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4.春暖花开

    听了老人的话,江姐猛地就哭了;再也没了都市女老板的形象,就跟个小女孩似得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这些老人面前,我们谁不是孩子呢?他们给我们的理解与宽容,足以让我受用终生。

    那些讹钱的家属们,也都一个个低下了头;我擦了擦眼角,深吸一口说:“王老,其他老人怎么样了?我和江总过来,其实是想看看老人的情况的。”

    轮椅上的王老,朝我一笑说:“不用担心了,政府请的这批医疗专家,医术很高明!我就是昨天上午醒过来的,真没想到啊!都这把年纪了,还能捡回来一条命!至于其他老人,情况也很乐观,正在陆续的苏醒。毕竟专家嘛,人家成天就是研究这个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猛地拉住江姐的手,激动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!

    江姐擦着眼泪,嘴角的笑容,几乎从心底蔓延开来;她抓着王老的轮椅说:“是真的吗?都会没事吗?”

    “妮子啊,我老头子还能骗你吗?”说完,他抬起手腕上的表,看了看时间说,“这个点儿啊,估计又能有几个老家伙,睁开眼了!”

    “天呢!太好了!”江姐抿着红唇,额头激动地都冒青筋了;她一边哭一边笑,又不停地摇着我胳膊说,“小炎,他们没事了,太好了!”

    我就伸手摸着她的脸,这个傻姑娘,她终于可以卸下心里的担子了。

    旁边王老,看了看我们,又转头看着众人说:“还围在这里干什么?真要是孝顺,就赶紧去看看自己家的老人,别一天天的,想着老人那点死人钱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众人瞬间羞怯地低下了脑袋;毕竟被人说到这个份儿上,脸是丢尽了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众人纷纷散去,金小优就站在人流当中,红着眼睛猛地朝我吼:“王炎!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?你处处跟我作对,我就那么让你讨厌吗?”

    我抬起头,皱着眉说:“小优,有些东西勉强不来;是你的东西,别人抢不走,不是你的,你也留不住。我还是那句话,做一个善良的女孩,积极阳光一点,将来肯定会有你想要的生活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抽泣着仰起脸,最后什么都没说,直接转身离开了;看着她落寞的背影,我不知道,她有没有听进去我的话,总之,她好自为之吧。

    后来我和江姐,去了医院病房;江姐每见到一个老人,眼里的泪都会抑制不住地往下流;这个虚假做作无关,她就是这种善良的女人,老人没事,她比谁都要开心。

    那天,我们在医院里,呆了整整一天;江姐就陪那些老人聊天,给他们削水果。我只是在一旁,静静地看着她;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,能对老人这么和蔼可亲,其实是很少见的。

    后来我去了医院楼梯口,打开窗户抽着烟,掏出电话打给李局长说:“李叔叔,有件事想拜托你一下!”

    当时李红兵笑着说:“怎么?说吧!只要是不违背原则,在我能力范围内的,尽管提。”

    我眯着眼,吐着烟雾说:“我给您举报,南区建行的林行长,徇私枉法、滥用职权;希望您联系纪委和反贪部门,好好查查这混蛋!当然,如果为难的话,我不勉强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李局长一笑说,“虽然这不在我的职权范围内,但反贪局的那帮家伙,其实早就想动他了!这个你放心,跑不了他!”说到这里,李局长顿了一下又说,“对了小炎,你安排的那事,我已经给弄好了;等开发区划下来以后,我保你赚的盆满钵丰!”

    “嗯,谢谢了李叔叔。”我点点头,沉默了一下又说,“李叔叔,我这是发自内心的感谢!还有,我希望终有一天,我们能成为朋友,而不是相要挟的关系。这些日子,您帮了我这么多,说实话,很感激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李局长也沉默了半天,才长舒一口气说:“王炎,你知道吗?当你不计前嫌,把恩旭重新请回公司的那一刻,我就把你当成朋友了!原先你们是死敌,他还差点抢了你心爱的女人;而你最终还能原谅他,重用他;单凭这份胸怀,你将来,绝对能干出一番大事业!”

    我微微一笑,“那咱们现在,是朋友了?”

    李局长哈哈一笑:“我们不早就是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我感觉眼前的世界,越来越明朗了;虽然前途茫茫不可知,但我王炎的朋友,却越聚越多;说不准某天,我还真能干出一番大事业!

    时间转眼到了四月份,那时候的疗养中心,开满了鲜艳的花朵;春日的微风,吹过草坪,吹过绿叶,吹在了我和江姐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哦,这个季节就有卖雪糕的了!”江姐嚼着雪糕,眯着漂亮的眼睛,看着如今的疗养中心说,“当初啊,这里差一点就黄了!没想到今天,竟然发展的这么好,入住老人也增加了一倍多。”

    “嗯,这都是你,还有原先的老人们,努力的结果啊!”我点着头,先前那个林行长,已经进被逮去了;那三千万的贷款,因为老人不要赔偿,我们也没贷。

    江姐一笑,突然又问我说:“对了小炎,下毒的那人抓到了吗?怎么一直没有动静?”

    我摇头说:“还没呢!警察在他老家,都蹲了快俩月了,一直没见他跟家里联系过。”

    提到这事儿,其实我大约能猜出来,那个下毒的人,极有可能被干掉了;而且这件事的主谋,很可能是江旭。

    江姐嘟着嘴,心里多少有些遗憾;不过她很快又笑着,拍着我肩膀说:“小伙子,明天的话,咱们该回趟你老家了吧?你跟你家里,都说好了吗?”

    我一笑说:“嗯,我爸妈一听,我要带新媳妇过去,激动地说都不会话了;还有我妹妹,跟学校请了三天假,专门等着你回去呢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小眉头皱了一下,低着头说:“你爸妈会不会嫌我年纪大,不同意啊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我爸妈虽然文化少,但很开明的。”抓着她的手,我还要说什么,兜里的手机却响了。

    掏出来一看,竟然是金小优打来的。她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,到底什么意思?我们之间,还有什么好说的吗?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你看,刀刀没吹牛逼吧?说五更,就五更!来,月票走一波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