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6.送财童子

    在客厅里沉默了一会儿,江姐抿了抿嘴说:“哦对了,你还没吃饭吧?姐也没吃,我现在就去做饭!”

    见她要起身,我赶紧拉住她说:“姐,你身上有伤,还是坐在这里休息吧,我来做饭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她微微一笑,手指挠了挠头上的绷带说:“你会做饭啊?能吃吗?还是不要了吧?!姐怕没被人打死,倒被你给毒死了!”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她那样子特别可爱;因为头发被绷带缠着,乍看上去,就跟光头小和尚似得,给人一种别样的美,很清纯的那种。

    我就捏了捏她鼻子,对她一笑说:“放心吧,我从小就会做饭的!”说完,我直接起身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记得小时候,父母在地里忙,根本没时间做饭给我们吃;那时妹妹还小,老跟我屁股后面喊肚子饿;后来没办法,我就只能自己烧锅下厨。

    还记得人生第一次做饭,是初一的时候;我给妹妹弄了个蛋炒饭,当时都炒糊了,可因为饿,我和妹妹吃得还是那么香。

    多年以后,我厨艺练出来了,却也上了大学;好久了,自己都没下厨了,也不知道能做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从冰箱里拿出鸡蛋,我又掀开电饭煲,里面还有剩的米饭;往锅里倒上油,点开火儿,我就做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不一会儿,客厅的门就被人敲响了。

    “谁啊?”当时江姐在看电视,就随口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韵啊?我是你林哥哥啊!”话音一落,我听到我卧室的门开了。

    紧接着,江姐就说:“你怎么又来了?这里不欢迎你,我请你出去!”

    “哎哟哟,妹妹啊,你怎么这么绝情啊?!上次给你买的玫瑰花,漂亮吧?!”这个恶心的声音,不是别人,正是先前被我暴揍过的,那个林行长。

    “那花我早扔了!我跟你说,你不要这么死缠烂打,我根本不喜欢你,你再这样,我只会更加讨厌你!”江姐似乎生气了,但我没吱声;我就想看看,这个林行长,到底能出什么幺蛾子。

    林行长就说:“小韵啊,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!你知道的,金小优已经找上我,要贷款3000万了!那丫头哦,很上道!这才几天?我们都睡了好几次了!”

    江姐猛地就说:“那是她,不是我!你现在就给我出去,别没脸没皮的!”

    “呵!江韵,老子给你脸,你别他妈不要!”那个林行长,瞬间就怒了,“我都知道,你跟金小优是竞争关系,貌似还关系到董事长位子的归属吧?!你说我这三千万,要是贷给了她,你怎么办啊?还有啊,我可是听说,你的疗养中心出事了,还差300万的赔款;这些钱,你到哪儿弄?”

    “我谢谢你!”江姐冷冷地说,“这是我的事,还轮不上你操心!你的钱,爱给谁给谁,请你不要拿这个来威胁我,要我跟你怎样!我告诉你,不可能就是不可能!”

    我抿着嘴,心里一阵莫名地感动;江姐和金小优,最大的区别就在这里,一个洁身自好,即便自己遇到再难的坎儿,也不会以出卖自己、出卖爱情为代价。

    可金小优不是,她为达目的,几乎能倾尽所有手段!在某些时候,我不是没有对金小优动过心;那次去她老家,我看她呆呆地坐在坟前,有那么一瞬间,我特别想把她搂进怀里,给她幸福。

    可她虽然身世可怜,但却从不懂得洁身自好,为了利益,甚至不择手段。所以说,可怜之人,必有可恨之处。有些人,根本就不值得同情。

    想过这些,客厅里的林行长,继续又说:“江韵,你别不知道好歹!我心里明白,你还在等那个小子,可是你等得到吗?我可是听说了,他现在被杀手追杀,至今生死未卜!说不准早就被人弄死了,埋在了哪个山沟里。你听我的,哥哥是真的爱你;只要你答应跟我,我这就跟家里那个黄脸婆离婚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他忙不迭地又说:“你可要想清楚了,你现在那么缺钱,如果钱补不上,你难保不会坐牢!所以啊,只要你嫁给我,所有一切就都解决了!而且我还会给江小优断贷,那个女孩,都他妈被男人玩儿烂了,比你可差远了!哥哥心里,可是向着你的哦?!”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遍,你给我滚!”江姐咬牙切齿地说,“我告诉你,我就是去蹲大牢,也不会跟你这个恶心的男人!”

    “好!他妈的,老子不要你嘴硬!”林行长愤愤地说,“等着吧,早晚有一天,你会脱了衣服来求我;到时候,老子在床上玩儿死你!给脸不要的东西!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我就把蛋炒饭,盛到盘子里,端着走出厨房说:“哟呵,稀客啊?!林行长怎么有空,来我家里了?”嘴里带着笑,我朝那混蛋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那一刻,当林行长看到我的时候,脸比吃了屎还难看!“王…王炎?!你…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    我把饭端到江姐面前,摸了摸她脑袋,又转头看着林行长说:“这里是我家啊?!我不在这里,难道还去你家吗?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他颤着嘴唇,咽了口唾沫说,“你不是被人追杀,离…离开江城了吗?”

    “哦,追杀我的那些人,已经被我干掉了!一个不留,全部灭口。”我嘿嘿笑着,其实我在吹牛逼吓唬他。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他“咕咚”咽了口唾沫,满脸惊恐地看着我说,“哦!呵,我就说嘛,你小子那么能耐,怎么可能被人家给弄倒。”

    我一笑,捏着拳头说:“林行长,您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!就在刚才,您还说我被人搞死了,抛尸荒岭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口误、口误!”他尴尬一笑,厚着脸皮摆手说,“那你们小两口,好好亲热,我就不打扰了,先走了……”说完,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我冷哼一声,上前两步揪着他领子说,“您可是我的送财童子,哪儿能就这么放你走啊?我姐现在正缺钱呢,穷得都揭不开锅;我觉得这件事,咱们有必要好好谈谈,对吧?!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今天三更哈,刀刀还有点事要忙。月票马上过300了,过了300,刀刀直接五更,不吹牛逼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