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.她竟然来了

    我和江姐往村子里走,不一会儿我爸电话就打了过来;“小炎,到哪儿了?用不用我开车,过去接你?”

    捏着电话,我朝江姐一笑,又对着电话说:“爸,已经进村子了,马上就到家!”

    “那行,快点来吧,家里亲戚都到了,你妈把饭菜也做好了,就差你了!”说完,我爸开心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可是我却皱起了眉头,他刚才说就差我了,这是什么意思?要知道,江姐才是今天,我们家最重要的客人啊?!

    我们家乡的习俗,女方第一次来家里,亲戚朋友都会过来吃饭陪酒的;可刚才,我爸嘴里怎么连江姐,提都没提?这不对啊?!

    见我一脸沉思,江姐赶紧碰了碰我胳膊,有些担忧地说:“小炎,怎么了啊?是不是出什么事了?还是你把我的年龄,告诉了你爸妈,他们不高兴了?要是这样的话,那我…”她抿着嘴,有些着急说,“那我还是回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竟然转身要离开?!我赶紧拉住她说:“姐,没事的!我都跟你说了,我爸妈根本不在乎那些!走吧,马上就到家门口了。”

    拉着她,我心里其实很过意不去;她是千金大小姐,又是公司老总;这次来我家,她却如此小心翼翼,走了那么多山路不说,还提心吊胆的。

    被我拽着,她抿了抿嘴,一边走一边说:“真没事啊?你不要骗我?!”

    我说没事,就是我爸打电话的时候,语气有些奇怪;我没跟他提过你,应该不是你的原因,或许有别的事吧。听我这样说,江姐这才点点头,微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走到家门口的时候,院子里热闹的声音,就传了过来;我和江姐拉着箱子,推开门以后,我笑着朝里喊:“爸、妈,我回来了!”

    紧接着,我妈从厨房里,系着围裙就跑了出来;我爸当时正在饭桌上发烟,听到我的声音,也赶紧朝我们这边走。

    我赶紧迎上去说:“爸妈,怎么这么着急啊?连饭都做好了,我们人还没到呢!”

    我爸一笑说:“能不着急吗?你小子,可真能给我惹事儿;不过惹得是好事,爸妈心里开心!”

    说完,我妈指着我身后说:“小炎,这位是?”

    我赶紧说:“哦!这位就是我女朋友,叫江韵,你们叫她小韵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听我介绍她,江姐也赶紧站出来,忍着心里的激动说:“叔叔、阿姨,你们好!”

    那一刻,当我爸妈看到江姐的时候,整个人都愣住了!我就得意地笑着,像江姐这样的大美女,或许他们一辈子都没见过吧?被震撼到了吧?!

    可下一刻,我爸嘴角抽了抽,张着大嘴说:“她…她是你女朋友?那…屋里那个又是谁?”

    “啊?屋里?什么屋里?!”我都被他给说懵了!我女朋友只有江姐啊?难道还有人,想冒充?

    “小炎,你…你别吓唬妈妈,你这一下弄两个闺女到家里,妈可有点接受不了?!再说了,屋里那个还怀着身子呢!”我妈脸色都煞白了,他们的表情,根本就不是在开玩笑;而且我父母,也不会开玩笑。

    正当我疑惑不解的时候,在客厅门口,金小优竟然走了出来!我滴个天,这个小魔头,她怎么找到我家里来的?还有,她来这里,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那一刻,我艰难地转头看着江姐,她也一脸迷茫地看着我;金小优就踩着高跟鞋,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,走到我们面前,拉着我胳膊说:“老公,你回来啦?哎哟,江姐,你也过来啦?!”

    说完,她立刻又转身,看着我父母说:“爸、妈,你们还不认识江姐吧?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她是我和小炎的干姐姐,在江城的时候,没少照顾我们呢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爸立刻松了口气,哈哈一笑说:“原来是干姐姐啊!你这熊孩子,竟吓唬我们老两口!我还以为,你搞俩对象往家里领呢!要真是这样,家里亲朋好友这么多,你让爸妈的老脸往哪儿放?!”

    心口憋着气,我没管我爸的话,而是恶狠狠地看着金小优说:“你来我家里,到底想干什么?我告诉你,少给我惹事!这里不欢迎你,赶紧给我滚!”

    看我凶神恶煞的样子,金小优赶紧往我妈身后跺了跺,又理直气壮地说:“我怀了你孩子,不来你家,我能去哪儿?”说完,她从裤兜里,掏出一张单子递给我说,“医院的检查单,孩子已经三个月了!这个时间错不了,就是你的!如果你不信,等孩子生出来了,咱们去做亲子鉴定!”

    我咬着牙,眯着眼睛看着她手里,那张红色的单子;我不想去看,我觉得这件事纯属扯淡!可一想到,三个月前,金小优喂我春·药那次,我确实没戴什么安全措施,而且一夜来了好多次,都弄进去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心里就开始打鼓,难道真的中标了?一晚上就中标了?!

    见我迟迟没有动作,金小优直接将单子摊开,放在我眼前说:“你看看,我有没有骗你?你还是学生物科技的,这个单子能看懂吧?!”

    我红着眼,看着单子上,那一条条的化验结果,以及化验单上的怀孕周期,整个人都懵掉了,大脑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“今天当着爸妈的面,当着亲戚朋友的面,你凭良心说,这孩子是不是你的?”金小优趾高气扬地看着我,又转过头,得意地看了江姐一眼。

    “小炎啊,咱们可不能对不起人家姑娘啊!”那时候,被周围的亲戚们看着,我妈额头都出汗了;她拉了拉我袖子,特别焦急地说,“人家丫头不容易,怀着身子还大老远来咱家,走那么多的山路。你可不能辜负人家啊?!”

    “他敢!”我爸猛地站出来,挡在金小优身后说,“这丫头条件这么好,人长得也不赖!人家怀了咱的孩子,怎么着这事儿也得办!咱们王家,可没有孬种!”

    说完,我爸明显护着金小优,看着江姐说:“丫头,你跟叔叔说实话,你是什么来头?难道…你也是这个臭小子的相好?”

    听我爸这么问,江姐都吓坏了,赶紧摆手说:“不是、不是,叔叔您误会了,刚才小优都说了,我只是小炎的姐姐,我们是姐弟关系。”

    我转过头,呆呆地看着她,心里简直难受死了!你个傻女人,你才是我的爱人啊!

    姐,你怎么可以,这么委屈自己啊?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天三更好了,明天周六,保底四更;刀刀从不吹牛,除了喝醉酒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