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2.鉴定结果

    看着李恩旭阴沉的脸色,我心里咯噔一下!

    “恩旭哥,怎么了?”从病床上站起来,我满脸凝重地问。

    “化验结果出来了,法医鉴定,是咱们采购的蔬菜,农药含量超标,导致的这次食物中毒,而非他人栽赃陷害!”李恩旭深吸一口气,手紧紧抓着轮椅说,“这样的话,责任就全落在,咱们疗养中心这边了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浑身猛地一颤!这怎么可能呢?菜市场那么大,那么多人买菜做饭,为什么单单是我们疗养中心的人中毒?!

    这个结果根本无法让我接受,这里面要是没人栽赃陷害,我王炎敢把脑袋拧下来!我咬牙说:“这是什么法医?!实习生吗?这个鉴定结果,根本站不住脚!”

    “王炎!现在不是咱们说什么,就是什么!”李恩旭皱着眉,紧紧攥着拳头说,“法医向来公事公办,这件事根本做不了假!”

    “可为什么那么多人买菜,偏偏只有咱们这里,集体食物中毒呢?”我红着眼,不停地摇头说,“这事儿肯定有蹊跷,明摆着的!”

    在我身后,不知何时,江姐已经坐了起来;她咬着嘴唇,轻轻拍了拍我肩膀说:“小炎,没事的!只要那些老人的身体,没什么大碍;姐怎样无所谓的,坐牢也无所谓,毕竟这件事,是发生在咱们公司,都是我监管不到位,要负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姐!你千万别这么想!”我咬着牙,愤愤地说,“我们都希望,老人的身体没事,毕竟他们是无辜的!可你也不能白白被冤枉,这样的话,反倒便宜了真正栽赃陷害的人!”

    “小炎,你没听明白吗?”李恩旭一拍轮椅说,“法医已经给出鉴定结果了,确实是咱们的责任,根本就不存在别人陷害的问题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李恩旭摇着轮椅说:“你在这里照顾好江姐,我去趟我叔叔那里;到时候走走关系,看看能不能把这件事压下来!哪怕多赔点钱都行,咱姐不能进去!”

    说完,李恩旭着急摇着轮椅,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我靠在病床边上,不停地摇头;我还是不信,不相信这是我们的问题!

    而且先前,江父曾一再告诉我,疗养中心这边,很可能要出事;所以这次的食物中毒,极有可能是江旭的人干的!当然,也不排除金小优下手的可能。

    见我沉默不语,江姐欠着身子坐起来,张开胳膊抱住我说:“小炎,什么都不要想了,开心点好吗?有些事,我们无法左右;所以现在,让姐好好看看你,看看姐的大男孩好吗?”

    她抿着嘴,伸出手摸着我的脸颊,眼角带着迷离的笑意说:“如果姐真的进去了,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!要学会自己做饭,天冷了记得添衣服;如果公司干不下去了,你就再换份儿工作!”

    “姐,你说什么呢?别跟交代后事似得,这件事不会就这样完的!”咬着牙,我忍着眼里的泪;如果她被抓进去,我就去犯罪,到监狱里跟她作伴!

    “傻瓜,听话!姐让你开心点的,不要这么愁眉苦脸!”她刮了下我鼻子,又很温柔地一笑说,“在咱家衣柜里,有个钱包;里面有张银行卡,我给你存了50万,那钱姐一直没敢动,赔偿的时候,都没舍得拿出来;那是姐给你存的,密码是你生日后六位。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她顿了一下,语气有些哽咽说:“如果…如果姐进去了,那钱你就留着花,知道吗?千万别委屈了自己!记得第一次见你,你还穿着带补丁的裤子,夜里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。一想到这个,你知道姐心里有多心疼吗?再也不要了,我的小炎,我必须要让他体面地活在这世上!”

    我忍着眼里的泪,不停地摇头说:“姐,不要再说了,我不会让你有事,绝对不会!”

    她摸着我的脑袋,在我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说:“傻瓜,别固执了!人犯了错,总要付出代价的;那些老人那么和蔼可爱,即便不是我害了他们,可我必须得给他们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我含着眼泪,那一刻,我都不敢看她了;为什么,为什么总是这样?!我们一见面,就要面对分离,这到底是为什么啊?!

    我不相信这个世界,会如此的不公平;更不相信我和江姐的相识,注定是一场孽缘!我王炎,从来都不信命!我一直都还记得,她给我说过的那句话:靠自己的双手,去勤劳、去努力、去改变自己的命运!

    眼泪从眼角划出,她伸出拇指,很温柔地擦掉我脸上的泪说:“不哭,没有什么的!姐就是担心……”她哽咽着,突然眼睛一红说,“姐就是担心,我一旦进去了,你怎么办啊?都没人照顾你了!你在江城,孤苦伶仃一个人,你连朋友都没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我猛地又想起了大头,想起了杜鹃,想起了我生命里,最最珍贵的人们!他们一个个,全都离开了我;而如今,江姐也要离我远去;我真的…真的就跟他妈废物一样,谁也留不住,我就是个扫把星,谁沾上我谁倒霉!

    抓住她的手,紧紧地攥着;我不希望眼前这个女人,漂亮温柔的她,我的姐姐,我的爱人,就这样眼睁睁看她离开我。

    真的,我不想!

    可噩梦,终究还是来了;在我和江姐见面,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,两个警察敲开门,语气冰冷地说:“江韵,我们刚跟医生核实,你的身体没有大碍,请跟我们走一趟吧。”

    那一刻,我猛地站起来,红着眼睛朝他们吼:“走什么走?!事情查清了吗?我姐有什么过错?!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女警察,根本不吃我这套,她立刻反击我说:“吼什么吼?!奸商还有道理了?疗养中心收费那么高,还给人家老人吃有问题的饭菜!我看你们,真是利欲熏心,目无王法!”

    她这样说,旁边一个男警察,赶紧拉了拉她说:“这是咱局长的朋友,没必要吵架。”说完,他看着我一笑说,“王先生,现在那么多老人昏迷不醒,我们也没办法;出了事情,总要有人承担责任的,人家家属都闹到我们单位了。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大家多投月票,到了300就加更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