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9.逃出仓库(五·一快乐)

    熊熊大火疯狂燃烧,厂外警报此起彼伏;那一刻,江旭的脸色,瞬间狰狞到了极点!

    “这一定是有预谋的!要是让我知道,是谁干的,我一定将他抽皮剥筋、大卸八块!”嗓子里带着低沉的怒吼,江旭咬着牙,将手电筒,狠狠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老板,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!”他身边那人,就是刚才跟他一起,检查库房的人说,“您赶紧走吧,警察马上就冲进来了!剩下的事,我来扛,替我照顾好我的家人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江旭猛地抬起头,手抓在那人肩膀上说:“老马,记住了,千万不要把我供出来!只要你把这事儿扛下来,我江旭对自己家人怎样,就会对你家人怎样!”

    说完,江旭手一挥,带着几个工人一边走一边说,“把后仓的门开开,咱们撤!”

    我躲在不远处的箱子后面,咬牙看着江旭的背影;那一刻,我真想冲过去,把他按在地上,告诉警察:他才是罪魁祸首,幕后的老板!

    可是我不敢,也不能说不敢,只是我还想活着,活着跟江姐在一起!毕竟眼前这些人,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;如果我冲出去,肯定不待警察过来,我就会被他们弄死。

    带着一脸的惋惜,我死死捏着拳头,就那样眼睁睁看着江旭,消失在了仓库尽头;转过脸,我深吸了一口气,其实也没什么好惋惜的;我这次来的目的,已经达到了,做人不能太贪,以后我还有的是时间跟他玩儿。

    脑子里正想着事儿,外面的大门就开了;沿着仓库的窗户,我看到外面警报闪烁,门口的那个老马,顿时钢牙一咬,直接转身出了仓库。

    左右看了看,确认仓库里没人以后,我这才沿着墙边,悄悄挪到仓库门口;出门的时候,三辆警车已经把仓库门堵住了;警车后面,是两辆消防车,很过消防官兵,都在忙着插管子,搭云梯救火。

    人群涌动,不少厂里的工人也进来了;我就一股脑钻进人群,跑到了警戒线外面;这时一个警察,大手一挥说:“一队,去西面没着火的仓库,查一下举报信息是否属实!二队,迅速控制在场人员,揪出主要负责人;如果这里面,真的存满了假药,我给你们两队记头功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两队警察迅速开动;紧接着,几个扛着摄像机的记者,站在着火的仓库前面,举着话筒就说:“各位观众大家好,我现在所处的位置,是药鼎大厦后面的仓库;通过警方了解,这几间仓库内,全都堆满了不合格的医用药品;那么消息是否属实,让我们拭目以待!”

    混乱的现场,比肩接踵;转过身,我刚想趁乱离开;可在我身后,突然有一直大手,紧紧搂住了我肩膀!

    “儿子,叫声爸爸!”转过头,在火光的映衬下,我看到了江父;那一刻,他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,眼角里却溢满了淡淡的泪水。

    还不待我说话,他张开双臂,猛地把我搂进怀里说:“孩子啊,你能活着出来,真是苍天保佑啊!爸爸跟你保证,从今以后,再也不要你冒险了,再也不要了……”

    被他搂着,我抬头仰望星空,有他这句话,我觉得一切都值了!江姐、江父、江母,他们一家全都是好人;好人就该有好报,自古以来的道理!

    闭上眼,我重重地拍了拍他的背说:“老头子,别搞得这么伤感!我这不活蹦乱跳的吗?我跟你说,就这种小事儿,抽根烟的功夫,我就能摆平!哪儿有你说的那么可怕?”

    我这样说,其实就是想安慰他,不让他为我担心;但殊不知,就在刚刚那半小时里,我好几次都差点送了命!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江父擦了擦眼睛,又很逗比地哈哈一笑说:“来儿子,抽根儿烟!”他掏烟给我点了一根儿,眯着眼睛拍着我肩膀说:“你看,我说的对吧?咱们上阵父子兵,对付这些小喽啰,那简直是小菜一碟!”

    “是啊,现在我们身边有了你,江姐坐上董事长,那简直是分分钟的事儿!”我也笑着,跟他一起吹牛逼;其实我俩心里都清楚,我们做任何一件事,都是把脑袋,别在裤腰带上的。

    只因现在的我们,太弱;而对手,太强!

    后来警察,从仓库里搬出几箱药品,还有几个专家带着手套,现场就开封验货;几分钟后,一个专家扶了扶眼镜说:“高队,举报消息确实属实,这里些药品根本没过国家质检!包装上的批号,全是伪造的;药品成分,貌似也没有治病效果!当然,最终结果,我们还得带些药品,回去做进一步的检查。”

    那个穿警服的高队,面色凝重地点点头,手里拎着大喇叭,对着周围的人就喊:“这里谁是负责人?赶紧给我站出来!”

    人群里的那个老马,抹了把额头的汗,腿打着摆子走出去说:“警察同志,我是负责人。”

    可话还没说完,那个高队抬起一脚,直接把老马踹在地上说:“这些假药,都是你们厂里生产的?目无王法、无法无天!你赶紧给江旭打电话,他是药厂的总经理,这事儿他脱不了干系!”

    一听警察要办江旭,我心里没来由的一喜!可那老马,赶紧爬起来说:“警察同志,这事儿跟高总没任何关系;眼前这些仓库,以及前面的那些车间,早在五年前,我就已经承包下来了!这里是我私人的厂子,跟江总没有任何关联;我们所生产的药品,江总也一概不知情!”

    “他在放屁!”咬着牙,我近乎低吼地看着他!刚才,他明明还和江旭狼狈为奸,此刻,他却把江旭的关系,撇的一干二净!

    “别冲动,意料之中的事。”江父一把拽住我胳膊,朝我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不远处那个高队,对着老马冷哼一声说:“有没有关系,不是你说了算的!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拿起电话就说:“三队,马上到江旭家里,将嫌疑人控制起来,等事情进一步核实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长舒了一口气;这次可能干不倒江旭,但至少扒了他一层皮!

    江父站在一旁,紧紧搂着我肩膀说:“行了,走吧;你也该去江城,和小韵团聚了。”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首先,祝大家五一快乐;

    其次,感谢花开顷刻散兄弟的打赏。

    今天又是过节,又是打赏,刀刀再不加更,可就说不过去了!

    今晚五更,不吹牛逼!而且马上就发后面四更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