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8.迷人的姐姐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李局长顿时就怒了!“他一个分区小行长,算个屁?!还不敢查他?银行算老几?让他等着,我这就跟反贪局打电话!”

    不待李局长说完,林老狗一把夺过我手里的电话,擦着额头的汗,舔着大脸笑着说:“李局长啊,别误会!我现在正跟王炎兄弟聊天呢,他开玩笑的!您不要当真,我们在闹着玩儿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没资格跟我说话,把手机给王炎!”李红兵也是够**的,直接不鸟林老狗;不过想想也是,人家是局长;而林老狗只是行长,还是市南分区的行长,这根本就不在一个级别。

    林老狗手里拿着电话,颤颤悠悠递给我,还一个劲儿朝我抛媚眼儿;我就拿着电话说:“李叔叔啊,没事儿了,刚才我就是随口一说;您先忙,我就不打扰了。”

    李局长立刻说:“嗯,不过小炎啊,一定要保护好自己,千万别再出上次那种意外了!要知道,你的安危,可不止代表你个人!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小心。”挂掉电话,我长舒了一口气;转过头,我眯着眼睛看着林老狗说,“怎么样?现在咱们是不是,该谈谈贷款的事了?”

    “可以可以!”林老狗顿时就怂了,他从兜里掏出烟,给我点上说,“王炎小兄弟,贷款的事儿,包在我身上!咱俩谁跟谁啊?都是老朋友了,以后有事儿就说,千万别见外!”

    我一脸懵逼地看着他,有的时候你不得不承认,在这社会上,某些人的脸皮,真的比城墙还厚;他们没有自尊,没有下限,骨气对他们来讲,其实早就成了一种奢侈。这种人,你也没必要,给他一丝一毫的尊重。

    “那既然这样的话,您就把给金小优的那三千万,贷给我姐吧!还有,千万别给金小优贷款,您知道的,她可是我姐的竞争对手!如果要让我知道,她手里突然多了一笔钱,那这事儿……”说到这里,我点到即止。

    “明白、明白!”林老狗赶紧点头,拍着胸脯说,“她的钱,我一分都不会放,您就放心好了!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指了指门口说:“那还不快滚?以后你再敢觊觎我姐,我会让你哭得很难看,听见了吗?人渣?!”

    他慌张地站起来,从茶几上抽了张纸巾,擦着脸上的汗说:“明白了,王炎小兄弟,以后您就是借我十个胆,我也不敢打江总的主意了!”说完,他屁股尿流就跑了。

    我靠在沙发上,长长舒了口气;所有的事情,终于摆平了,现在赔偿款,也有了着落;这下子,江姐应该能开心一点了吧?!

    林行长走后,江姐就从餐厅过来了;那时候,她抿着嘴唇,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,站在对面看着我;她开始没说话,一直沉默了半天才说:“小炎,你还是当初,姐姐认识的那个小炎吗?”

    我赶紧掐灭手里的烟说:“姐,怎么了?好好的,干嘛说这个啊?!”

    她抿着嘴,在我对面坐下说:“你变了,变化好大啊!记得当初,你那么腼腆、羞涩,从来都不敢大声说话,单纯的就跟一汪清水似得。”

    “姐,你什么意思?现在的小炎,你不喜欢了吗?”皱着眉,我有些害怕地看着她;她说的没错,我确实变了,也不知道自己从何时起,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。

    曾经的我,自卑、贫穷、内向,见到漂亮女孩,甚至连头都不敢抬;见到大领导,更是吓得连话都不会说;可那时,我至少还有一颗纯洁的心灵。

    而现在呢?我不仅胆子大了,脾气也大了;我似乎再也不如从前那般单纯了,我不知道这样的改变,到底好不好?可这并非我的本意!那些艰难的、伤痛的经历,在无形之中,就这样改变了我。

    见我沉默不语,江姐朝我靠了靠,伸手抓住我的手,很深情地看着我说:“傻瓜,姐姐怎么会不喜欢你呢?我是想说啊,姐姐的小男孩,终于成熟了!他再也不是那个,跟我闹脾气,死要面子睡大街的男孩了。”

    我“噗嗤”一笑:“姐,那些事情,你还记得啊?”

    她抿着嘴,重重地点头说:“怎么会忘呢?当时姐姐,就是被你傻里傻气的样子,给迷住了!那么单纯,穷的叮当响,还死要面子。像姐这样的大美女,别人巴不得跟我同居,你倒好,还把你吓跑了,硬拽都拽不回去!真是姐的冤家,越看就越喜欢!”

    说完,她手托着下巴,笑盈盈地看着我;当时她脑袋上还缠着纱布,跟个尼姑似得,却非要摆出那种妩媚动人的姿态,有点搞笑。

    “哎!你笑什么啊?姐怎么啦?脸上有花吗?”她竟然还傻傻地问我。

    “没有,蛮好的!姐,你真漂亮!脑袋缠着绷带,跟日本鬼子似得。”说完,我没憋住,捂着肚子就笑了。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她赶忙跑到穿衣镜前,一脸吃惊地说:“啊?!姐好丑哦!这是哪个医生给我包的啊?哎呀,丢死人了,姐嘴上还粘了米粒……”

    她一边说,羞的都要哭了;更令我无语的是,她竟然把嘴角的米粒,往嘴里一塞,嚼了起来!“小炎,你弄的蛋炒饭,挺好吃的!回头再做给我吃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我一脸无语地看着她,难道这就是女人的思维吗?前一刻还羞的要死,下一刻,心思立马又转到了别的事情上,完全不按套路出牌。

    还不待我说话,她对着镜子又开始臭美说:“不过缠着绷带,也蛮好看的嘛!姐一直想留短发呢,这样挺好,能把整个脸露出来,跟留短发差不多,人显得精神!”

    她一边自言自语说,一边撅着小屁股;因为裤子是紧身的那种,她内裤的轮廓都露出来了,呈一个“Y”型。

    她这样,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诱惑我,但她确实屁股在对着我,而且老是一扭一扭的。

    我不是圣人,面对自己深爱的女人,她还摆出这样的姿势,我真的把持不住了!

    多少个日夜,我做梦都想搂着她,想和她那样;如今,我们终于摆脱烦扰,没有了那些顾虑!

    此刻,血气方刚的我,怎么还能放过她?!

    这个迷人的小妖精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下一更八点哈!刀刀正在写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