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5.相聚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李恩旭赶紧就问:“王炎,怎么了?我现在就在警局,跟我叔叔一起来的!”

    我忍着心里的激动说:“那更好,赶紧告诉他们,蔬菜被人动了手脚;江姐是无辜的,她也是受害者!这里面,有人想栽赃陷害!”

    “好好!你别着急,我们马上就过去!”说完,李恩旭挂掉了电话。我仰起头,长长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下毒的这些混蛋,他们好高明啊?!我千算万算,都没算到他们会这么干!今天,要不是俩厨师贪小便宜,要不是他们误食了有毒的黄瓜,打死我都不会想到,他们竟然会用肉眼难辨的小针眼儿,来做文章!

    这个人究竟是谁?金小优还是江旭?!他们的可真是歹毒,为了争夺董事长的位子,不惜对无辜老人下手,害江姐入狱!这群混蛋,早晚有一天,我会让他们遭报应!

    大约十分钟后,疗养中心外面,就响起了警报声;我赶紧跑出去迎接,远远的,李恩旭被警察推着,匆忙地就朝我这里赶。

    当时随行的还有专家,他们手里提着工具箱,跟在队伍后面;我就带他们进到后厨,指着地上的蔬菜说:“警察同志,这些就是那天,老人吃过的蔬菜!”说完,我捡起一根黄瓜,递给旁边的警员说,“您看这黄瓜的顶部,被人用注射器扎过眼儿;我想那些农药的残留,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注进去的!”

    那警察带上眼镜,又拿手电筒仔细照了照;接着皱眉说:“前些日子,我们也过来取证了,没发现有这种蔬菜啊?”

    我就说:“您取证的时候,拿的是上面的蔬菜;而这些被注射过的,都被藏在了菜筐中间和下面。这些栽赃陷害的人,心机很深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他把蔬菜交给旁边的专家;那人仔细看了看说:“嗯,根据时间推算,应该是那天的蔬菜!而且确实被人动过手脚!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又打开工具箱,从里面拿出试管和溶液,将一片瓜瓤扔进溶液里,反复研究了半天才说:“没错,有人在蔬菜里,注射了一定浓度的毒药;而且时间不短,不然瓜肉不能吸收的这么彻底!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,我们公司没事了?江总没事了?!”李恩旭摇着轮椅,满脸兴奋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如果是这样的话,她不但没事,反而还成了受害者!”那个警察,拍了拍李恩旭的肩膀说,“只不过,法院调解的赔偿金,还是要给的,毕竟这是在你们公司出的事故!至于后续的赔偿等问题,这要等我们抓到嫌疑人,才能给出最终定论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他抬头看向我说:“王炎先生,您知不知道,究竟是谁下的毒?能不能给我们提供一个方向?!”

    我捏了捏拳头,愤愤地说:“目前我可以确定两个人,一个金小优,一个江旭;这件事,肯定是他们其中的一个,密谋陷害的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那警察赶紧又问:“您具体有什么证据吗?要知道没有证据的话,我们可定不了罪。”

    我说:“证据应该是有!这家给我们供货的老板,他的店里有个伙计很可疑,而且在出事之后就回了老家。如果能抓到这个人,一切就能迎刃而解。”

    有了这个线索,那警察猛然一笑,跟我握了握手说:“王炎先生,谢谢你给我们提供这么宝贵的线索!”

    我松开手说:“那现在,我能去你们那里,接我姐回家了吗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、可以!”他激动地说着,又赶紧打电话,给上面报告了这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小炎,赶紧去吧,这里的事情交给我就行了。”李恩旭朝我打了一拳,微笑着冲我竖了个大拇指!

    我点点头,给他递了根烟说:“虽然江姐没事了,可经过这么一闹,咱们这疗养中心,还怎么干啊?!还有那些老人,希望他们没事吧?!”

    听了我的话,李恩旭深吸了一口烟说:“放心吧小炎,这件事闹得很大,连江城市委都惊动了!昨天市长亲自下令,到首都聘请一批顶尖医师,全力救助这些老人。至于以后还能不能营业,走一步看一步吧!”他挥挥手,朝我一笑说,“去吧,这些日子,她天天都在担心你,你们该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点点头,我又跟他简单聊了两句,这才转身出了疗养中心。

    因为江姐是下午被抓,还没被转进拘留所,我就直接去了警局。

    到地方的时候,远远地,我就看到了她;当时她被两个警察护送着,正往外面走。

    迎着月色,我猛地朝她喊:“姐!”

    她抬起头,愣了一下,接着就朝我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紧紧搂着我,抓着我后背说:“吓死了!姐以为再也出不来了!”

    我摸着她脑袋,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下说:“傻瓜,有我在,什么都不用怕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她点着头,又突然一抬头说:“小炎,你是怎么办到的啊?他们怎么这么快,就把我放了啊?”

    我抓着她的手,朝她手上哈了口热气说:“有人想陷害你!不过没事,他们没能得逞,外面怪冷的,回家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拉着她的手,我们在路边打了车;到了车上,她的手紧紧抓着我;我去看她,她也呆呆地看着我;那一刻,我们什么都没说,只是那样深情地看着彼此。

    到家以后,江姐不是太开心,嘴里老念叨着,那些住院的老人,还说要去医院看他们。

    我灌了口水,赶紧放下杯子说:“姐,你别闹了!忘了自己是怎么住院的了吗?你连赔偿款都没结清,现在去看那些老人,人家属不打死你啊?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那些老人,毕竟是在咱们这儿出的事,我要是不过去探望一下,那…那简直太没人性了!”一边说,她的眼睛都红了;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几近要哭出来。

    我就赶紧告诉她,市里请医生给老人看病的事;一听这个,她又开心了,嘴角还带着笑说:“关键时刻,还得靠政府啊?!”

    我也跟着一笑,这个妮子,哪里都好,就是心太善,多愁善感。

    可她笑着笑着,突然又悲伤了起来:“赔偿款还差三百万,这些钱到哪里弄啊?!”

    一听这个,我也皱起了眉头,那么多钱,确实够愁人的!

    可有的时候,你不得不相信,老天还是照顾好人的!

    因为不一会儿,家里就来了个送钱的。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下一更八点哈,刀刀今天没存稿。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