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7.臭不要脸

    被我揪着领子,林行长牙齿打着颤,嘴角一抽一抽地说:“王炎,你什么意思?你别抓我领子,赶紧松开;咱们有事说事,别动手。”因为之前被我打过,现在这个林行长,对我已经有些恐惧了。

    我就松开他领子说:“林行长啊,您误会了,我哪儿敢跟您动手啊?您可是银行行长,我的财神爷,我得供着您啊?!”一边说,我一边把他往沙发上拉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情愿,但还是往沙发上一坐说:“王炎,以前的恩恩怨怨,过去也就过去了;我岁数比你大,不去计较那些。但请你放尊重一点,我林某人,是堂堂的行长,一向秉公处事!说句实话,江韵现在的公司,明显达不到贷款要求;所以你要让我掏钱,这事儿很难办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我顿时冷冷一笑;这个混账,刚才还贼眉鼠眼,现在立刻又道貌岸然;他还真拿我王炎,当三岁小孩忽悠不成?!

    我坐下来,点上烟说:“林行长,抛开贷款的事先不谈,您未经允许,就闯进我家,对我爱人威逼利诱、动手动脚;对了,您刚才还开口骂了她,对吧?您说这笔账,我该不该找你算?”

    “王…王炎,你别乱来,这…这可是法治社会。”听我提这茬,他顿时就慌了,屁股就跟扎了根针似得,坐立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还知道是法治社会?!”我猛地一拍桌子,伸着脑袋盯着他说,“我看你就是目无王法!谁允许你进我家的?谁允许你,在我家里,辱骂要挟我爱人的?!就凭这个,老子把你的腿打断,都理所应当!敢来我家里撒野,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!”

    看着我怒不可遏的样子,江姐吃着蛋炒饭,轻轻碰碰我,暗示我别那么冲动;我猛地就说:“男人的事,女人不要插手!你给我端着盘子,去餐桌上吃去!”

    被我一吼,江姐嘴里憋着笑,很懂事地点头说:“哦!知道啦,大男人!”

    江姐走后,我直接坐到了林行长旁边;那时候,我感觉他都要吓尿了;毕竟他挨过我的打,知道我下手没轻没重;而且最重要的是,他不但打不过我,还理亏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王炎小兄弟,真不是我不给贷款,而是你们公司,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,根本就不好操作。”林行长苦着脸,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条老狗,他其实就是不想帮我,我不傻,心里跟明镜似得!首先,我跟他有旧仇,而且因为李局长的缘故,他吃了暗亏;其次,他想得到江姐,可我又是江姐的男朋友,他心里对我,肯定极度不爽,巴不得我早点死了!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抬手摸着她脑袋顶上,那几根稀疏的毛发说:“林行长啊,别他妈给脸不要!我听得清清楚楚,您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啊?!您说只要我姐跟你怎样了,银行的钱,她就可以随便抓着花,我没听错吧?这是你亲口说的吧?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我猛地一拽他头发说:“怎么我一出现,你立刻就变卦了?怎么我姐的公司,就没有贷款资格了?你是瞧着我不顺眼吧?!还有,金小优也是我们公司的员工,她怎么就有资格贷款?还要贷3000万?”

    “这…我……”林行长张着大嘴,被我怼的不知道该说什么;我冷冷一笑说,“林行长,我敬你岁数大,叫你一声行长;说句不好听的,你个精虫上脑的老杂碎,你在我眼里,连条狗都不如!我真不理解,你一个小分区的行长,说话怎么就这么硬气?这么胆大包天?!”

    林老狗抹了把额头的汗,脸上带着勉强的笑说:“王炎小兄弟,刚才我就是随口一说的,您不要当真!你们这个公司,确实还达不到贷款的资格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冷冷地看着他;到了这时候,他还跟我嘴硬!我就说:“那好,既然我们没有贷款资格,那金小优肯定也没有;既然不给我贷,那金小优,您一分也不能给她贷;这样没毛病吗?”

    他眼睛滴溜溜转了两圈,随即一笑说:“没毛病,金小优那三千万,我也不给她贷,这样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“行你个大头鬼!”我对着他脑袋就是一巴掌!这个老混蛋,我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?其它几个银行的领导,都跟他蛇鼠一窝;他不给金小优贷款,不代表他不让别的银行,给金小优放贷;毕竟金小优,都跟他上了好几次床了,这事儿可不好赖账。

    而且即便他不给金小优贷款,江姐这边,也是必须要拿到钱!赔偿款的事情,还没有还清,如果这钱补不上,往好了说,法院会封掉公司抵债;往坏了说,江姐说不定还要坐牢。所以这钱,我必须得让他吐出来!

    可被我一打,林老狗顿时就炸毛了!“王炎,你不要动手动脚!我告诉你,你再敢打我一下,我这就报警!”

    我直接就把电话,往茶几上一扔说:“好,你这就报!来我家里撒野,你还有理了?!”

    “你!”他咬了咬牙,猛地站起来说,“好,我不跟你计较,今天的事情是我不对,我不该冒失地来你家,对不起行了吧?我这就走,我再也不来了,可以吧?”

    “好,走吧。”我摆摆手,深深吸了口烟说,“不过我听说,最近市委反腐工作,搞得力度很大,还说要抓个典型什么的。您也知道,我跟李局长的关系,不是一般的好;要不就让他举报一下,查一查你这个分区行长吧?!您为人这么刚正,铁面无私,应该不怕查吧?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他猛地一转头,不仅额头的汗在往下流,就连腿都在打哆嗦;咬着牙,他咽了咽口水说:“王炎,你跟李局长,到底是什么关系?他会为了你,得罪我们银行这边的人?”

    我冷冷一笑,拿起桌上的电话,直接打给李局长说:“李叔叔啊,最近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哟,我的小祖宗啊!怎么?你现在没事了?”李局长接到我电话,顿时兴奋地笑了起来。我知道他高兴,并不是真正在乎我的安危;而是因为我如果出了事,他就完蛋了!

    我就打开手机功放说:“李局长啊,那个林行长您还认识吧?他说你们市委那边,不敢查他!还说您不会为了我,得罪他们银行的人。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下一更七点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