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5.金小优要干嘛?

    看着手机上的号码,我想都没想就挂了;我和金小优之间,确实没什么好说的;而且这女人心眼儿太多,我怕再中了她的算计。

    见我挂掉电话,江姐就拿胳膊碰了碰我说:“谁啊?怎么不接?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金小优,不用理她;现在那个林行长已经进去了,她再也没有跟咱们竞争的本钱了!姐,等到年底,董事长的位子,一定是你的!而且到那时啊,说不准还有更大的惊喜,等着你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惊喜啊?”一听这个,她顿时来兴趣了;就坐在疗养中心的花坛边上,睁着水汪汪的眼睛说,“快点告诉姐姐好不好?这话你都说了好几遍了,不带这么吊人胃口的。”

    看着她单纯的样子,我其实特想告诉她,她父亲没死的消息;可最终,为了她的安全,为了计划能顺利完成,我还是憋着秘密,朝她一笑说:“惊喜就是,过了今年,我就到结婚的年龄了,我娶你,好不好啊?”

    一听这个,她的脸顿时红了,故意把头转向一边说:“切,谁要嫁给你啊?少臭美了!连家长都没见,就要娶人家,你脸皮怎么这么厚啊?”她伸手指着我脑袋,但脸上却是浓浓的得意。

    我就跟她闹,跟她拌嘴;那天阳光格外地好,疗养中心的大院里,飘满了花香;午后的春风里,我看着她开心的笑容;那时候,我真想时间,就停留在这一刻!

    可不一会儿,我手机又响了,还是金小优打来的;皱着眉,我又把电话挂断了!虽然我们还算不上死敌,但也算不上什么朋友。

    但挂完电话以后,她就给我发了条短信说:“王炎,你来一趟中医院,我现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中医院?好好的,她去医院干嘛?带着疑惑,我问她说:“你怎么了?生病了?照顾好自己吧!咱们之间没什么,我也没必要去看你,希望你理解。”

    可她立刻就回我说:“王炎,我怀孕了,你的种!如果不想让我,闹到江韵那里,我劝你赶紧过来!”

    怀孕?真他妈搞笑!我就说:“金小优,你能不能消停一会儿?即便你怀孕了,怎么就能说是我的?你怎么不说是那个姓林的?你跟他没少做吧?!”

    “你混蛋!我算着日子呢,就是你的!你赶紧过来,我…我有点害怕!”看着屏幕上的字,我不屑一笑;不知道这心机歹毒的丫头,又要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我说:“你省省吧!金小优,咱们之间不会再有什么;还有,明天我就和江姐,一起回老家见父母了;所以我希望,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。”发完短信之后,我索性就不理她了,这种扯淡的理由,她也能想得出来!

    下班以后,江姐就开车,带着我去了超市;在超市里,她挽着我胳膊,既开心又羞涩地说:“小炎,你爸爸抽烟吗?还有你妈喜欢什么?你还有个妹妹是吧?我给她买个平板电脑当见面礼吧,现在的孩子,都喜欢这个的。”

    我就拉着她手说:“姐,你什么都不用买,人去了就好了。再说了,妮妮现在上高三,这么紧张的时候,你给她买电脑,多耽误学习啊?”

    江姐却嘴巴一撇说:“不买东西怎么能行啊?!你个小屁孩懂什么?人情世故知不知道?!”

    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她,其实心里蛮高兴的;她这样,只能说明她爱我,想和我在一起;所以才会去买东西,极力讨好我家人吧?!

    后来我和江姐,在市中心一直逛到晚上十点多;她买了好多保健品、衣服,还有平板电脑;最后整个后备箱都塞满了。

    回家路上,江姐还问我老家那边,有没有什么好吃的?我就跟她说:我家南面靠山,北面靠海;既有野味,也有海鲜。而且我妈厨艺特别好,等你去了,让她给你做一大桌子好吃的!

    听到这个,她口水都流出来了;正开着车呢,就扑过来,猛地在我脸上亲了一口!可接着,她又有些不太开心地说:“哎,这么多好吃的,可惜不能敞开吃,真遗憾!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能敞开吃啊?到我家里,就跟到自己家一样,随便吃,肯定管够!”我摸着她头发,很得意地说。

    “哎哟,人家是去见未来公婆,不得矜持点儿,保持形象啊?!姐要是敞开了吃,你爸妈,还有你家里的亲戚,人家不得笑话啊?!”她开着车,一本正经地说着,倒还蛮有道理的!

    到了家以后,她又开始收拾行李;这个妮子,对这件事还挺重视的,一直捣鼓到深夜,才爬到床上;结果她还不睡觉,兴奋地不得了,就拉着我胳膊,不停地问我说:“小炎,你们乡下那里,是不是不喜欢女的比男的大啊?我爸爸以前就是乡下的,因为我妈岁数比我爸大,当时跟我爷爷奶奶,闹得还挺不愉快的。你们家不会也这样吧?”

    我揉着眼睛说:“姐,快睡觉吧,都几点了?我们乡下人思想确实有些保守,但我爸妈不一样,他们心疼我的。从小到大,我自己的事情,都是自己拿主意,他们会尊重我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们万一…万一要是不同意怎么办啊?姐比你大六岁哦,他们能接受吗?”摇着我胳膊,她多愁善感地皱着眉,一副担心地样子。

    后来我被她烦的不行了,就坐起来说:“姐!首先,我爸妈一定会同意;其次,他们要是不同意,我就带你私奔!这个回答,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可她却睁大眼睛说:“啊?私奔怎么能行啊?你这孩子,怎么这么不孝顺?!姐跟你爸妈比,当然是他们重要的!姐已经没有爸爸了,失去亲人的滋味,不好受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在那里患得患失、喋喋不休,我就直接躺下来,拉着被子就把头蒙上了。这个傻丫头,她其实不知道,我爸妈人特别好;她想这些,简直就是多余。

    可后来,我怎么也没想到,竟然会出那种事……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下一更七点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