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6.开心的江姐

    第二天,当我睁开眼的时候,江姐已经化好妆了!

    那天她穿了件米黄色的外套,白色牛仔裤,扎着高跷的马尾辫;再加上她脸又白,皮肤保养的也好,乍一看就跟个十八岁的姑娘似得。

    “小炎,姐这样,是不是能显得年轻一点啊?”对着镜子,她还是有些担心地说。

    我看着镜子里,她那双淡淡的黑眼圈;张开胳膊,我猛地搂住她说:“傻瓜,你不会昨晚一直没睡吧?”

    她抿嘴一笑,微微低下头说:“嗯,太开心了,又兴奋又害怕!姐今天早晨四点多就起来了,你看我化的妆,还可以吧?照着小姑娘的样子化的,花了整整三个多小时呢!”

    我闭着眼,下巴压在她肩膀上说:“姐,其实不用这样的,我爸妈通情达理,他们根本不在乎你年龄大小;只要咱们彼此相爱,他们都会开心的。”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我拉住她的手说:“走吧,一切有我,在这世上,没有任何困难,能左右咱们,没有!”

    因为我家乡的那个市,连个机场都没有;我和江姐,是坐火车回去的。当时我们买了卧铺,她一到车上就睡了。

    我就坐在她旁边,呆呆地看着她;那个时候,我心里真的特别开心!一个女人,能为我、为我们的爱情,做到这种程度,我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?

    从江城到家乡,我们坐了14个小时的火车;从县城火车站出来的时候,我深深吸了一口家乡的空气。

    “小炎,你家这里的空气真清新啊?!”她开心地睁着眼睛,望着蓝蓝的天空说,“这里的天真蓝,你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环境挺好,就是地方太落后了,比不了你们大城市。”手里拉着行李箱,我眯着眼睛,看着往日熟悉的火车站。去年这个时候,我就是在这里,去的江城。

    那时的我,一无所有,还欠了一屁股的高利贷,几乎是惊慌失措地逃离这里,去的江城;然而任谁也没想到,我会在江城遇见你,遇见眼前这个漂亮的女人;是她改变了我,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帮了我。

    人生真的很奇妙!一年时间,我不但把家里的债还清了,还带了一个漂亮媳妇回来。所以说啊,不管历经多少磨难,我想我都应该感谢江城,感谢那座充满梦幻般的城市。是它让我认识了江姐,有了这段甜蜜的爱情。

    然而,让我更梦幻的,却是回家以后的事;我万万没想到,事情的发展,简直出乎了我预料!

    出了车站以后,我和江姐打了出租,直接往我家里赶;我家离县城挺远的,在北海那边,有40多公里。那边靠着山,山后就是海;前些年政府还说,要在我家那边开发旅游业;结果到了现在,还是老样子,连公路都没有。

    车子开了半个多小时,到山脚下的时候,出租车就不开了,因为路太窄,而且不好走。

    付完车钱,我和江姐拉着行李箱,绕着山脚下的路往前走。

    四月份的山里,开满了桃花,飘香四溢。

    江姐眯着眼睛,嗅着林间的芳香说:“小炎,这里就是你家乡吗?你家也种桃树吗?”

    我摇头说:“不种桃树,不过村里有不少种的;这山后面,有块平原,我爸妈在那边种山药、大姜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些,我微微低下了头。因为曾几何时,我也曾为父母的职业、家庭的贫穷,而自卑过无数次;尤其上大学时,跟女孩子聊天,在谈到家庭、父母工作的时候,我都不自觉地红着脸,岔开话题。

    我也曾想过,将来有一天,我若是跟女孩谈了恋爱,将来怎么把人家往家里领啊?!别人家一看我们这么穷,就不跟了,跑了……

    直到现在我才发现,真正爱你的人,她根本不在乎这些;反而会在这片贫瘠的土地上,去好奇地寻找,你走过的路,成长过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真好,难怪你眼睛那么干净、漂亮!在这种地方长大的孩子,心灵应该都很纯洁的吧?”她一边走,一边羡慕地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好什么呀!”我朝她一笑说,“我十岁那年,村里才通上电,上初中了,家里才有了电视机。这里吧,其实很穷的;如果我不是上了大学,或许这辈子,都不会出我们这个县城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上了大学,也出去了!”江姐抿嘴笑着,伸手摸着我脑袋说,“小家伙,真不简单!你应该是你们家里人的骄傲吧?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,我就特得意地回她说:“不是我们家里,而是整个村子的骄傲!从民国到现在,我们村只出过我这么一个大学生;当然,我妹妹学习比我还好,她应该是第二个。”

    见我得意,江姐就刮了下我鼻梁说:“小家伙,一点都不谦虚,夸你两句,还喘上了!”

    我就赶紧说:“姐,别再叫我小家伙了,那样会显得你岁数大!”

    “哦!对对!”她竟然很可爱的点着头,拍着胸脯说,“都叫顺嘴了,幸亏你提醒!还有哦,你也不能喊我姐,要叫我小韵知道吗?还有,别人要不问我年龄,你可不要往外说哈!”

    我抿嘴一笑,她那样子,真的单纯的就跟个小姑娘似得;如果不看她身份证,说她跟我一般大,肯定没人会怀疑。

    一路上,我们有说有笑;后来她还折了根树枝,跟我打闹!

    当时她穿着粉色的运动鞋,马尾辫一甩一甩的;林间的阳光透过树隙,斑驳地照在小路上;她笑着,特别开心,胸前的波浪上下颠簸,似乎忘却了所有的烦恼。

    我想,这才是最真实的江姐吧?在她父亲出事之前,她应该就是这种单纯的姑娘吧?!只是后来,生活的重担压在她身上;她必须得戴起成熟的面具,去面对那些困难与挫折。

    姐,以后有我在你身边,所有的重担和压力,都交给我吧!

    你只需要做回你自己,那个最单纯的小韵就好了。

    绕过山间的小路,我指着不远处的红砖绿瓦说:“姐,那就是我家!”

    “哇塞!好漂亮啊!”她扶着我肩膀,在我脸上轻轻亲了一下说:“这里好美!你们村子后面,那就是大海吧?”她指着远处,那片蔚蓝的大海问我。

    “嗯!”我点点头,时隔一年,我终于又回来了;我的家乡,我从小长大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后来,让我没想到的是,刚进家门,就出了事……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下一更八点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