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3.这才是大爱

    一阵怒吼飘过,所有人手里的动作,都停下了。

    怀里抱着江姐,当时她脸色吓得煞白,小手紧紧抓着我的腰。

    接着,我俩同时转头,望向走廊的右侧;那一刻,在走廊里,站了七八个白发苍苍的老人。

    他们有的坐着轮椅,有的手上还挂着点滴,虽然站位不整齐,姿势也不好看,却颇有几分,当年抗战老红·军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大丫,你给我滚回来!还翻了天了你?!”一个老人,颤抖着身子说。

    “昌明,你这是干什么?给我回来!”另一个老人,指着领头那个中年男子说。

    紧接着,围在我们周围的人,一个一个退到了老人身边;我这才敢松开江姐,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那时候,江姐眼里含着泪,看着眼前这些老人,哽咽着说:“马老、王老、孙老……对不起,小韵对不起你们!我不知道是谁那么坏,他们竟然对你们下手;但我有推卸不了的责任,你们就让你们的子女,打我骂我吧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鼻子一酸,差点哭出来;江姐说得没错,虽然不是我们害的这些老人,但他们确实是因我们,才被害!这个责任,我们逃避不了,也不会逃避。

    可中间那个,坐在轮椅上的老人,却朝江姐微微一笑说:“小韵丫头,别哭,我们不怪你!”说完,他摇着轮椅走过来,伸出苍老的手,拉着江姐说,“丫头啊,老头子我活了快一辈子了,什么阵势没见过啊?咱不怕,有什么困难,咱们大家一起扛!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,另一个还挂着点滴的老人,对着众人就说:“你们这帮狗崽子,都掉到钱眼儿里了吗?拿着我们老头子,用命换来的钱,你们心安吗?!”

    “就是!”他身边一个老太太,颤着嘴唇说,“你们这些做子女的,都说工作忙,把我们这些老人,往疗养院一扔,就什么都不管了!现在倒好,一看人家赔钱,你们工作也不忙了,天天就赖在这里,没脸没皮!我跟你们说,就算赔钱,也是我们老人的;你们这些小崽子们,一分也拿不到!”

    “妈,您说什么呢?我那边做生意,正需要资金周转呢!”先前打江姐的那个娘们,摇了摇老太太的胳膊说,“赔偿款那么多,你们老头老太太,哪能花的完啊?!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听到那娘们儿的话,坐在轮椅上的老人,两手一拍说:“现在想到你妈了?我跟你说,年前你妈生病,连床都下不了,你干嘛去了?”

    那个老太太立刻说:“是啊,当时妈拉尿都在床上,就连疗养中心的服务员,都嫌弃妈!你知道吗?是人家小韵,给我端屎擦尿,伺候了三天,直到我能下床!人家可是大老板,生意不比你做得多啊?!而且人家这么漂亮的姑娘,这么伺候我;这么善良的人,到哪儿找去?!”

    坐在轮椅上的老人,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嗯,老婆子说的对!咱凭良心说话,这疗养中心的人,一个个的,比你们这些子女孝顺多了!在这里住着,我们才有了家的感觉,才不会被人嫌弃!你们还好意思管人家要钱,不给人家道谢就不错了!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不是交了钱的吗?他们收钱,就应该这样!”一个娘们儿噘着嘴、斜着眼,阴阳怪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交了钱?好,那我们这些老人,把赔偿款都给你们,你们也像他们一样,把我们接回家,给我们把屎把尿,鞍前马后的伺候我们,行吗?!”轮椅老人咬着牙说,“如果你们能做到,赔偿款全是你们的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众人立刻面面相觑;很明显,他们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我,他们根本就不愿意,把老人接走。

    轮椅老人,顿时冷笑了一声,又转头看着江姐说:“小韵啊,昨天我们醒过来的老人,都已经商议好了;治病的钱,你们公司出,至于赔偿款啊,我们一分都不拿!毒又不是你们下的,让你们赔偿,这很奇怪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心里这才明白过来;难怪这些子女们,一刻都不愿意等,就要今天赔偿;原来他们是早就知道,老人们心里的想法了;所以这才想来个先斩后奏,把钱讹到手再说!

    可江姐却赶紧说:“王叔,这可使不得!本来我们就有责任,赔偿是应该的。而且法院也是这个意思,我们已经接受调解了。”

    “傻丫头,你们接受,可我们老头子不接受啊?!”一边说,老头子和蔼地笑了笑说,“我们可是直接受害人,完全有权利拒绝吧?老孙、老马、方婆子,你们接不接受?”

    “不接受……”几个老人,也跟着哈哈笑说,“丫头,我住过好几家疗养中心,但就你办得这个,我是最满意的!老板好、服务好、哪哪都好!”

    听他们这样说,江姐眼里的大泪,啪嗒啪嗒就流出来了;“叔叔阿姨们,你们千万不要这么说,小韵做得不好,都把你们害苦了!你们别这样好吗?小韵心里愧疚死了!”

    轮椅老人就拍着江姐的胳膊说:“傻丫头,人这辈子啊,谁还不遇到个沟沟坎坎的;挺过去就好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如果你实在愧疚,那今年的费用,就给我们免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!”江姐立刻吃惊地说,“王老,你们还打算,继续在我这里住啊?出了这么大的事,小韵觉得公司都要黄了……”说完,江姐哽咽着,手紧紧拉着我胳膊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有我们呢,黄不了!”老头一笑说,“这么好的地方,这么好的服务;我们不但要住,还要给咱们疗养中心做宣传!这里可是我们的家,得好好维护它的形象!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我一个大老爷们儿,眼泪都快被感动出来了!这世间,最美品质,莫过于包容;最好的沟通,也莫过于相互体谅。

    人间大爱,或许要等到历经沧桑、洗尽铅华之后,才能领悟到吧;就如眼前这些,可爱又善良的老人们……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还有一更,刀刀正在写哈!大家莫着急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