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0.你看,你得给我叫爹吧?

    眼前这个人,岂止是帅啊?!这简直就是老年版的江姐啊!

    都说女儿像父亲,我真没想到,江姐和他长得,竟然如此相像!

    同样都是乌黑的眼睛,高挺的鼻梁;只不过江伯父的眼睛里,却多了太多的深沉与沧桑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帅吧?!”他朝我嘿嘿一笑,那笑容里,顿时带着几丝逗比和猥琐!我就一脸无语地看着他说,“本来挺帅的,可你这一笑,满脸全是褶子,跟个猥琐老头似得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他仰着头,很开心地拍着我肩膀说,“伯父本来就很猥琐!不对,呵,应该说是乐观!我们一家人啊,都挺乐观的,因为人只有开心,才能成就大事。所以小炎,你也不要总愁眉苦脸,因为成功,只青睐那些会笑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很温暖,而且跟江姐一样有个毛病,就是爱跟人讲大道理;我点头笑着说:“嗯,伯父,我听您的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他却眉头一皱说:“咦?不对啊?你不应该给我叫伯父,应该给我叫孙子才是啊?!你忘了刚才,在车上的时候,我还给你叫爷爷来着?!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,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!这老家伙,不会是秋后算账吧?!我尴尬一笑说:“伯父,您别难为我了,先前我不是不知道您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他眉头一皱,瞬间冷着脸说:“我看你小子是不想混了!敢逼着未来岳父,给自己叫爷爷?!行,你很勇敢,这事儿我记下了!”

    “别啊?岳父!”我厚着脸皮,额头的汗都往外冒。

    “谁是你岳父?”他冷着脸,狠狠瞪了我一眼,这家伙翻脸也太快了吧?

    我就赶紧说:“您啊!江韵是我未来老婆,您不就是我未来岳父嘛!”咽了咽口水,这事儿将来要让江姐知道了,她还不得拿刀砍我啊?!

    看着我厚颜无耻的样子,江伯父把头一转说:“跪下来,叫爹!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我二话不说,“噗通”跪地上说:“爹!亲爹!”这下把我美的啊,这个爹叫得不仅不亏,而且还赚大了!

    “哈哈!”他拍着我脑袋,很得意地笑着说,“小伙子,你看我说得没错吧?先前我就告诉你,早晚你得跪下来给我叫爹,怎么样?服不服?!”

    “服!心服口服!”我傻笑地看着他,别说叫爹了,只要他把闺女嫁给我,叫爷爷我都愿意!

    “你个臭小子,先前让你叫声爸爸,瞧把你为难的!有本事现在也别叫,永远都不要叫!”他胳膊往胸前一别,还来劲儿了。

    我就从地上站起来,碰了碰他胳膊说:“老头子,差不多就行了!咱们还是商量商量,怎么帮我姐吧!”

    他斜了我一眼,突然又笑呵呵地说,“行,你手里不是有一千五百万吗?这钱你不要给小韵,你这么办!”他趴在我耳边,悄悄跟我说了他的打算。

    听完之后,我立刻朝他竖了竖大拇指说,“爹,你真鸡贼!这么干的话,你那个弟弟,也就是江姐的叔叔,还有金家那些人,小心脏会不会受不了啊?还有,你怎么对我们的事,那么清楚啊?!”

    他往床上一靠,眯着眼睛说:“你不要忘了,江城可是我起家的地方;我的眼线,不比金家,还有我那个弟弟少。行了,去睡觉吧,明天我给你也买套墨镜、风衣,回头老爹带着你,给那群混蛋搞搞事情。”

    我赶紧点了点头,这老家伙,看着挺逗比的,其实肚子里全是智慧!

    后来我躺在沙发上,眯着眼睛就想,这一次,还真是因祸得福啊?!如果江姐知道,她爸爸不仅没有死,而且还一直在暗地里保护着她,她会开心成什么样子啊?!

    日子一晃,转眼一周就过去了;这段时间,我基本没出过家门;倒是江姐的父亲,每到傍晚的时候,偶尔出去一趟;除了给我买衣服和吃的外,顺便还打探着外面的情报。

    一周后,我穿着黑色风衣,戴着口罩和墨镜,脑袋上顶着鸭舌帽,跟着江姐的父亲,屁颠屁颠上了车。

    坐进车里,江父看了我一眼说:“小炎,如果害怕的话,现在退出还来得及;伯父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这毕竟是我们江家的事,把你牵扯进来,确实很愧对你!”

    讲到这里,他长舒了一口气说:“你父母养育你不容易,如果心里有顾及的话,我给你一百万,你先回老家躲躲;如果某天,小韵掌管了公司,我除掉了那些混蛋,我会让小韵去找你,让你们俩好好在一起。如果我们失败了,小韵若是遇到了危险,你就把她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,我捏着拳头一笑说:“伯父,江家的女婿,不算江家的人吗?放心吧,我王炎死里逃生多少次了,别的没有,就是有胆量!”

    “好!不愧是我江阳的女婿!”他拍了拍我肩膀,发动车子说,“那咱们就突袭药城,给我那个弟弟搞点事情!”

    “伯父,在走之前,我能不能……”抿着嘴唇,我深吸一口气说,“我能不能再看她一眼?远远的,远远的看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实话,我一个星期都没消息了,江姐她肯定担心死我了吧?!

    江父皱了下眉头,手拍着方向盘,思考了半天才点头说:“好吧,我也想看她一眼。”

    后来江父开着车,我们一起到了江姐的公司楼下;那时候已经快下午六点了,在车里等了没一会儿,公司的员工就蜂拥出来了。可人群散尽,我仍旧没看到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过令我疑惑地是,公司里的员工,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些A4打印纸,到了马路边,有两个同事还往电线杆上贴。

    江父就把车开过去,我摇下车窗,看到了电线杆上的寻人启事:王炎,男,21岁……

    寻人启事上,还张贴着我的照片;我想这一定是江姐发动他们,出来找我的。

    我单纯的姐姐,我又让你担心了。

    闭着眼,两行热泪蜿蜒而下……

    很多事情,总是这么身不由己;我们明明那么相爱,可现实却总是这样,总是这样……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下一更九点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