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9.江姐的父亲

    坐在客厅里,我突然发现眼前的大叔,个子很高,身材颀长;在月光的照耀下,浑身有种说不出的优雅和成熟。而那种优雅,又和江姐身上的气质,有种难以言说的相像。

    他究竟是谁?为什么在他身上,我隐隐能感觉到江姐的影子呢?!

    “哈哈!不说那些混蛋了!”他转头一笑,把手里的可乐放到茶几上,又去卧室拿了床被子出来说,“地方小,你就睡客厅的沙发吧;这沙发靠背能放下来,这么一摊开,就是个小床。”他一边给我铺床,一边念念有词地说着。

    我赶紧走过去说:“大叔,我自己来吧!还有,今天的事谢谢你!要不是你帮我引开那些人,可能我早就丧命了。”

    他却摆着手,一边给我铺被子,一边说:“你是我儿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!”我眉头一紧,对着他屁股就要踹。

    “哦,口误!”他屁股一扭,朝我笑着说,“你是我看好的年轻人嘛!我怎么能见死不救?行了,折腾了一晚上,赶紧睡吧!这几天哪儿也不要去,就在这儿躲着,知道吗?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很真诚地说:“嗯,大叔,谢谢你!你救了我的命,如果有能用得着我的地方,尽管开口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他抬起手,按在我脑袋上说:“傻孩子,该说谢谢的,应该是我;谢谢你对小韵的付出,我们江家,欠你的!”

    说完,他转身回了卧室;我就躺在沙发上,盖着厚实温暖的被子,脑海里却总是萦绕着,这个大叔究竟是谁?!他为什么要对我、对江姐这么好?!

    闭着眼睛,正当我要睡去的时候,卧室里突然传来了吉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

    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

    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

    看世事无常看沧桑变化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听着那浑厚的嗓音里,夹杂着淡淡的哀伤,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!

    掀开被子,我从沙发上走下来,悄悄掀开了他卧室的门;那个时候,他侧坐在床前,怀里抱着吉他,眼睛望着窗外的繁星,嘴里轻轻地唱着:走吧,走吧,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;走吧,走吧,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……

    动听的歌声中,似乎带着说不尽的悲伤往事;墨镜下,两行热泪从脸庞滑过,这个神秘又逗比的大叔——竟然哭了。

    后来他抱着吉他,压抑着低沉的哭声,嘴里小声念叨着:“小韵,对不起,这些年让你受苦了……可这就是人生,就是成长啊!成长总会伴随着痛苦,和很多不如意的事,所以你要挺住!做一个坚强的孩子!”

    看到眼前的一幕,和他嘴里的呢·喃;我脑海中的记忆,瞬间快速倒放;我记得江姐的父亲也会弹吉他,我想到了江姐的父亲虽然死了,但谁也没见到遗体;我隐隐觉得江姐的叔叔,这么多年追查她父亲遗体的事,是真的想为她父亲沉冤昭雪,还是另有图谋?!

    比如,当年暗害江姐父亲的人,不是金家,而是江姐的叔叔!结果遗体失踪,他慌了,所以这些年,他马不停蹄地寻找、追查,甚至追杀!就是为了怕江姐的父亲没死,回头来找他报仇!

    想过这些,我的心脏都挤压在了一起!如果眼前的大叔,真是江姐的父亲的话,那这些年,他得有多煎熬啊?!

    自己被手足兄弟暗害,被无尽地追杀了七年!

    自己白手起家,打拼出来的基业,被一帮黑·社会占着,肆意挥霍!

    而自己最疼爱的女儿,不仅饱受着金家的欺辱;他就连见她一面,都难如登天!

    我克制着眼里的泪水,凝视着眼前这位,气质优雅却又悲痛万分的老人,颤着嘴唇,我深吸一口气说:“爸!我可以这么叫您吗?”

    听我我的声音,他身体猛地一颤,赶忙擦干眼里的泪,转头看着我说:“小炎,你…你怎么进来了?”

    我压抑着心里的激动,走到他面前说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您应该就是江韵的父亲吧?!”

    听我这样说,他尴尬一笑,挥挥手说:“你小子别瞎扯,江韵的父亲,已经死了快7年了;你这是咒我呢?”

    我摇着头,一把抓住他的肩膀说:“伯父,我王炎虽然年轻,但还是值得信任的!您不承认我也知道,您肯定就是江姐的父亲!七年了都找不到遗体,江姐的叔叔却仍旧追查不止;他为什么要这样?这明显是做贼心虚!因为他知道你没死,他怕事情败露,所以他这些年才紧追不舍!”

    “伯父,先前您说的话,我全信了!看来要杀我的人,应该就是江姐的叔叔,您的弟弟!”讲到这里,我感觉自己当初真的瞎了眼,误认为那畜生是个好人了!而且他的演技确实很高,一口一个为了江家、为了江姐、为了他哥哥;这个禽兽,他简直比金家还歹毒!

    听我说完,大叔深吸了一口气,手轻轻摸着我的脑袋;他的这个动作,更让我确信,他就是江姐的爸爸!因为江姐也经常这么摸我脑袋,动作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小炎,你记住,这件事无论如何,都不能告诉小韵和她妈妈,知道吗?”江伯父面色严肃地看着我,很认真地说,“她们娘俩太单纯,心里根本藏不住事;如果被我那混蛋弟弟看出了破绽,她们娘俩肯定有危险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!”点着头,我拳头死死握了起来;江家的这个杂碎,他怎么能忍心,动手杀害自己的亲哥哥呢?这个丧心病狂的混蛋,他疯了吗?!

    见我脸色铁青,江伯父拍了拍我肩膀说:“小炎,先不要愤怒,把心静下来,咱们才能和对方,下好这盘棋!”说完他站起身,朝我一笑说,“你不是想看我的长相吗?呵,也是啊,面对自己未来的女婿,我总不能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转身进了卫生间,不一会儿,里面就传来了刮胡子的“吱吱”声。

    说实话,跟江姐在一起这么长时间,我还从没见过她父亲的照片;估计她们娘俩,是怕看了伤心,就把照片都收起来了吧。

    正想着呢,卫生间里,他缓缓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一刻,当我看到他长相的时候,整个人都惊呆了!

    阿刀

    第三更八点哈!
《 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 》