拳头,这些话我实在听不下去了;江姐本来就够委屈了,结果又来了这么一出!我就是再能忍,再窝囊,我也憋不住了!

    可就在我刚要站起来发怒的时候,坐在我旁边的哥哥,一拳砸在桌子上说:“林子!你也不撒泡尿,照照自己什么德行!人家是小炎的客人,你给我放尊重点。”

    “大焱,你什么意思?我让我舅妈说媒,碍着你什么事儿了?难道你也对人家姑娘有意思?你可别忘了,你都结婚了!”我那个表哥,顿时就不愿意了;因为喝了酒的缘故,嗓门特别大。

    “你别给我满嘴喷粪!”我哥站起来,指着他鼻子就说,“想喝酒,就给我老老实实坐在这里;不想喝,赶紧滚蛋!”

    眼看两人要动手,江姐赶忙站起来说:“你们别吵架。”说完,她又看向我那表哥说,“您好,对不起,我暂时还不想考虑个人问题,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被江姐当面拒绝,我那表哥面子上有点挂不住,把头一别,特孬种地说了句:“艹,装什么装?!我就是让舅妈一问,还当真了!”

    这个混蛋,其实他本来就看不起我们王家人,这两年做生意赚了点钱,亲戚朋友的,就更不放在眼里了;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当着我的面,他竟然敢对江姐爆粗口!

    那一刻,我也站了起来,当时就想揍他狗日的!可还不待我出手,我哥抓起桌上的酒杯,狠狠抡在了他脸上!接着直接窜出去,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我哥是谁?!从小就打架,现在又出海打渔,浑身上下都是本事,周围三五个村,没人敢惹他;这才短短几招,林子直接就被我哥摁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林子,别以为亲戚朋友的,我就不敢揍你!今天是我弟弟的喜事儿,谁要敢闹·事儿,不给他面子,我就让谁不痛快!”我哥红着眼,常年在海上搏击风浪的他,一身的霸气!

    后来两桌的人,都跑过来,把他们俩硬生生给拉开了;我爸还对我哥训斥了两句,不过不轻不重,也就是说给别人看的。

    经过这么一闹,林子他们一家,很不爽的离开了;再次回到饭桌前,因为有我哥镇着,其他几个远方哥哥也老实了不少。

    可是那顿饭,却是我吃过的,最难受的一次;菜嚼进嘴里,就跟嚼木头似得,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而江姐也不怎么说话了,就低头坐在那里;多少个瞬间,我都偷偷地去看她;可她一直低着头,偶尔跟我妈说两句话,笑一下。只是那笑容里,充满了委屈和苦涩。

    那天的聚会,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晚上;吃完饭散席的时候,几个长辈还拉着我爸的胳膊说:“小炎的婚事得早办,人家姑娘那么漂浪,可不能亏待了人家!”

    我爸就笑着说:“这得问孩子们的意见,而且小炎还不到结婚年龄,着急也没用。路上走好哈,这事儿要真定下了,到时候电话通知你们。”

    我和我爸去送亲戚,江姐就帮着我妈收拾碗筷;而金小优,却跟个大爷似得,坐在院子里的板凳上,眯着眼睛看星星。

    她可是真自在啊?!我和江姐,我们历经了那么多磨难,好不容易才走到一起;我怎么可能,让她在这最后一刻,横插一脚,坐享其成?!

    等着吧,等送完亲戚,咱们就把话挑明了!怀孕了又怎样?那是你自找的,是你给我下的药,不是我逼你的!

    冷冷地看了她一眼,我和父亲就出去了;那天,我们把亲戚一直送了很远,回来的时候,我爸猛地一拽我胳膊说:“小炎,到底是怎么回事?刚才家里都是亲戚,我没好问你;现在,你赶紧给我讲清楚!”

    听到我爸的话,我心里顿时一喜!我就知道,我爸妈不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,他们会理解我的,一定会的!

    我掏出烟,给我爸点了一根;自己也叼上烟,深深吸了一口;夜色微凉,嗅着香烟的气味,记忆一下子又把我带回了一年前,我逃离家乡,初到江城的时候。

    一些人、一些事,现在回想起来,仍旧历历在目;我永远也忘不了,江姐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了我;在我无家可归的时候,把我带到她家里,给我做饭、买新衣服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听我说完,我爸长舒了一口气,重重地点头说,“是个好丫头啊!小炎,咱们不能辜负人家,咱们王家虽然穷,但从来都不是孬种!有恩,就要报;喜欢人家,就得负责任!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大家沉住气,感化恶人,走向幸福,都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过程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