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8.你的委屈我懂

    听到江姐亲口承认,我们是姐弟关系,我爸这才长舒了一口气,转身对着众人说:“我就说嘛,我儿子哪儿有那个本事?一下子还搞两个对象!咱老王家祖祖辈辈,也没出过这样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我一个叔叔赶紧就说:“是啊,不过王炎这小子,确实有本事!不但领回来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,还让人家怀了孩子!这一下,咱们老王家,一下子多了两口人啊!”

    他们这样说,原本有些尴尬的气氛,瞬间变成了欢乐的海洋;可我怎么也笑不出来,就站在那里,呆呆地看着江姐。

    这一次,我明明是带她来,见我父母的;却没想到,事情竟然弄成了这样;这个善良的女人,她得受多大委屈啊?!

    当时江姐站在原地,眉头都拧成了疙瘩;两只白皙的小手,因为委屈,紧紧攥在一起;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特别尴尬。

    我妈就赶紧说:“闺女,别站着了,大老远陪我们小炎回来,您还那么照顾他,赶紧坐下来吃饭吧;婶儿今天做了两桌子菜,都是好吃的;您就敞开了吃,拿这儿当自己家,不要客气。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,感觉整个人都要崩溃了!我妈就拉着江姐的手,江姐红着眼睛,几乎都要哭了;可她还是强颜欢笑着,跟我妈坐在桌前说:“谢谢婶儿,我早就听王炎说,您手艺不错了,今天可得好好吃一顿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拿筷子夹了鱼头,放在嘴里一边嚼,一边装作很吃惊地说:“嗯!真好吃!婶儿,您这鱼头怎么做的啊?这是我吃过的,最好吃的鱼头!”

    我妈就开心的不得了,说小韵这丫头,嘴巴真甜!然后又跟她絮叨,这鱼头怎么做,什么时候放料,加多少醋,炖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江姐一边吃,一点点头笑着;可突然,她趁我妈不注意,猛地转头看了我一眼;那眼神,我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,有些怨恨,有些无奈;但更多的,是恐惧和不舍。

    我都明白,事情搞到现在这样,她一定以为我们完了,我会和金小优在一起;毕竟她怀了我的孩子,她先得到了我家人的认可。

    我就捏着拳头,不停地用眼神告诉她:这件事我能摆平,我爸妈都是通情达理的人;倘若我把实情告诉他们,我想他们一定可以理解我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当初,没有江姐的帮助,我们家根本还不上高利贷;如果不是她,这个家也不会像现在这样,充斥着浓浓的幸福。

    后来还是我大伯家的哥哥,过来拉着我说:“弟弟,别干愣着了,赶紧坐下来吃饭吧,有什么事,等亲戚们都走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我特别感激地看了他一眼;我爷爷就俩孙子,我和我哥;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,但我哥从小就疼我、维护我;学校里有人欺负我,也是他为我出头。

    而且我哥为人沉稳,虽然性格有点内向,但看什么事都很准!刚才我和江姐,还有金小优之间,一定是被我哥看出了什么,所以他才这么劝我。

    我就点着头,跟我哥一起,坐到了饭桌上;吃饭的时候,我妈、江姐还有金小优,都跟我坐在一桌上,其他还有几个亲戚家的哥哥。

    当时,我心里简直说不出的纠结,我的爱人,明明就是江姐,可在那种环境下,我无法一掀桌子,郑重其事地告诉众人:江韵才是我爱人,那个金小优,她就是个万人骑的毒妇!

    毕竟大家乡里乡亲,低头不见抬头间;如果我这么做了,我爸妈将来,肯定会被人指着脊梁骨笑话;农村就是这样,一个梗,能被人说三道四好几年。

    那天下午,江姐表现的很大方,真的就跟我姐姐一样;一边顺着我妈说话,还问我和金小优什么时候结婚?一会儿又给我妈夹菜,跟她拉着家常。

    我就在那里喝闷酒,心里特别难受!但我知道,江姐心里,肯定比我还要煎熬百倍!

    可金小优却一直赖在我旁边,一会儿给我倒茶,一会儿又给我夹菜,嘴里一口一个老公的叫着。

    “小炎,干嘛呢?人家小优怀着身子,还给你夹着菜!你就不能照顾一下人家?”我妈埋怨了我一句,又笑着跟金小优说,“闺女啊,小炎从小被我们惯坏了,你别介意哈!”

    “妈,没事的!小炎他人很好,挺会照顾人的。”金小优赶紧说着,还拿着桌上的纸巾给我擦嘴;我真的被她给恶心死了,一个女人,她的脸皮怎么可以这么厚?!她这样,是故意给江姐看的吗?故意要气她吗?

    而且更令我生气的是,亲戚家的几个哥哥,都还是单身;他们一边喝酒,那色眯眯的眼睛,就老朝着江姐看。

    那时的江姐,在我们这个乡下小院里,简直就是只高贵的凤凰;举止文雅、落落大方,浑身上下,都透露着一股大城市女人的高贵。

    我这些乡下土包子的哥哥们,一个个的眼神,就跟饿狼似得;有几个不加掩饰的,直直盯着江姐的胸口看。

    而她这个傻女人,为了显得年轻,还故意穿得那么露;胸前的V领下,那深不见底的事业线,和白花花的一片,简直能把男人给迷死。

    后来有个亲戚家的哥哥,站起身就把我妈拉到一边,嘴里嘀咕着,不知道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我妈就很为难地走回来,对着江姐一笑说:“闺女,你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江姐先是愣了一下,接着又微微低头说:“虚岁都28了。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我的心简直痛死了!当初她还嘱咐我,千万别暴露她的年龄;可现在,她可真大方,张嘴就承认了!

    她这是放弃了吗?觉得我们不可能了吗?连慌都懒得撒了吗?如果她说,今年二十三、四岁,绝对没有人能看出来的!

    我妈就特别吃惊地说:“真的假的?我还以为你也就二十岁出头呢!”

    听我妈这样说,江姐尴尬一笑,就把头低下了。

    我那个远房表哥,看着江姐害羞的样子,竟然有些迫不及待了!他赶紧拿胳膊,捅了我妈一下。

    我妈抿着嘴,特别不好意思问地她:“闺女,结婚了吗?在我们农村啊,28岁的女人,孩子都上小学了!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有兄弟今晚让我四更,怎么可能?!月票都过300了,怎么也得五更嘛!还有,老读者都知道,刀刀的书是前面憋气,后面爽快!每一个布局,都是有道理的。往下看就好了,刀刀不会让你们失望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