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0.一夜温情

    那一刻,我想再也没有什么,能比和心爱的拥吻在一起,更幸福的事了!

    她的睫毛很长,轻轻眨动间,像两个小蒲扇一样;鼻息间的香气,顺着耳根飘在我脸上,酥酥痒痒的。

    “小炎,这是真的吗?我们在一起了,再也不分开了是吗?”她捧起我的脸,修长的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。

    “嗯,不分开了!姐,我也想你,特别想!如果没有你,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。”亲吻着她,我下面一点一点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微微一颤,乌黑的眼眸,就那样深情地看着我;台灯的柔光下,她的样子是那么美;长发散落在枕头上,慵懒的像只高贵的猫咪;精致的脸颊,在细微的呻·吟中,泛着淡淡的红晕。

    我想我疯了,她也疯了!她竟然抓着我的腰,故意皱着眉说:“小坏蛋,你在做什么?我可是你姐姐,你怎么可以对姐姐做这种事啊?!”一边说,她还用力抓着我的腰,不停地迎合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就喜欢跟姐姐这样,因为我爱她;姐你知道吗?认识你之前,我做梦都没想过,将来能和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在一起,能和你这样!真的,死都值了!”闭着眼,我卖力地将她推向巅峰。

    “不要说死!你让姐姐死吧,现在就死!弟弟,你真棒,真厉害!”她忍着低吟,嘴里大口喘息着;后来我们都到了,她身子一紧,猛地搂住了我。

    我们就那样抱在一起,或者说她紧紧把我搂在怀里;我趴在她胸口,尽情享受着她的温柔;可抬头间,我却看到她哭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从她怀里出来,给她擦着眼泪说:“姐,你怎么了?我做的不好吗?”

    她摇头说:“好,太棒了!只是我怕失去这种感觉,失去跟你在一起的日子。都是姐没本事,不仅给不了你幸福,还总是连累你。小炎,姐对不起你,真的很对不起!”

    “姐,不许再这样说!”我拿手指堵住她的嘴,看着她眼睛说,“我们之间,永远都不要说对不起!爱情里没有对错,更没有谁亏欠谁。当初若不是你,我家里可能早就出事了,我也不会有今天。姐,只要咱们彼此相爱,还有什么困难过不去呢?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猛地一下又搂住了我,紧紧搂着说:“嗯!真是个懂事的弟弟!姐就想啊,如果我爸爸还活着,那该有多好啊?!他真应该见见你,他肯定会喜欢你的!这样的话,姐身边就有两个大男人了,两个疼我爱我的大男人;你说如果这样,我是不是这世上,最幸福的女人啊?!”

    我抿着嘴,心里特别想告诉她,那一天不远,你爸爸其实一直都还活着!可我不能说,甚至都不能告诉她,她叔叔是个十恶不赦的混蛋!这些秘密,我都只能暂时藏在心里,因为如果她知道了一切,就以她单纯的性格,绝对会被她叔叔看出破绽!江旭那么歹毒,又岂会放过她?!

    后来我们睡了,那一夜睡的特别踏实!我被她搂着,被她柔软的身体缠绕着,幸福的就跟个孩子一样;那时我想,从那一刻起,我们应该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吧?!

    可未来的事,谁又能说得准呢?

    第二天上午,江姐先给李恩旭打了电话,让他去银行办理贷款的事情;接着又开车,带着我往医院那么边走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,我有些担心地看着她说:“姐,你真要去啊?那些家属可不是好惹的,咱们钱还没给人家呢!”

    江姐淡淡一笑,抿了抿红唇说:“钱的事情,不都解决了吗?再说了,自从老人出了事,我一次都没去过,这样太不近人情了,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就说:“那你一会儿,找家五金店停个车,我进去买根钢管防身,省得人家再打你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你买那个干吗啊?咱们过去,又不是要打架的!”她白了我一眼,又抓着我的手说,“放心吧,那些老人很善良,他们的子女,肯定也不是坏人;之前可能因为误会,才动手伤了姐;现在肯定不会了,人家警察肯定都出面解释了。”

    可我还是很担心地看着她,她却很单纯地一笑;这个女人,她可真是善良到家了,看着傻头傻脑的,其实也是天不怕、地不怕。遇到这种事情,人家老板都是躲着,生怕被人找上门;她倒好,哪里危险,就往哪里钻。

    下了车以后,她拿头绳,把头发扎了起来,看上去清爽干练,颇有那种都市女老板的味道。往里走的时候,她还回头,朝我一笑说:“小炎,等这件事处理完了,咱们去趟你老家吧?都快一年没回家了,你是不是很想家啊?”

    我嘴里憋着笑,心里却想:是你想去我老家吧?!口是心非的女人,自己明明想怎样,却非要把理由,安在别人身上。

    我就故意说:“我不想家啊?才出来不到一年,有什么好想的?!好男儿志在四方,等我功成名就了,再荣归故里吧!”

    “你!”听我这样说,她竟然气得一跺脚,指着我脑袋就说,“小没良心的,你怎么能这样啊?!你爸妈白养你了啊?”

    “人家都说,娶了媳妇忘了娘嘛!”我笑嘻嘻说,“更可况,我媳妇这么漂亮,还是个小富婆;跟你在一起就够了;我家那地方穷,才不想回去呢!”

    其实我就是故意气她,但心里确实蛮想家的;想我爸妈,还有妹妹;想家里的海鲜,想家乡的青山绿水。

    “呵!”她冷哼一声,竟然生气说,“王炎,你要是这样,要不孝顺父母;我…我就不要你了!我才不喜欢那种没良心的男人!我跟你说,过几天你必须回去,姐陪你回去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她可真能狡辩,明明自己想去,却怎么也不肯承认,最后倒成了我不是了!我说,“那行,我回去,自己回去就行了;长途跋涉的,还要走山路,你就别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你什么意思?!”她立刻转身,抬手掐了我一下,气鼓鼓地说,“你是不是不爱我啊?不想让我见父母是吗?我知道,我年龄大,怕我给你丢人是吗?”

    说着说着,她眼泪竟然下来了;这个女人,她怎么能往这方面想啊?!我就是跟她开个玩笑而已,真不禁逗。

    张着嘴,我刚要跟她解释;可不远处,有一群人突然看向我们这边说:“快看!那个女老板!快堵住她,别让她跑了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周围呼啦一下,一群人直接把我们给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天五更,第一更走起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